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圖爲7月25日川普總統在新國防部長艾斯珀上任典禮上發表演講。(Alex Brandon/AP)
圖爲7月25日川普總統在新國防部長艾斯珀上任典禮上發表演講。(Alex Brandon/AP)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9日】(本台記者張莉莉綜合報導)12月9日(週一),美國司法部總檢察長(IG)霍洛維茲(Michael Horowitz)公佈最新調查報告,顯示前FBI官員在申請監控川普2016年選戰團隊助理佩奇(Carter Page)的過程中多次違規。川普總統迴應,這些人是爲了“推翻”他而故意捏造證據。

據多家媒體報導,根據該IG報告,前FBI官員在根據《外國情報監視法》(FISA)向法庭遞交針對佩奇的監控申請時,至少犯下17次“嚴重錯誤或疏漏”。

川普:FBI“捏造證據”、“對法庭撒謊”、“可恥”

川普總統週一在白宮聽取了有關該報告的簡報後對部分共和黨籍參議員及州官員說:“這些人對我們的國家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可恥的。這簡直令人難以置信,比我想像的還要糟糕很多。”

川普總統還補充到:“我今天看到了這個(報告),真是感到很難過。”總統認爲FBI當時的調查是在“祕密羅織罪名”,他說:“在我國的歷史上,濫用情報系統這種事情或許從未發生過。”“他們居然敢捏造證據,還在法庭上撒謊。其目的就是想要推翻我,很多人都參與其中,而他們都被抓住了。”

前佛州總檢察官邦迪(Pam Bondi)支持總統的看法。基於自己在執法中獲得的經驗,邦迪對總統說:“這種事情居然能夠發生在您身上,美國人應該對此感到恐懼。”

司法部長:FBI監控川普競選團隊是明顯濫用FISA程序

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週一表示,IG報告已經證實,FBI監控川普2016年競選團隊是一宗“明顯濫用《外國情報監控法》程序”的案子。

圖爲司法部長巴爾11月13日在田納西州出席一個新聞發佈會。(Mark Weber/AP)
司法部長巴爾11月13日在田納西州出席新聞發佈會。(Mark Weber/AP)

巴爾說:“爲了急切地獲得並維持對川普競選團隊助理的監控,FBI官員誤導FISA法庭,從其備案文件中刪除了關鍵的無罪證據,還扣押或忽略了能證實其提供的證據的可靠性的主要來源。”

“總檢察官認爲,對於他們這些行爲的解釋都不能令人滿意。當然,明顯濫用FISA程序的瀆職行爲,主要發生在一小撮已經離職的FBI前官員身上。他們是在2016至2017年間犯下的這些錯誤。”

巴爾最後將FBI對川普競選團隊的調查總結爲一宗建立在“最弱小的懷疑”基礎上的“侵略性”調查行爲。他說:“FBI的懷疑證據嚴重不足,與FBI採取的行動完全不配襯。”

巴爾表示,該調查還延伸至整個川普競選團隊,甚至深入到川普行政當局。

FBI局長:多數涉案官員已被免職

據FBI現任局長雷(Christopher Wray)週一表示,IG調查中提到的那些曾參與監控佩奇的前FBI特工、官員以及司法部官員,多數都已經被免職,其中包括前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前FBI副局長麥卡貝(Andrew McCabe)以及前FBI副局長助理斯特佐克(Peter Strzok)。

據巴爾透露,雷對報告中呈現的FBI官員如此濫用FISA程序表示非常“不悅”,並“誓言要宣佈一套綜合性的改革方案來避免這類事件重演”。

涉案人士已被證實“仇視川普總統

前FBI副局長助理斯特佐克是負責該調查的核心人物之一,而不久前媒體披露了他與其婚外情婦、FBI律師麗莎(Lisa Page)之間的短訊。這些短訊中充斥着對川普總統的仇恨。

短信中,斯特佐克和麗莎談論說,川普總統贏得大選的機率很小。他們還說會致力於阻礙川普當選。他們之後加入了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通俄門”調查團隊,還表明要推進對總統的彈劾。

在牽頭開展了對川普競選團隊的調查的同時,斯特佐克也領命進行了前國務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曾經使用未經授權的私人電子郵件服務器來做政府工作事件的調查。之後,霍洛維茲出具了一份關於斯特佐克對希拉里電郵門”調查報告的審查報告,表示斯特佐克和麗莎之間的短訊爲其調查定論“蒙上了陰影”,但是,因爲沒有抓到證據,就無法證實他們將自己的政治偏見實際運用在了調查中。

聯邦檢察官:IG報告不全面,將繼續調查

雖然該IG報告承認FBI犯下的諸多錯誤,但是,卻認爲前FBI官員們並不是因爲“政治偏見”或“不良動機”,纔對佩奇進行監控的。負責深度調查該事件的聯邦檢察官達勒姆(John Durham)對該結論表示反對。他目前仍在調查FBI對川普2016年競選團隊進行監控“是否是出於不良動機”。

達勒姆週一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雖然霍洛維茲9月表示他的團隊重審了數萬份材料並且詢問了100多名證人,但是他的報告僅對調查司法部內部員工是否違反規定適用,其並未就包括來自海外的信息進行分析調查,因此並不全面。他說:“根據司法部目前掌握的證據,我們的調查仍在進行中。上個月我已經告訴司法部長,我們並不同意該IG報告中的一些論斷。因此,我們將繼續調查。”

達勒姆還表示,與霍洛維茲的立足點不同,他的調查早已超出司法部內部範疇,已經將一些海外人士納入這次調查中。

該調查已升級爲“刑事偵查”

今年初,巴爾安排達勒姆開始了針對FBI非法監控川普選戰團隊的調查。最近,達勒姆已經將該調查升級爲“刑事調查”。而總檢察長的調查則始於2018年3月,他的調查更側重於FBI及司法部員工是否在執行任務時有違反政府規定的行爲。

2016年10月底,前FBI官員以一份未經證實的來自前英國情報官員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提供的卷宗爲由,根據《外國情報監視法》,向法庭申請監控佩奇。他們還將許可更新了3次,對佩奇的總監控時間長達12個月。

然而,據媒體披露,“斯蒂爾卷宗”中使用的都是第二手或第三手來自俄羅的信息源,完全不足以成爲FBI申請監控佩奇的證據。

另據報導,希拉里選戰團隊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是斯蒂爾的幕後金主,他們曾付給斯蒂爾報酬,令其提供了這份卷宗。而這些信息都被FBI刻意掩蓋了。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