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国股市 美联社图片
2019年8月2日,中国投资者在北京一家经纪行查看股价。(AP Photo/Mark Schiefelbein)

41家上市民企资金链岌岌可危 卖身中共“国资系”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10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2019年对于许多民营上市公司而言,可以说险象环生,不少上市公司因资金链岌岌可危不得不将公司控制权出让给国资。据Choice数据统计,截止到12月9日,有41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由个人变更为国资委、地方国资委、地方政府等在内的“国资系”。

国资借民企上市公司财务危机接手控制权

《全景网络》12月9日报道,2019年进入倒计时,不少上市公司未能“挺过”年关,被迫卖身国资。

据Choice数据统计,截止到12月9日,2019年已完成控制权变更的上市公司数量已超过188家之多。其中,有41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由个人变更为国资委、地方国资委、地方政府等在内的“国资系”,占比超23%。

在2019年“易主”的上市公司中,国资委、地方政府、中央事业单位等在内的“国资系”,依然是最大的买方力量,上述国资已经入主的41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超2196亿元。

据不完全统计,最近2周内,有近30家上市公司发布了实控人变更的相关公告。其中,乾景园林、鹿港文化、英飞拓、京天利等5家上市公司公告拟引入国资控股。

报道说,国资系在A股的大肆购买,始于2018下半年。当时上证指数一度跌至2449点,近800家上市公司和近10000亿的股权质押拉响“警报”,同时叠加债券偿还高峰期,民营上市公司的资金链岌岌可危

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上到国务院、相关部委,下到地方政府、各金融机构,以“纾困民企”之名,入主上市公司。

据深交所的数据显示,纾困民营上市公司的资金规模超5000亿元。截至到2019年二季度末,已有244家上市公司完成了纾困项目,涉及金额约为861亿元。获得纾困的上市公司中,超过81.7%为民营上市公司,纾困对象基本上都是上市公司大股东。

民企无奈卖身的两个原因

2019年11月24日晚间,乾景园林公告,公司实控人杨静、回全福夫妇与陕西省水务集团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若交易完成,杨静夫妇将失去乾景园林控制权,陕西省国资委将变更为上市公司的实控人。

乾景园林乃是A股“生态园林主板第一股”,2015年上市时盈利情况甚好,上市当年即实现归母净利9333万元,股价则在2017年中旬攀上14元的历史高点。

在股价迭创新高之际,杨静所持股权几乎全部质押,回全福的质押率接近70%,二人控制的五八投资所持股权质押率高达100%。

2017下半年,上市公司营收、净利润持续走弱,2018年一度遭遇亏损,股价一路跌跌不休,跌幅一度超75%,杨静夫妇股权质押“爆仓”危机持续发酵。

2018年以来,大股东累计7次补充质押,却依然未能缓解危机。2019年9月20日,无奈选择了延期回购。股权质押危机成为乾景园林不得不卖身国资的主要原因。而乾景园林,只是众多民企因股权质押危机中“卖身”国资的案例之一。

不过,高比例的股权质押危机可能只是民企危机的一种表象,资金链岌岌可危或许是民营上市公司及其大股东们面临的更大问题。

据一位被国资控股的上市公司董秘表示,主要还是资金问题,去杠杆大背景下,民营企业的信贷资源一砍再砍,资金链非常紧张。

以刚刚“卖身”国资的东方园林为例,2018年以来,东方园林深陷债务危机:总市值128亿元,负债却高达295亿,一度险些债券违约,2019年的业绩更是变脸,前三季度巨亏近9亿元,系上市以来的首次。

诸多困境之下,2019年5月份,东方园林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夫妇又因为3.36亿元,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

2019年8月5日,东方园林实控人何巧女将16.8%股份对应的表决权无条件、不可撤销地委托给了朝阳区国资委,让出了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责任编辑:宋月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