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喬·拜登2019年3月26日在紐約。(AP/Frank Franklin Li)
喬·拜登2019年3月26日在紐約。(AP/Frank Franklin Li)

喬·拜登稱沒人警告過他兒子在烏克蘭的利益衝突 引起譁然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9日】(本台記者仲軒綜合編譯)美國前副總統、2020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聲稱,他的工作人員從未警告過他,他的最小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烏克蘭天然氣布瑞斯馬控股公司(Burisma Holdings)的職位,與他的工作上存在着利益上的衝突---然而,這與他的一位高級顧問的說法完全矛盾。

這位前副總統受到越來越多的選民給他的壓力,人們要求他解釋亨特·拜登的舉動和在海外的業務。喬·拜登在12月6日的一次深度採訪中對NPR表示,他的員工從未提醒他要注意這個事。

喬·拜登說:“沒有人警告我有潛在的利益衝突。沒有人對那個事警告過我”。在暗示工作人員不願向他提出這個問題之前,他說,因爲當時他的大兒子博·拜登(Beau Biden)正在與腦癌的鬥爭中吃敗仗。 “唉,我的兒子快要死了,所以我想這就是爲什麼……但是……他們應該告訴我的。”

但是,喬·拜登的“無知”之說受到了曾經給這位前副總統擔任首席顧問的阿莫斯·霍赫斯坦(Amos Hochstein)過去發的聲明的削弱。也曾經擔任奧巴馬政府能源事務特使的霍赫斯坦在今年7月時告訴《紐約客》(The New Yorker)雜誌,說他曾在2015年12月與前副總統探討了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布瑞斯馬公司(Burisma)的事。

據該雜誌報導:當“喬·拜登準備返回烏克蘭時,他的助手們正在準備對亨特與布瑞斯馬公司的關係進行重新審查”, 而“奧巴馬政府能源政策特使阿莫斯·霍赫斯坦也向喬·拜登提出了此事,但並沒有深入到建議亨特離開布瑞斯馬公司的董事會。”

如果霍赫斯坦的回憶是正確的,那麼前副總統是在他的大兒子博·拜登於2015年5月去世之後的六個多月時獲悉了亨特與布瑞斯馬公司任職與他有利益衝突的。

在《紐約客》的同一篇文章中,霍赫斯坦宣稱,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承認至少有一次他的父親感覺被迫與他討論了布瑞斯馬公司的事。

小拜登告訴該雜誌道:“爸爸說,‘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而我說,‘我知道’。”

這場爭議始於2014年5月,當時亨特·拜登被任命爲布瑞斯馬公司的董事會成員,儘管他在能源行業或烏克蘭都沒有什麼背景。正如《布萊特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的資深撰稿人彼得·史威澤爾(Peter Schweizer)在他的《祕密帝國:美國政治階層如何掩蓋腐敗並使家庭和朋友致富》一書中所詳述的那樣,亨特·拜登在銀行投資、遊說和對衝基金管理方面的背景與布瑞斯馬公司過去和現任的董事會成員相比,都是很差的。

更令人擔憂的是,當亨特·拜登加入布瑞斯馬公司時——他的月薪高達83,000美元——而該公司正被視爲積極討好西方領導人,以防止對其商業行爲的進一步審查。就在同一個月,當亨特·拜登被任命爲該公司的董事會成員時,英國已因涉嫌洗錢而凍結了屬於布瑞斯馬公司創始人邁克拉·佐羅徹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的賬戶了。

一位與佐羅徹夫斯基有密切關係的烏克蘭官員在10月承認,將亨特·拜登任命爲布瑞斯馬公司董事的唯一原因是“保護”該公司不受外國的審查。鑑於時任副總統的喬·拜登的任務是領導奧巴馬政府對烏克蘭的政策,以迴應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的入侵,因此這一說法非常具有可信度。

就是因爲布瑞斯馬公司和佐羅徹夫斯基都陷在法律糾紛中,喬·拜登的政治影響力才引起了最大的危險爭議。這位前副總統在2016年要求烏克蘭政府解僱其最高檢察長維克托·蕭金(Viktor Shokin)的舉動,才特別讓人質疑。

喬·拜登因爲曾在公開場閤中大肆吹噓了把蕭金炒掉的事,據報導,他威脅說,如果烏克蘭政府不撤除蕭金,他將扣留超過10億美元的美國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而且他聲稱,這個要求來自當時的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並稱奧巴馬對蕭金的反腐敗能力失去了信心。

不過,非正式地,但是衆所周知的,蕭金正在調查布瑞斯馬公司和它的老闆佐羅徹夫斯基的公開腐敗。尚不清楚調查是否已擴大到了亨特·拜登。不過,蕭金最近承認,在他被迫下臺之前,他已經被警告不要再繼續調查了。不管發生了什麼事,蕭金的繼任者現在正在接受公開腐敗的調查,而沒有人管布瑞斯馬公司的調查了。

關於喬·拜登自己的部份,他聲稱他的行爲符合美國當時的外交政策。不過,他的前副總統職位,也因他一再改變他對自己兒子與布瑞斯馬公司的關係的瞭解程度而受到了損害。最初,他聲稱從未與兒子談過此事,即使亨特·拜登說他爸爸知道。然後,這位前副總統就改稱自己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在布瑞斯馬的董事會裏面,儘管霍赫斯坦和其他奧巴馬時代的官員都說他知道。

12月8日,喬·拜登(Joe Biden)又再次改編了自己的故事,他告訴阿克西奧斯新聞網(Axios),他知道他的兒子在布瑞斯馬公司的董事會裏面,但不知道他確切的職能。這位前副總統說:“我不知道他在做什麼。我知道他是董事會成員。 我是在他當董事之後才知道他當董事的,只是那樣。”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