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故事新編大家聽】青天白日(中)

故事新編大家聴logo

【故事新編大家聽】青天白日(中)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10日】

聽衆朋友您好!歡迎你來到‘故事新編大家聽’節目。我是東方。我是雪莉。 

  今天我們接着給大家講‘青天白日‘的故事。

上次我們講到認庵救了娟娘之後,一天又來到秦家花園後門, 遇到娟娘向他招手。認庵不由大喜。幾步走了過去, 那娟娘隨即打開園門, 認庵掩身而入。 只見園內假山石湖, 芳草如茵。

那娟娘說:“ 只此一次,  以報大德,可一不可再也!”  

認庵答:“ 諾!” 隨手把自己的要飯籃筐等傢什往地上一放,就上前要擁抱, 卻見這小娟娘用一塊紅色絲絹蓋住了自己的臉。 

不由得笑着說:” 小娘子容貌極美, 真真秀色可餐,吾正要欣賞飽看,怎麼到遮蓋起來了呢? 是怕羞呢還是故作忸怩呢? “ 

沒想到那娟娘也不拿下那塊絹巾來, 只是一雙纖指向上指着天空:”雖說是報恩,終究是越禮。 青天白日, 不怕神明嗎?“ 

 這一句話娟娘是細聲細語說出,認庵聽來卻宛如晴天響雷,聲如棒喝,一下子那個情魔驟然潛逃,無蹤無影。只覺渾身汗出,急遽起身,嘴裏說着:“ 你畏神明, 難道我就不畏懼神明嗎?“ 急忙撿起自己用的竹竿子, 要飯籃子, 嘴裏喃喃的說着”青天白日青天白日“ 這四個字, 速速出門而去,就像逃跑一樣。

 遠遠的聽那個小婢女的聲音:” 請君子每天中午來,我會把自己的飯食和你分享, 以免你捱餓。“

 認庵閉着眼一通狂奔, 也不知道那個園門關了沒關, 也沒聽那個小女孩說了些什麼。 一路狂奔, 氣喘吁吁, 竟一直跑到自己那個小窩棚才住腳。 一屁股坐在地下, 看着父母的墳墓, 心裏連說好險! 一時貪戀美色, 差點失腳成了那不忠不義違天悖理的之人!

        第二天一早認庵與往常一樣上街乞討賣唱。迎面來了一個算命的。 平日裏在街上也曾照面, 只是沒有打過招呼說過話。 這個算命的打量了打量認庵,面上露出訝異之色。對認庵道:“ 哎, 小乞丐, 你過來, 讓我好好相相你。 平日裏只見你臉上有兩道晦紋, 如今晦紋不見, 卻在眉下添了一道陰紋。我算定你在第三十六天的時候, 必有非常之好運。“ 

認庵不由得苦笑道:” 小子每天只是唱蓮花落乞討爲生, 能餬口度日免受飢寒已經知足了,哪裏還敢妄想象李娃傳裏的滎陽公子的奇遇嗎?“ 

這相面的先生擺手說:” 不然不然, 假若我說的應驗了, 你要付我酬金多少? “ 

答說:“ 十千。可是如果不應驗又當如何?” 

這相面的用手指着自己的眼睛, 說:“ 不應驗, 挖我的雙眼給你 !” 

認庵不由得笑道:“ 得, 先生的眼睛危險了!” 

到了第三十五天頭上, 認庵找到相面先生說: “ 先生的眼睛權且再寄放您的臉上一宿吧。” 

那相面先生又仔細的看了看認庵, 拍着雙手說:“ 成了!小兄額頭紫氣透射, 主你先得財運。” 

認庵也沒當回事, 只是笑笑說:“嗯, 好吧。” 又去要飯了。 

   第二天中午,認庵正走在大街上, 忽然有人拽住他的衣衫,嘴裏問道:“ 你是月兒嗎?” 認庵自出生脖子上就有個月牙般的胎記, 所以乳名就叫月兒,但是隻有自己家人知道,這是誰呢? 

