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乔·拜登2019年3月26日在纽约。(AP/Frank Franklin Li)
乔·拜登2019年3月26日在纽约。(AP/Frank Franklin Li)

乔·拜登称没人警告过他儿子在乌克兰的利益冲突 引起哗然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9日】(本台记者仲軒综合编译)美国前副总统、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声称,他的工作人员从未警告过他,他的最小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乌克兰天然气布瑞斯马控股公司(Burisma Holdings)的职位,与他的工作上存在着利益上的冲突---然而,这与他的一位高级顾问的说法完全矛盾。

这位前副总统受到越来越多的选民给他的压力,人们要求他解释亨特·拜登的举动和在海外的业务。乔·拜登在12月6日的一次深度采访中对NPR表示,他的员工从未提醒他要注意这个事。

乔·拜登说:“没有人警告我有潜在的利益冲突。没有人对那个事警告过我”。在暗示工作人员不愿向他提出这个问题之前,他说,因为当时他的大儿子博·拜登(Beau Biden)正在与脑癌的斗争中吃败仗。 “唉,我的儿子快要死了,所以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但是……他们应该告诉我的。”

但是,乔·拜登的“无知”之说受到了曾经给这位前副总统担任首席顾问的阿莫斯·霍赫斯坦(Amos Hochstein)过去发的声明的削弱。也曾经担任奥巴马政府能源事务特使的霍赫斯坦在今年7月时告诉《纽约客》(The New Yorker)杂志,说他曾在2015年12月与前副总统探讨了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布瑞斯马公司(Burisma)的事。

据该杂志报导:当“乔·拜登准备返回乌克兰时,他的助手们正在准备对亨特与布瑞斯马公司的关系进行重新审查”, 而“奥巴马政府能源政策特使阿莫斯·霍赫斯坦也向乔·拜登提出了此事,但并没有深入到建议亨特离开布瑞斯马公司的董事会。”

如果霍赫斯坦的回忆是正确的,那么前副总统是在他的大儿子博·拜登于2015年5月去世之后的六个多月时获悉了亨特与布瑞斯马公司任职与他有利益冲突的。

在《纽约客》的同一篇文章中,霍赫斯坦宣称,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承认至少有一次他的父亲感觉被迫与他讨论了布瑞斯马公司的事。

小拜登告诉该杂志道:“爸爸说,‘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我说,‘我知道’。”

这场争议始于2014年5月,当时亨特·拜登被任命为布瑞斯马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尽管他在能源行业或乌克兰都没有什么背景。正如《布莱特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的资深撰稿人彼得·史威泽尔(Peter Schweizer)在他的《秘密帝国:美国政治阶层如何掩盖腐败并使家庭和朋友致富》一书中所详述的那样,亨特·拜登在银行投资、游说和对冲基金管理方面的背景与布瑞斯马公司过去和现任的董事会成员相比,都是很差的。

更令人担忧的是,当亨特·拜登加入布瑞斯马公司时——他的月薪高达83,000美元——而该公司正被视为积极讨好西方领导人,以防止对其商业行为的进一步审查。就在同一个月,当亨特·拜登被任命为该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时,英国已因涉嫌洗钱而冻结了属于布瑞斯马公司创始人迈克拉·佐罗彻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的账户了。

一位与佐罗彻夫斯基有密切关系的乌克兰官员在10月承认,将亨特·拜登任命为布瑞斯马公司董事的唯一原因是“保护”该公司不受外国的审查。鉴于时任副总统的乔·拜登的任务是领导奥巴马政府对乌克兰的政策,以回应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入侵,因此这一说法非常具有可信度。

就是因为布瑞斯马公司和佐罗彻夫斯基都陷在法律纠纷中,乔·拜登的政治影响力才引起了最大的危险争议。这位前副总统在2016年要求乌克兰政府解雇其最高检察长维克托·萧金(Viktor Shokin)的举动,才特别让人质疑。

乔·拜登因为曾在公开场合中大肆吹嘘了把萧金炒掉的事,据报导,他威胁说,如果乌克兰政府不撤除萧金,他将扣留超过10亿美元的美国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而且他声称,这个要求来自当时的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并称奥巴马对萧金的反腐败能力失去了信心。

不过,非正式地,但是众所周知的,萧金正在调查布瑞斯马公司和它的老板佐罗彻夫斯基的公开腐败。尚不清楚调查是否已扩大到了亨特·拜登。不过,萧金最近承认,在他被迫下台之前,他已经被警告不要再继续调查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萧金的继任者现在正在接受公开腐败的调查,而没有人管布瑞斯马公司的调查了。

关于乔·拜登自己的部份,他声称他的行为符合美国当时的外交政策。不过,他的前副总统职位,也因他一再改变他对自己儿子与布瑞斯马公司的关系的了解程度而受到了损害。最初,他声称从未与儿子谈过此事,即使亨特·拜登说他爸爸知道。然后,这位前副总统就改称自己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布瑞斯马的董事会里面,尽管霍赫斯坦和其他奥巴马时代的官员都说他知道。

12月8日,乔·拜登(Joe Biden)又再次改编了自己的故事,他告诉阿克西奥斯新闻网(Axios),他知道他的儿子在布瑞斯马公司的董事会里面,但不知道他确切的职能。这位前副总统说:“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我知道他是董事会成员。 我是在他当董事之后才知道他当董事的,只是那样。”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