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国某港口(视频截图)
中国某港口(视频截图)

社科院蓝皮书:2020年GDP目标设6%左右 实现需要三个前提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10日】(本台记者樊琦综合报导)中国社科院12月9日发布2020年《经济蓝皮书》,建议将2020年GDP预期目标设定为6%左右,并把名义赤字率提高到3%左右。要实现经济增长目标,蓝皮书认为需要做好三个方面,即加大刺激、改革开放和管控内外风险。

“综合国内外多方面因素,建议将2020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设定为6%左右。”蓝皮书中,社科院院长谢伏瞻在开篇文章中称。

这些内外影响因素包括什么呢?在蓝皮书发布会暨中国经济形势报告会上,主要完成该蓝皮书的社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李雪松承认,目前全球经济贸易增速放缓,2020年外部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加,国内周期性问题与结构性矛盾叠加,经济运行面临的风险挑战仍然较多。

而要实现6%的经济增长目标,并把就业继续保持在合理水平,蓝皮书认为,2020年中国政府需要实施一套组合性的政策:逆周期调节+改革开放创新+管控内外风险。

其中,关于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蓝皮书建议,要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增效,落实落细减税降费政策。并适当提高赤字率,将名义赤字率提高到3%左右,重点支持职业教育和托幼、医疗、养老等民生事业以及科技、生态补短板。同时,增加一般债券和专项债券的额度,将专项债新增限额从2019年的2.15万亿元提高到2020年的3.0万亿元以上,维持必要的基建投资增速。

货币政策方面,经济蓝皮书建议,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在合理水平,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适度引导市场利率下行。
由于当前中国面临债务高企、消费品通胀和工业品出厂价格通缩的“滞涨”多重压力,社科院的政策建议者门试图寻求一种政策刺激的力度和平衡。李雪松在发布会上强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的力度,要相机选择,随着2020年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变化,在执行过程中力度可以适度调整,既不要过度刺激,又保持一定的刺激力度。”

关于改革开放创新,社科院副院长蔡昉在蓝皮书中承认,中国现行经济运行中仍然存在的各种机制和体制弊端,妨碍着生产要素充分供给和有效配置。蓝皮书建议,要深化国企国资和市场准入改革、财税体制改革、科技体制和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农村土地制度改革。

在管控内外风险方面,蓝皮书指出了金融机构风险、房地产泡沫破裂风险和地方财政入不敷出的三大内部风险。

缓解和防范上述三类风险,蓝皮书建议,在金融领域要建立高风险金融机构市场化处置机制,加快银行业补资本工作;在房地产领域,要把握好处置房地产风险的节奏和力度,防止房地产价格大起大落,防止刺破房地产泡沫,引发金融风险;在财政领域,要多措并举,缓解地方政府财政收支平衡压力。

而在管控外部风险方面,蓝皮书里和发布会上,社科院主要谈到了中美关系恶化,并指出如果能够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则有利于中国经济目标达成,也有利于全球经济稳定。

李雪松指出,如果中美能够较快达成第一阶段协议,特别是如果能够取消加征的关税,则中国经济增速将达到6%以上。

雪松认为,中美经贸谈判能否较快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受美国大选的选情和美国经济走势的影响比较大,受特朗普(川普)连任的压力和其智囊的观念影响,不确定性比较大。但是,如果能够达成协议,不仅有利于中美双方,也有利于稳定全球经济。

另外,蓝皮书给出了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在2020年的增速预测。《经济蓝皮书》预计,2020年中国基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增速将略有回升,分别达到5.5%和4%,房地产投资增速略有下降,同比增长8%,总投资增速略有上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也将小幅回落至7.8%,进出口则有望实现小幅正增长,货物贸易顺差有所收窄。

中共官方在定调经济继续降速


中共中央政治局6日会议,分析研究2020年经济工作时强调,要“稳增长”,要保持经济运行在所谓的“合理区间”。

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6%,不及经济学家预估中值6.1%,中国经济增速目前是近30年来最低水平。

但这并不是经济继续降速的尽头,中国著名经济学者高善文日前认为,今后十年中国的经济增速平均不会超过5%。他预测,届时中国的增长目标很有可能是“保四争五”。不过,高善文的报告很快在网上遭到删除。

随后,中国央行顾问刘世锦7日在“第17届中国改革论坛”上表示,中国经济2020到2025年期间将进入所谓的中速平台,增速可能在5.6%到6%,甚至或者到5%左右。

刘世锦认为,如果想继续把货币政策放的更松,用一种刺激性政策试图让实际增长率超过潜在增长率的增速,实际上是寅吃卯粮。他认为,透支了未来增长潜力,短期来看能把经济硬撑到比较高的水平,但以后一定会大起大落,刺激性政策有可能成为以后经济出现真正断崖式下跌的一个诱因,这是目前特别需要警惕的。

路透社8日报道也认为,北京不愿采取重大经济刺激措施提高经济增速,是因为北京担心这么做会在已经有高额债务情况下引发金融危机。

12月6日,中共政治局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也强调,明年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特别是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责任编辑:清源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