認庵回頭看是誰,怎麼知道自己的小名呢? 一看那人,衣衫華麗, 旁邊是高頭駿馬,顯然是富貴官家。就答應道:“ 是啊, 我就是月兒。” 

那人聽了, 難過的流淚,說:“ 侄兒怎麼流落至此的啊?” 

認庵忽然想到:“ 哦, 你是璧叔嗎?” 

原來真是認庵苦苦尋找的叔叔南宮璧! 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 得來全不費工夫。認庵跟了叔叔, 直到他家,只見叔叔的家也是華麗豪宅,佈置極盡奢華。認庵叩見了嬸嬸, 嬸嬸也十分高興。 說起自己幾年來的遭遇, 不由失聲痛哭。 

叔叔說:“ 早就聽說你父母雙亡,我也曾經去信詢問,卻沒有迴音。 沒想到你在這裏。 我夫妻年紀已老, 頗有財產, 就是沒有兒女, 如今有了你, 不愁後繼無人了!” 

於是吩咐婢女老媽子, 準備新衣新帽,香湯沐浴,給認庵更換一新,立時一個翩翩少年,容光煥發。一家人坐下喝茶說話, 認庵把那個相面先生的神準講給叔叔和嬸嬸, 叔叔即命取出十千錢, 叫認庵付給那個相面先生, 以示酬謝。

 認庵還想叫那個相面的來給叔叔相個面, 叔叔卻不答應。 

這樣過了大約十幾天。 一日叔叔忽然拿出千兩黃金給他, 說:“ 你年紀已過了讀書的年紀, 既然不能再走讀書趕考的路, 那麼還是要學學經商吧。給你這一千兩錢, 作本錢,你學着經商,也是個生路。 ” 

認庵說自己年輕, 沒有經驗, 又從來沒有理過財, 怕做不好糟蹋了叔叔的錢財, 推辭不做。 叔叔卻極力鼓動他, 說:“ 你就試着做, 不會虧的。” 

 於是認庵準備行裝, 包租了一條船,過江販賣上等白米,卻是大大的盈利。爲了方便, 在江北還置了房產。 過了一年回來探望叔叔, 卻發現房屋仍在,但住的人卻不是叔叔了。 已經換了主人。向新主人詢問叔叔的下落, 告訴說:“ 你走後, 你叔叔也搬往別處 去了。 至於說去了哪裏, 沒有人知道。” 

認庵茫茫然,毫無頭緒, 也不知是怎麼回事,無從找起。 心想只好先回江北 ,再慢慢查訪,同時還可給父母的墳墓掃墓祭奠。

這時租的船的船主也不斷的催促回去,認庵正好身上還有大約五百兩黃金, 就盡數買了柏油裝在船上帶回去賣。 過江後, 正值深冬,北風怒號, 江面凍冰,連着十多天不解凍。 柏油價格直線上漲,認庵又輕巧的獲利十多倍。於是他又用三千兩錢做爲本金, 在自己住房的大街上沿街開了個綢緞鋪。 招聘老成忠厚的人, 作爲夥計、出納。 管理店鋪,主掌生意。生活很是愜意。

 轉眼又是一年。 心裏惦念叔叔嬸嬸, 於是安排好家裏店面上的事情。就一個人搭了船渡江再去尋訪叔叔下落。沒想到船行到中流, 忽然變天,狂風怒號, 水浪直立,排山倒海般,霹靂大作, 電閃雷鳴。 

同一條船上共有十幾個人,大家都心慌害怕,聚在一處。擡頭望見天空中雲端裏出現四個極大極大的金字, 竟然是:“ 青天白日,“     筆畫分明, 清楚可見。 衆人都不由得雙手合十,齊聲高頌佛號, 祈求上天保佑。可這四個字還是明明白白的在那裏。空中又有雷鳴電閃, 震得船幾乎要裂開了。

衆人都急了,說:“上天已經明白示警,昭示惡人。 誰做了壞事自己知道, 快快自裁,不要連累他人!”

好,聽衆朋友, 我們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裏。謝謝您的收聽。 天空中現出‘青天白日‘四個金字,認庵怎麼辦了呢? 請您繼續收聽下一集。

         我是雪莉,我是東方, 我們下回節目再見!

責任編輯:紫君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