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图为7月25日川普总统在新国防部长艾斯珀上任典礼上发表演讲。(Alex Brandon/AP)
图为7月25日川普总统在新国防部长艾斯珀上任典礼上发表演讲。(Alex Brandon/AP)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9日】(本台记者張莉莉综合报导)12月9日(周一),美国司法部总检察长(IG)霍洛维兹(Michael Horowitz)公布最新调查报告,显示前FBI官员在申请监控川普2016年选战团队助理佩奇(Carter Page)的过程中多次违规。川普总统回应,这些人是为了“推翻”他而故意捏造证据。

据多家媒体报导,根据该IG报告,前FBI官员在根据《外国情报监视法》(FISA)向法庭递交针对佩奇的监控申请时,至少犯下17次“严重错误或疏漏”。

川普:FBI“捏造证据”、“对法庭撒谎”、“可耻”

川普总统周一在白宫听取了有关该报告的简报后对部分共和党籍参议员及州官员说:“这些人对我们的国家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可耻的。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比我想像的还要糟糕很多。”

川普总统还补充到:“我今天看到了这个(报告),真是感到很难过。”总统认为FBI当时的调查是在“秘密罗织罪名”,他说:“在我国的历史上,滥用情报系统这种事情或许从未发生过。”“他们居然敢捏造证据,还在法庭上撒谎。其目的就是想要推翻我,很多人都参与其中,而他们都被抓住了。”

前佛州总检察官邦迪(Pam Bondi)支持总统的看法。基于自己在执法中获得的经验,邦迪对总统说:“这种事情居然能够发生在您身上,美国人应该对此感到恐惧。”

司法部长:FBI监控川普竞选团队是明显滥用FISA程序

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周一表示,IG报告已经证实,FBI监控川普2016年竞选团队是一宗“明显滥用《外国情报监控法》程序”的案子。

图为司法部长巴尔11月13日在田纳西州出席一个新闻发布会。(Mark Weber/AP)
司法部长巴尔11月13日在田纳西州出席新闻发布会。(Mark Weber/AP)

巴尔说:“为了急切地获得并维持对川普竞选团队助理的监控,FBI官员误导FISA法庭,从其备案文件中删除了关键的无罪证据,还扣押或忽略了能证实其提供的证据的可靠性的主要来源。”

“总检察官认为,对于他们这些行为的解释都不能令人满意。当然,明显滥用FISA程序的渎职行为,主要发生在一小撮已经离职的FBI前官员身上。他们是在2016至2017年间犯下的这些错误。”

巴尔最后将FBI对川普竞选团队的调查总结为一宗建立在“最弱小的怀疑”基础上的“侵略性”调查行为。他说:“FBI的怀疑证据严重不足,与FBI采取的行动完全不配衬。”

巴尔表示,该调查还延伸至整个川普竞选团队,甚至深入到川普行政当局。

FBI局长:多数涉案官员已被免职

据FBI现任局长雷(Christopher Wray)周一表示,IG调查中提到的那些曾参与监控佩奇的前FBI特工、官员以及司法部官员,多数都已经被免职,其中包括前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前FBI副局长麦卡贝(Andrew McCabe)以及前FBI副局长助理斯特佐克(Peter Strzok)。

据巴尔透露,雷对报告中呈现的FBI官员如此滥用FISA程序表示非常“不悦”,并“誓言要宣布一套综合性的改革方案来避免这类事件重演”。

涉案人士已被证实“仇视川普总统

前FBI副局长助理斯特佐克是负责该调查的核心人物之一,而不久前媒体披露了他与其婚外情妇、FBI律师丽莎(Lisa Page)之间的短讯。这些短讯中充斥着对川普总统的仇恨。

短信中,斯特佐克和丽莎谈论说,川普总统赢得大选的机率很小。他们还说会致力于阻碍川普当选。他们之后加入了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通俄门”调查团队,还表明要推进对总统的弹劾。

在牵头开展了对川普竞选团队的调查的同时,斯特佐克也领命进行了前国务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曾经使用未经授权的私人电子邮件服务器来做政府工作事件的调查。之后,霍洛维兹出具了一份关于斯特佐克对希拉里电邮门”调查报告的审查报告,表示斯特佐克和丽莎之间的短讯为其调查定论“蒙上了阴影”,但是,因为没有抓到证据,就无法证实他们将自己的政治偏见实际运用在了调查中。

联邦检察官:IG报告不全面,将继续调查

虽然该IG报告承认FBI犯下的诸多错误,但是,却认为前FBI官员们并不是因为“政治偏见”或“不良动机”,才对佩奇进行监控的。负责深度调查该事件的联邦检察官达勒姆(John Durham)对该结论表示反对。他目前仍在调查FBI对川普2016年竞选团队进行监控“是否是出于不良动机”。

达勒姆周一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虽然霍洛维兹9月表示他的团队重审了数万份材料并且询问了100多名证人,但是他的报告仅对调查司法部内部员工是否违反规定适用,其并未就包括来自海外的信息进行分析调查,因此并不全面。他说:“根据司法部目前掌握的证据,我们的调查仍在进行中。上个月我已经告诉司法部长,我们并不同意该IG报告中的一些论断。因此,我们将继续调查。”

达勒姆还表示,与霍洛维兹的立足点不同,他的调查早已超出司法部内部范畴,已经将一些海外人士纳入这次调查中。

该调查已升级为“刑事侦查”

今年初,巴尔安排达勒姆开始了针对FBI非法监控川普选战团队的调查。最近,达勒姆已经将该调查升级为“刑事调查”。而总检察长的调查则始于2018年3月,他的调查更侧重于FBI及司法部员工是否在执行任务时有违反政府规定的行为。

2016年10月底,前FBI官员以一份未经证实的来自前英国情报官员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提供的卷宗为由,根据《外国情报监视法》,向法庭申请监控佩奇。他们还将许可更新了3次,对佩奇的总监控时间长达12个月。

然而,据媒体披露,“斯蒂尔卷宗”中使用的都是第二手或第三手来自俄罗的信息源,完全不足以成为FBI申请监控佩奇的证据。

另据报导,希拉里选战团队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是斯蒂尔的幕后金主,他们曾付给斯蒂尔报酬,令其提供了这份卷宗。而这些信息都被FBI刻意掩盖了。

责任编辑:楊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