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安插公安驻港 指示性暴虐抗争男女
8月28日「反送中#Me Too」集会,超过3万人在中环遮打花园抗议警察性暴力。(大纪元)

美研究报告:中共把性侵作为恐吓反送中抗争者的一种手段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9日】(本台记者斐珍综合报导)根据《纽约时报》12月8日的报导指称,香港有女抗争者遭港警性侵怀孕,透过协助到台湾堕胎一事,经由台北济南基督长老教会牧师黄春生(Chun Sen Huang)得到证实后,香港「反送中」运动抗争者被拘捕后遭性侵、性暴力的事件再度被搬上桌面,受到舆论各界的谴责。

香港「明报」、「立场新闻」报导,香港网路社群媒体「连登」(LIHKG)讨论区在11月8日广传,一名在伊利莎白医院工作的人士透过朋友披露,指一名16岁少女在参加「反送中」运动后被捕,遭到警员轮流性侵而怀孕,8日在该院进行堕胎手术,此事件在医院医护人员间广为人知。

自称由香港「医管局」人员管理,多次披露公立医院内幕的专页「HA Secrets」也发文指出,的确有一名16 岁少女,曾于荃湾警署被拘捕后怀孕,进行堕胎手术;并抽取胚胎的DNA作为证据,以便日后对照找出其中一名施暴者的身分。据称,该事件已进入司法程序。

事实上,早在9月27日在中环的爱丁堡广场声援「新屋岭拘留中心被捕者」的活动中,便有参与者在大会上宣读严正声明,公开指控「新屋岭」警察的严重性暴力罪行。该声明指出,他们接触的许多个案,遭性暴力、强奸、轮奸的包括多名未成年男女,这些受害者都处于痛不欲生的挣扎中。有的情绪崩溃,甚至多次寻求自杀;有的被送到没有正式精神病房的医院,靠长期注射镇静剂来平复情绪。

中共把性侵当成一种恐吓手段...

近期,美国一家「The AI Organization」的人工智能研究机构发表一份报告指出,参与「反送中」的示威者被港警拘捕后,一些女孩子被多名港警强奸,而这些所谓「港警」,事实上是被派往香港并且得到港府批准的中共警察和安全机构人员。

该报告并指出,香港的学生,包括男孩和女孩被宣称是跳水或跳楼自杀,但实际上有一些女生是被强奸的受害者。而中共的目的是在恐吓学生因为害怕而退缩,以使北京能顺利接管香港。

在10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温哥华举行的一场集会活动中,民众声援吴傲雪。身为加拿大公民的吴傲雪也呼吁加拿大政府能够挺身而出,为香港很多遭到性暴力的女生发声。

10月10日晚,曾被警方在8.31拘捕的香港中文大学女学生吴傲雪与中大校长段崇智和学生及校友公开会面。她发言时哭诉自己和其他被捕人士在「新屋岭拘留中心」期间,被警员「施行性暴力及性侵犯」。而在吴傲雪公开其遭遇后,也有被拘捕的男性抗争者表示,曾于新屋岭被港警性侵,但当事人仍在考虑是否站出来。

10月25日在台湾举办的「港铁太子站追悼墙台湾重建启用」仪式上,有一名来自香港的男性揭露说,一名国中少女被抓去「新屋岭」后,遭到4个以上警察轮奸,事后她曾自杀4次未遂,现在只能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后来他又接到许多类似的案例,也同样揭露连男生都有被警察性侵的案例。

但这些资讯由于当事人基于各种理由不愿出面曝光说明,更没有警方人员出面承认,所以被香港政府认为根本是无稽之谈,中共官方更严斥这是造谣生事,无中生有。

关注妇女性暴力协会主席霍婉红表示,协会曾在8月21日到9月30日期间进行「反送中运动的性暴力经验调查」,以问卷方式蒐集资讯,发现有67名受访人士在运动期间遭性暴力或性骚扰,其中58人为女性,年龄从20到29岁。

香港人权监察发言人叶宽柔表示,准备将蒐集到的个案资料收入民间报告,并向联合国专家申诉,希望国际社会要求港府彻查事件。

港警在韩媒爆料:确有性侵暴力

根据韩国公共媒体「韩国放送公社」(KBS)在11月12日前后播出的香港「反送中」运动专辑中,采访了一名蒙面匿名香港警员,该员警坦承示威者被性侵而遭调查的个案至少有2件,而且都得到医护人员证实,但他相信实际数字应该更多,还有一些示威者遭警员虐打。

这是第一次有香港警察接受国际媒体访问并主动揭发内幕,因此引发各界关注。值得一提的是,KBS是韩国的「准官方媒体」,连韩国总统文在寅也只接受KBS的专访,大部分的韩国人也都会相信KBS所发布的消息。由此可见,KBS具有相当的公信力。

该名警员受访时对于香港知专设计学院15岁女中学生陈彦霖陈尸九龙油塘湾海面一事也提出他的看法。他说警方最初是以谋杀方向调查,因为全裸浮尸的个案太罕见,但后来遭警方强行更改,转为发现尸体,禁止内部以谋杀方向调查。

旅居美国的大陆富商郭文贵在12月3日透过YouTube平台节目透露,他从与一位参与理工大学抗议的男生的朋友口中得知,香港警察有一套虐待遭拘捕香港年轻人的手段,那些性侵香港孩子的警察,大多是从大陆移民到香港的所谓香港警察(多年前已取得香港身份证)。

郭文贵指,有个案例是在警方围攻理大校园期间,这些躲在校园内的孩子,需要上厕所,特别是女孩子。警察派出的卧底就在女厕里面,「他就给你下手,非常惨,非常惨。」

郭文贵又指,「警察对待孩子之残酷,那招儿多得没法说了。跟我这个朋友的儿子在一起的一个女孩子,被警察抓进去后,几个警察轮奸她,还虐待她。出来以后,人基本上精神是处于失常状态。据说这些港警大都是大陆来的,讲普通话,还有讲湖南话,听着有湖南口音一样,都是大陆来的。」

「黑警」「暴警」「魔警」当道?港民对港警不再信任

「反送中」运动至今6个多月,在很多的香港人心中最大的心结之一是整个街头运动中的警察暴力问题。香港警察在1974年ICAC廉政公署成立后,建立了极高的声誉和威信。但这良好声誉好像在「反送中」运动后就消失了。何以保卫市民为职责、除暴安良为己任的警察会成为拿着枪的强暴犯、杀人犯?过去被香港市民视为庇护所的警署却成了包庇犯罪的天堂?这让香港人无法想像,难以接受。

而且很多香港人发现,现在的警察队伍里面掺有大陆公安,甚至是中共解放军。很多影片也揭露警察间是以普通话来交谈。香港警察不再是香港市民可以信赖、维持治安的公仆,而是恶名昭彰的黑警、暴警,甚至是魔警。

过去香港年轻人以投考警校为荣,警察也被电影塑造成英雄与正义的象征,但如今已荣光不在。据报导,原计划今年年底要开拍的香港警匪题材电影「寒战」第3集,由于港警被指滥权及滥暴,罔顾人民性命,电影公司决定延后开机避风头。

日后港警要如何重建香港市民对他们的信任,警队要如何与市民维持和谐的互动,这条重建之路恐怕是非常旷日费时的。

https://youtu.be/17RAS8vvcXc

责任编辑:凌明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