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俄羅斯總統普京(美聯社圖片)
俄羅斯總統普京(美聯社圖片)

遭反興奮劑藥組織重懲 俄羅斯總統表態將上訴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10日】(本台記者唐仲寶綜合報導)世界反興奮劑組織(WADA,World Anti-Doping Agency)週一(9日)宣佈,禁止俄羅斯參加未來4年國際體育賽事,意味着將無緣明年的東京奧運和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足球賽。對此,俄國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表示,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舉動違反了《奧林匹克憲章》,莫斯科有理由對這一決定提出上訴。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導,世界反興奮劑組織週一宣佈,禁止俄羅斯參加未來4年國際體育賽事,這意味着將無緣明年的東京奧運和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足球賽。同時還意味着,除了奧運會和殘奧會,俄羅斯還被禁止參加其他所有綜合性大賽和世界錦標賽,也不得在未來4年主辦或申請主辦大型國際體育賽事。俄羅斯可以參加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預選賽,但如果獲得入場券,球隊不能“在俄羅斯旗幟”下參賽。此外,禁令不允許從總統到奧委會、殘奧會高官在內的所有俄政府代表參與國際賽事。俄羅斯反興奮劑機構(RUSADA)也被判定“不合規”4年。

路透社評論稱,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這個決定對俄羅斯這個體育強國的驕傲來說,是一個巨大打擊,其聲譽也因一系列興奮劑醜聞而受損。

據報道,正在巴黎參加和平峯會的俄羅斯總統普京提到在獲悉世界反興奮劑組織對俄羅斯的最新裁決後表示,WADA的裁決是出於政治目的,這無益於體育發展,並且違反了《奧林匹克憲章》。俄國將會進一步分析這項決定,也有充足的理由提出上訴。

普京在“諾曼底模式”巴黎峯會後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說:“從羅馬法時代以來,任何懲罰都必須是針對個人的,都應該基於這個人或那個人的行爲。懲罰不能具有針對集體的性質,不能擴大到與確定違法行爲無關的人。”

普京稱,“這一點所有人都可以理解,我認爲,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專家們也應該理解。如果他們決定懲罰整個集體,那我只能推斷,他們視體育運動的純粹性於無物,不考慮體育運動本身的利益和奧利匹克運動的發展,完全只出於政治目的,而不符合體育的利益。

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於當天就指責WADA的決定是“反俄歇斯底里症”的延續,而且已成爲一種慢性病。對於很多俄羅斯運動員來說,這無疑是個令人悲傷的“災難性”消息。

但國際反興奮劑組織主席雷迪(Craig Reedie )表示,他們給了俄羅斯很多規範其行爲的機會,但是該國持續堅持其欺騙和抵賴的立場,雷迪直言“長期以來,俄羅斯的禁藥問題不斷污染整個體育界”,他說:“這個決定是旨在處罰有罪團隊,併發送一個信息,那就是這種行爲是不會被容忍的。”

報導表示,在2014年的索契冬運會上,俄羅斯基本上囊括了獎牌榜上的所有金牌, 奪金數量幾乎比四年前翻了一番, 就在普京欲在國際舞臺上誇讚該國的體育才能時,卻爆出該國通過偷換尿檢樣本和私自調整尿檢樣本、做手腳修改了呈陽性的尿檢結果的醜聞。

去年12月,俄羅斯本該將所有的運動員存儲於前莫斯科實驗室服務器中的、成千上萬的原始反興奮劑數據提交給WADA。但直到今年1月,該國纔將所有數據提交。之後,WADA表示,他們發現俄羅斯方面刪除了數百個可疑結果,而且最後的一次手腳是在2018年12月至2019年1月進行的;同時還有證據顯示,俄羅斯當局試圖將問題轉嫁給揭發此問題的俄反興奮劑實驗室前主任羅德琴科夫( Dr. Grigory Rodchenkov)和國際反興奮劑組織主席雷迪。(羅德琴科夫是潛逃到美國的俄羅斯興奮劑事件舉報者。)

報道說,一系列事件導致WADA對已經因受到興奮劑醜聞懲罰的俄羅斯,再次開啓了深入調查。

今年9月,俄羅斯奧委會主席斯坦尼斯拉夫·波茲尼亞科夫(Stanislav Pozdnyakov)就曾擔心,俄羅斯1月提交給WADA的運動員數據比配問題可能會影響到該國參加包括東京奧運會和卡塔爾世界盃等一系列世界大賽。

但在俄羅斯體育部長科洛布科夫(Pavel Kolobkov)看來,WADA的調查是有問題的,他認爲將莫斯科實驗室的數據與在逃醫生格里戈裏·羅德琴科夫提供的信息進行比較,本質上是不可靠的。

科洛布科夫在週一的新聞發佈會上強調,俄羅斯一切行動都是按照WADA的規定。

他指責該機構使用的證據,是羅德琴科夫提供的“非法”數據,“將我們提供的數據與羅德琴科夫提供的數據進行比較是不切實際的。因爲這些數據是非法的!它是由一些未知和不可靠的來源所構成的。”

德國《明鏡》週刊說,WADA並沒有解釋俄羅斯僞造數據的證據,也未披露他們如何獲得數據的細節。對於該刊的問詢,WADA沒有回覆。

按照規則,俄羅斯將有21天時間對這項巨大的禁令提出上訴,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將負責對申訴做出裁決。

 

責任編輯:常青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