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瑞典前駐華大使林戴安。(瑞典駐中國大使館網站圖)
瑞典前駐華大使林戴安。(瑞典駐中國大使館網站圖)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9日】(本台記者周揚綜合報導)12月9日,瑞典當局以“與外國勢力協商期間表現專橫”(arbitrariness during negotiations with a foreign power)的罪名,對瑞典駐華大使林戴安(Anna Lindstedt)正式起訴林戴安涉嫌在未獲許可的情況下,私自安排“中國商人”——中共政府代表,會見並恐嚇安吉拉·桂(Angela Gui)——香港銅鑼灣書店瑞典籍股東桂民海的女兒。如果罪名成立,林戴安可能面臨兩年監禁

瑞典林戴安是否涉“勾結外國勢力”的做法展開調查

據美國之音、法廣等媒體報道,瑞典國家安全局副首席檢察官漢斯·艾爾曼(Hans Ihrman)指出,作爲大使,在海外代表瑞典,必需遵守由政府外交部發出的準則和指示。但在這次事件中,林戴安獨斷專行的做法“超出了職權範圍”。檢控官稱,預期該案件將在2020年初進行審訊。

今年1月份,林戴安安排安吉拉與具有官方背景的“中國商人”在斯德哥爾摩會面,當時沒有外交部代表出席,這種做法被視爲非法。

今年2月14日,林戴安被召回瑞典,國家安全局對其是否涉“勾結外國勢力”的做法展開調查

桂民海的女兒發文講述奇怪的見面經歷

2月13日,桂民海的女兒安吉拉打破沉默,在社交媒體上發文,講述了她在瑞典首都的一段奇怪的經歷。

早前,瑞典駐華大使林戴安聲稱,可以安排安吉拉與兩名中國商人斯德哥爾摩見面,協助她幫助被中國當局扣留的桂民海獲釋。

1月24日,她飛抵斯德哥爾摩後,林戴安陪同她到一間酒店的會員專區,與中國商人面談。安吉拉寫道,她被指示呆在那裏,不能自由出入。與她會面的商人自稱是“中方代表”, 告訴她,應該和他們一起去中國工作。那位商人說,安吉拉有潛力。他還向安吉拉展示了中國瑞典大使桂從友的照片。他表示可安排她領取中國簽證,到中國探望其父親。但是,交換條件是,“我被告知要保持緘默,不要告訴任何人這件事,或者公開談論此案,停止與媒體接觸,”中國商人還威脅說,如果她向傳媒披露今次會面,就會對林戴安造成不良影響。林戴安也稱,中國會懲罰瑞典

所有這些,令安吉拉感到詫異。她以爲這是瑞典外交部的安排,隨後便向瑞典外交部瞭解情況。結果對方稱毫不知情,甚至不知道駐華大使曾返回瑞典

瑞典外交部女發言人稱,直到今年1月底,這場會面結束後,外交部才獲知這起事件。

安吉拉在文章最後寫道,“即便我的父親‘可能’被釋放,我都不會用噤聲換取簽證和隨口承諾。不管是威脅、辱罵、賄賂或奉承,都不會改變!”

兩名威脅桂民海女兒的“中國商人”身份曝光,分別是江蘇一家企業的董事長和機構的執行長。資料顯示,董事長劉瑞宸在瑞典社交活躍,與政商及學界交往頻繁。評論人士認爲,劉瑞宸受命行事,以商人身份參與桂民海事件,該事件揭開了中共對外滲透的事實。

誰是桂民海

桂民海(1964年5月5日-),生於浙江寧波市,1985年畢業於北京大學歷史系,後任人民教育出版社編輯。1988年留學瑞典哥德堡大學。1989年“六四事件”後,入籍瑞典,後獲哲學博士學位後,在哥德堡大學任職到1999年。他是瑞典籍華裔學者、作家、出版商,也是2015年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及員工失蹤事件主角之一。

2015年10月17日,在泰國芭提雅(Pattaya)公寓,桂民海被中方抓回中國。2016年1月,他在中共央視公開“被認罪”後,因涉及多年前一宗交通事故而被判刑,轟動一時。2017年10月,桂民海獲釋。2018年1月20日,桂民海瑞典駐上海領事館兩名外交官的陪同下,搭乘火車前往北京。途中,當着瑞典外交官的面,桂民海中共兩名國安人員強行帶走,他再次失蹤。

海外輿論和知情人士認爲,桂民海香港出版發行的書籍中,有披露中共領導層內幕的書籍,觸怒了中共高層,是導致他身陷囹圄、百口莫辯的最重要原因。

桂民海榮獲瑞典國際筆會的圖霍夫斯基獎

2019年11月15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瑞典國際筆會向桂民海頒發圖霍夫斯基獎(Tucholsky prize),表彰其爲言論自由發聲,捍衛出版言論自由的貢獻。因桂民海無法親自到場領獎,瑞典筆會在臺上擺放了一張空椅子,象徵桂民海4年前起就遭到中共拘押。瑞典文化部長阿曼達·林德(Amanda Lind)表示,當權者絕不能攻擊藝術或言論表達自由的人。她期待桂民海能夠儘快獲釋,重獲自由。

瑞典筆會發表報告稱,桂民海案件,是中共侵犯人權的典型案例。人權組織《無國界記者》表示,根據2019年發表的世界新聞自由指數,一共180個地區或國家,中國排第177名,在全世界排名中倒數第四。

瑞典首相史蒂芬·勒文(Stefan Lofven)也強調,瑞典不會屈服於任何威脅。

責任編輯:思啓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