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夫妻之恩应放在首位。(图片:Pixabay)
夫妻之恩应放在首位。(图片:Pixabay)

传统夫妻之道 家庭稳定的基石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10日】(编辑:李雪莲)婚姻就是一场俩个人的修行。夫妻俩人要彼此慰藉、彼此滋养、彼此成就。婚姻旅途中有荆棘和坎坷,亦有无限风光,如果把夫妻之恩放在首位,婚姻生活才能美满和谐。与您分享一篇夫妻之恩的小故事。

没有见到碧有三年了。当时,她刚刚新婚。她的第一次婚姻,夫君是读中专的同学,两人本来情投意合的,可是因为没有孩子,开始吵吵闹闹了,最后反目成仇了。婚姻的失败,对碧打击非常之大。为了散心,她去了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旅游。

婚姻的失败,对朋友碧打击非常之大。(示意图:Pexels)
婚姻的失败,对朋友碧打击非常之大。(示意图:Pexels)

后来,我因为生计开了店,忙忙碌碌的,就没有和她联系了。有一日,突然忆起碧,惊觉时光真是弹指一瞬间啊,有几年没看见她了。

我拨通她的手机,她一听我的声音,连连追问,“你在哪里?前段时间好想你。”

我们相约一起吃饭。选了一家火锅店。那家店环境幽静,灯光柔和,很适宜叙旧话别。

“你看我有什么变化?”碧坐在餐桌的对面,不动声色地望着我,让我猜的样子。

她身穿粉色高领毛衣,淡淡的口红,眉宇间却含几分憔悴。我开玩笑地说:“没什么变化,只是少些少年的朝气。”

她叹了口气,说:“前段时间,我得了忧郁症,那时很想你。”

我吃惊地盯着碧。一向热情活泼开朗的碧,怎会得忧郁症呢?

婚姻的破裂使碧患上了忧郁症。(示意图:Pexels)
婚姻的破裂使碧患上了忧郁症。(示意图:Pexels)

她缓缓地讲起她两次破裂的婚姻婚姻的不幸,让她看不见人生的希望。她说,她患忧郁症的那段时间,看天的颜色都是灰的。

望着碧忧伤的眼睛,我心里一阵怜惜。

古代传统的夫妻之道

对于婚姻的认识,我也是修炼以后,才从佛法中明白了道理。现代人对婚姻已完全没有传统的观念了。两人高兴,就在一起,两人闹矛盾,婚姻就不牢靠了,把情、把两人相处的感觉看的很重。然而,情是最不可靠的东西,来无影,去无踪,像流动的风,婚姻靠它能维系吗?婚姻需要人的道义来维持,而且讲一个“恩”字,夫妻之恩

在中国古代,婚姻是须要得到天地的承认的,所以结婚要拜天地;西方社会,结婚要去教堂,要得到主和神的承认。正如在正见网上看过的一篇文章《谈谈夫妻之道》中写的,“婚姻是人类繁衍的需要,也是人对神,对天地,对父母,对有情人的承诺,东西方婚礼的习俗和礼仪都是这种神圣意义的体现。”人生漫漫,不离不弃,信守许诺。

夫妻之恩是首位。(图片:Pixabay)
夫妻之恩是首位。(图片:Pixabay)

夫妻之恩,作者无思在《刚柔相济的夫妻之道》中谈到,“男的在家庭中被称为当家的、顶梁柱、一家之主,是全家人遮风挡雨的靠山,就应该担当起男子汉的责任。而女的被要求相夫教子、夫唱妇随,平衡全家人的关系,是全家人疲累时休息的港湾。夫妻有主有辅、有内有外、有恩有情、各尽其责、各随其性、互助互补,共同构建维护一个平衡稳定和睦家庭。”

糟糠糟粕古已有之

然而,这些美好的传统观念被破坏殆尽,男女相处已没有任何束缚。结婚离婚、未婚同居、婚外情,包养小三,随心所欲,乱象纷呈,把社会推向了坠落之渊。像碧一样的受害者其实自古有之。

元朝著名的文人女画家管道升写的《我侬词》十分有名:“你(尔)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尔),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尔),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尔),你(尔)泥中有我。我与你(尔)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现在情侣都喜欢用它来互诉情义。可这首《我侬词》的背景来源又何尝不是心酸泪一把呢!

据说,管道升的夫君,元代著名书法家、画家赵孟頫50岁时想效仿名士纳妾。便写了首小词给她:“我为学士,你做夫人,岂不闻陶学士有桃叶、桃根,苏学士有朝云、暮云。我便多娶几个吴姬赵女何过分。你年纪已过四旬,只管占住玉堂春。”意即:王献之有桃叶、桃根两个小妾,苏轼有朝云、暮云两个小妾。你年过40岁了,我多娶几个小妾也并不过分;你只管占住正房元配的位子就行了。

于是管道升就以这首字字婉转、句句针锋的《我侬词》回应了她“花心”的丈夫。赵孟頫看后,羞愧不已,被其真情感动,从此再不提纳妾之事。

这么看来,糟糠糟粕古已有之,唯盼真正清纯的中华文化古风能再次吹拂神州大地,让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过上道德回升后的真正的人的生活!

责任编辑:唐洁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