简体正體
ad image
目前已有200多名香港反送中抗议者到达台湾。
目前已有200多名香港反送中抗议者到达台湾。(大纪元)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9日】(本台记者斐珍综合报导)「反送中」运动发展至今逾6个月,面对警察的催泪弹、警棍和水炮,已有5千多抗议者被捕,数百人被指控,而且面临动辄10年之灾的严厉牢狱刑罚。据《纽约时报》 昨天(8 日)报导,在台湾和香港,有祕密援助香港抗议者的团体和个人出钱出力,协助抗议者借由各种管道逃离香港,目前约有 200 多名香港人已经顺利抵达台湾。

一些抗议者起初担心自己在法庭上受到不公平对待,或担心在拘留中心受到虐待、性侵犯和酷刑等,因此开始在网上求助台湾的援救团体,想尽办法要逃到台湾。

这些顺利逃离香港来到台湾的大部分是曾参与示威游行的年轻人。他们向媒体透露离开香港并不是为了逃避刑罚,而是出自于对香港司法的不信任,他们害怕参与示威的行为不会受到公正的司法程序审判,所以才决定来到台湾。

纽约时报在12月8日报导中提到,一些捐款人及援助团体,为抗议者支付机票,然后由志愿者在不同的机场接送他们。其中甚至还有多位牧师为护照被港府没收的抗议者安排「偷渡」路线。有的香港渔民以每人一万美元的价格出售偷渡到台湾的服务。

一直为抗议者辩护的律师克里斯·吴(Chris Ng)说:「他们知道,扔个砖头就可能导致10年牢狱之灾,他们对香港的司法制度已经失去了信心。」

吴律师说,「即使他们愿意接受法律后果,他们也不相信会得到公平的待遇,或者受到与其罪行相称的惩罚。」

台北济南基督长老教会牧师黄春生(Chun Sen Huang)说,这段时间他已经习惯了会有「出乎意料的会面」。因为他是主要联络人,帮助香港的组织者协调旅行计划、在教会住宿,并帮抗议者联系台湾的律师、医生、援助团体和就读学校的申请等。

在台湾担任牧师逾22年的黄春生说,他曾帮助几名持不同政见者逃离中共政府的迫害,但从未见过如此大规模的逃离行动。

黄春生说,这段时间协助香港的行动,让他不禁想起「六四」之后的「黄雀行动」。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大屠杀后,数百名持不同政见者从大陆偷渡到当时还是英国殖民地的香港。

黄春生还提到,有一名被港警性侵的女抗议者,需要搭船从香港偷渡来台湾,以便接受流产手术。还有至少有10名学生在香港理工大学遭港警包围后迅速搭机抵达台湾。黄春生说他为学生安排了律师,并取得了台湾一所大学的临时学生签证。另外还有一名14岁男孩的妈妈,拜托他为扔过汽油弹的儿子找到新的监护人。

香港一名48岁的社会工作者表示,她曾经为前往台湾的11名抗议者筹措到台湾所需的资金。她说自己没有小孩,但感到有责任帮助这群年轻人。就算日后自己被捕了,她也会为曾帮助过这些年轻人抵制强权而感到自豪。」

这位社会工作者说,她主要接受现金和当场捐款,为免碰到冒充支持者的秘密警察,她几乎每笔捐款都以加密的私人短信进行沟通,并秘密转交给受帮助者。她提到有一次,自己被安排在咖啡馆见一个陌生人,那人递给她一杯咖啡,不过咖啡杯里塞的是几千美元现金。

「六四」学运领袖之一的吾尔开希在他个人脸书也张贴了署名为「黄雀行动及六四逃亡获香港营救者」所发出的声明。声明表示30年过去,他们这群当初「六四」被帮助的人一刻不敢忘记香港的大恩大德。吾尔开希说,香港人30年前以「黄雀行动」营救了300多人逃离中国,「他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尽管力量有限,但愿尽心尽意,以报答于万一。

台湾作家颜择雅也发文呼吁,台湾人可以联系渔船船东,若是香港抗议者被注记无法出境,可以使用其他管道,让他们抵达台湾。

台湾陆委会对此回应,港澳居民若因政治因素向我国请求援助,「港澳条例」现行法规架构下已有处理机制,政府会依人道原则和相关法规,妥当处理个案。

陆委会也强调,支持港人争取自由、民主及人权,也关心香港的发展,但台湾是法治社会,我方政府不鼓励经由任何人透过非法途径来台,也呼吁相关人士不要以身试法。

「黄雀行动」(Operation Yellowbird)是一项营救行动,协助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被中共通缉的学生和异议人士逃离中国大陆。行动总指挥系香港商人陈达钲,重要人物有罗海星等。

营救行动最初无名,一直到1991年,香港知名社运人士岑建勋接受英国广播公司访问,提到中国成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以后就称之为「黄雀行动」

「黄雀行动」从1989年6月下旬开始,到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之前结束,期间共有300多人透过黄雀行动逃离中国大陆。

责任编辑:云天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