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國民黨正式確定敵後游擊戰是在1937年太原保衛戰前後(希望之聲合成)
國民黨正式確定敵後游擊戰是在1937年太原保衛戰前後(希望之聲合成)

誰說國軍不打游擊戰?游擊隊配合正規軍重創日軍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9日】(編輯:吳永健)中共建政後宣傳中共軍隊是抗戰的“中流砥柱”,說共軍如何開闢敵後戰場,游擊隊如何地深入敵後,如何神出鬼沒的消滅日軍,除了全面抹殺國軍抗戰不可取代的貢獻之外,中共建政後還拍攝了《地雷戰》、《地道戰》、《鐵道游擊隊》等相關題材的電影,賀綠汀還寫了《游擊隊之歌》歌頌中共游擊戰

《地雷戰》:不見鬼子不掛弦兒?甚至讓探雷的工兵掏出糞便來,真是想怎麼拍就怎麼拍。騙你沒商量!(視頻截圖/希望之聲合成)
《地雷戰》:想怎麼拍就怎麼拍。騙你沒商量!(視頻截圖/希望之聲合成)

且不說游擊戰不可考證、真僞難辨,中共還誇大戰果,大幅度增加平型關戰鬥、“百團大戰”消滅日軍的人數,更是拍攝了不少讓人目瞪口呆的“抗日神劇”。2019年初的播出禁令大幅禁止“神劇”上演,爲什麼?連中共自己都不相信了唄。據可靠數據顯示,整個抗戰期間,被共軍消滅所有日軍加起來不過才800多人。

那麼國軍真如中共宣傳的那樣不會打游擊戰嗎?那就用事實來說明。

抗戰期間,國民黨軍隊除了在正面戰場與侵華日軍展開了22次大會戰、若干次中小戰役外,還在敵後採取游擊戰術打擊日軍。據統計,1938年,國軍參加游擊戰的數量在60萬左右。到了1941年,國軍游擊隊的人數是中共軍隊(連同游擊隊)總數的2.63倍,槍支是中共軍隊的4倍。

太原保衛戰:1937年10月,太原火車站,中國第一七九旅開赴前線。(秦風/秦風老照片館,廣西師大出版社)
太原保衛戰:1937年10月,太原火車站,中國第一七九旅開赴前線。(秦風/秦風老照片館,廣西師大出版社)

國民黨正式確定敵後游擊戰是在1937年太原保衛戰前後。1937年9月國民黨河北守軍在涿縣戰敗,退守山西,部份軍隊奉命留在敵後開展游擊戰

在當年國民黨在武漢召開的軍事會議上,軍委會副總參謀長白崇禧更進一步建議,在戰術上“應採游擊戰與正規戰配合,加強敵後遊擊,擴大面的佔領,爭取淪陷區民衆,擾襲敵人,使敵侷促於點線之佔領。

同時,打擊僞組織,由軍事戰發展爲政治戰、經濟戰,再逐漸變爲全面戰、總體戰,以收‘積小勝爲大勝, 以空間換時間’之效。”白的建議爲蔣介石採納,並在此後的作戰計劃中明確提出。

白崇禧(上海市公訓同學 /上海市公訓同學抗戰紀念刊)
白崇禧(上海市公訓同學 /上海市公訓同學抗戰紀念刊)

事實上,參與國軍游擊戰的除了奉命留在敵後的正規軍,還有由國軍軍官、地方軍人、國民黨黨務人員所領導的民間武裝部隊。這些武裝部隊一直活躍在敵後,打擊並牽制日軍。

1940年前後,國民黨敵後游擊戰到達鼎盛時期,建立了一批抗日根據地,華北有太行山、中條山、呂梁山、恆山根據地,華東華中有沂照山區根據地、浙西根據地、皖東皖北根據地、大別山根據地、鄂東根據地、大雲山九宮山廬山根據地,華南有海南根據地。全部兵力約100萬左右。此後國軍游擊隊雖曾遭遇挫折,但資料顯示,抗戰游擊區除冀察、魯蘇戰區到抗戰後期不復存在外,山西游擊區、豫鄂皖游擊區、浙西游擊區、海南游擊區等,則一直堅持到抗戰勝利。

在八年抗戰中,國軍游擊隊除配合正面戰場大型會戰和戰役外,還有一些比較典型的遊擊作戰的戰例,如鄭氏祠伏擊戰、突襲南澳島、呂梁山圍殲戰、攻佔黃梅、鄂東反掃蕩、馬當夜襲戰等。

1938年5月,湖北省第二行政區專員兼保安司令程汝佳令遊擊第5大隊、保安第8團的兩個營,配合第172師的兩個營,在鄭氏祠左右的高山佔領陣地,伏擊日軍。經過一天激戰,國軍遊擊部隊最終殲敵400餘人,活捉6人,繳獲槍支彈藥若干。

同年7月15日,國軍第157師一部突襲粵東的南澳島,一度得手,然而戰至8月末,600餘突擊隊員僅剩20餘人生還,南澳縣長洪之政殉職。此役殲滅日軍200餘名。

1939年2月,日軍出動2萬餘兵力進攻呂梁山北部根據地,閻錫山令第61軍於黑龍關圍殲頑敵,第19軍向中陽、離石公路之敵發起襲擊。此役消滅日軍2000餘人。

5月初,日軍以飛機10多架、軍艦16艘、汽艇數十艘,配合陸軍向湖北大通一帶掃蕩。5月19日,第21軍軍長陳萬仞指揮部隊與敵激戰10余天,將掃蕩之敵逼下長江。此役,擊沉汽艇20餘艘,斃敵900多人。

7月11日,鄂東游擊隊集中主力圍攻黃梅縣城,擊斃日軍140多名,並奪取了縣城。

1940年秋,國軍第21軍147師組織了6個突擊隊,夜襲馬當要塞,斃敵150多人,焚燬了彈藥庫,並將要塞內的日軍大炮掉過頭來,對準江中的日軍艦船開火,擊沉、擊傷敵艦船多艘。此次夜襲戰,147師部隊沒有一人傷亡,此爲抗戰史上一大奇蹟。

而在敵後戰場殉國的國軍將官,亦達數百人,軍階較高的有:東北挺進軍騎兵第6師中將師長劉桂五、東北游擊隊總司令中將唐聚五、第5戰區第2路遊擊司令中將劉震東、蘇魯戰區政治部主任中將周復、第34軍暫編45師少將師長王風山、第98軍中將軍長武士敏、第51軍114師中將師長方叔洪等。

可以說,國軍游擊隊的存在,有效地起到了配合國民黨正面戰場、支持長期抗戰、牽制日軍並困擾其後方、協助國民政府恢復淪陷區政權、使淪陷區民心得到維繫的作用。

在1944年,由美國出面訓練軍統的游擊隊,前後訓練了2萬多人,組成了10萬人的游擊隊。

從1944年6月到1945年7月,這批游擊隊員擊斃日軍2300人,擊傷9000人,俘虜300人,炸燬橋樑200座,倉庫100處。

可見,國軍不僅會打游擊戰,而且擅打游擊戰。游擊隊有效的配合正規軍,牽制和消滅大量的日軍。共軍的游擊戰難符其實,國軍纔是抗戰的“中流砥柱”。

責任編輯:楊述之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