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德国国会请愿委员会9日(当地时间)举行与台湾建交请愿案的公听会。
德国国会请愿委员会9日举行与台湾建交请愿案公听会。(中央社)

台德建交请愿案公听会 德国计划进一步拓展对台关系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10日】(本台记者斐珍综合报导)

德国国会今天举行与台湾建交请愿案公听会。德国官员在会中强调,德国珍惜与台湾共同享有的民主和自由等价值,并且在「一中」政策下正在计划进一步拓展与台湾的关系。

德国国会请愿案由德国民众克罗兹堡(Michael Kreuzberg)先生发起。由于曾亲身经历过东德独裁统治,很关心中共政府对西藏和新疆的人权迫害,因此他难以接受德国与中国(共)交往,却不愿意承认早已实施民主的台湾。

2018年克罗兹堡首次参加旅行团到台湾一游,亲眼目睹台湾的民主自由,也让他决定在天安门事件30周年前夕,向德国国会提出请愿,建议德国政府与台湾建立外交关系。

今年10月10日截止日前的一个月期间,这个请愿案一共获得5万6002人连署,超过立案门槛的5万人,确定成案,并定于欧洲时间12月9日举行公听会。

德国国会9日(当地时间)举行与台湾建交请愿案公听会,德国外交部主管亚洲政策的官员席格孟特(中)代表德国政府发言。
德国国会9日(当地时间)举行与台湾建交请愿案公听会,德国外交部主管亚洲政策的官员席格孟特(中)代表德国政府发言。(中央社)

主管亚洲政策的德国外交部官员席格孟特(Petra Sigmund)在公听会上肯定台湾活泼的民主与对人权和言论自由的保障。她表示,台湾与德国共享民主和自由等价值,可说是德国的「价值伙伴」,双方在经贸、文化、学术等领域互动频繁,德国非常珍惜、而且计划在「一个中国」的政策下进一步扩展与台湾的关系。

台德建交提案人克罗兹堡在公听会上强调,德国政府需要公开表态,支持新疆和香港,强烈批评中共不符合大部分国家的世界观,德国要大规模的去加强跟台湾的外交关系。克罗兹堡也同时表示,他并没有乐观地以为请愿案可以立刻促使德国政府决定与台湾建立邦交关系,但他期盼请愿案可以促进德国社会更加关注台湾,引发更多讨论,这也是他发起请愿联署的主要原因。

公听会后,克罗兹堡受访时表示,2018年他在台湾旅行时亲眼见证台湾的民主,但也感受到台湾人对中共的恐惧。请愿案刚提出时,本来只拜托身边的朋友连署,没想到在社群媒体上引起广大回响,还吸引德国媒体大幅报导,整个发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克罗兹堡说,在德国,台湾议题从来没有像最近几个星期受到这么多关注,除了请愿案发挥作用,他认为也与香港人反送中抗争活动不断和维吾尔人被大规模拘禁关押有关,德国整个社会也有愈来愈多声音认为应该对中共施压。

德国民众克罗兹堡(右)与世界台湾同乡会联合会会长傅佩芬(左)以请愿人的身份,陈述为何德国应该与台湾建交。
德国民众克罗兹堡(右)与世界台湾同乡会联合会会长傅佩芬(左)以请愿人的身份,陈述为何德国应该与台湾建交。(中央社)

代表请愿方的世界台湾同乡会联合会会长、法兰克福执业律师傅佩芬则认为,德国与中国交往并未促进中国民主化,足见源自冷战时期的中国政策早已过时,台湾与德国共享民主价值,现在正是德国改变对台立场的时候。

德国绿党前主席、现任国会议员厄兹德米尔,虽然不是请愿委员会委员,但亲临公听会为台湾发声。他提议,德国2020年下半年出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至少应该提及「德国与台湾是价值观共同体」。

台湾驻德代表谢志伟也全程出席当天的公听会。公听会前,谢志伟便在其脸书上表示,虽然他并不天真的以为德国政府会因为国会通过此案而与台湾建交,但他期待德国政府可以重新思考自从1972年以来「一中政策」是否已经不合时宜了,并考量到台湾的自由民主是否应给予更多实质支持与帮助。

谢志伟强调,「台湾珍贵的民主虽然现在受到威胁」,但若借由此案能让德国各界更广泛、更深入地认知到此一情势,那对台湾外交而言就是值得庆祝的一大成果!谢志伟同时表示,正如德国将台湾列为法兰克福及慕尼黑机场出境免验国家一样,今天德国人自发提出「与台湾建交请愿案」并受到各界高度关注,这也代表是台湾政府与人民优质的总体表现!

谢志伟脸书
前左为台湾驻德代表谢志伟。(谢志伟脸书截图)

责任编辑:云天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