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縱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香港的狀況就這麼延續下去將伴隨着共產黨完蛋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10日】(主持人:石濤)

週末的時候,香港再次舉行了大遊行。應該是在818號之後第一次相當大規模的,被香港警察接受的,就是香港警察頒佈了“不反對通知書”。在整個港島再一次出現了百萬人的浪潮。最後組織者宣佈是80萬人,但這個數字受到了太多人的質疑。

就我個人來講,我個人看到他前後的描述跟他公佈的時間,他晚上8:15就公佈了遊行的人數。而在過去的時間裏面,你比如說69號、16號以至於到818號的流水式集會在維園,他都是在晚上9:0010:00才公佈真正參加的人數。所以就民陣來講,岑子傑這一次宣佈80萬人數的時間非常提前,基本上提前了一個半小時將近到兩個小時。

原因他其實最擔心的就是怕在現場跟警察發生衝突,而警察確實出現了相當挑釁的那種勁頭。比較突出的就是在銅鑼灣速龍小隊一隊人馬,在別人沒有任何不當行爲,那你說如何叫挑釁他?如果人家罵你是黑警的話,說你就是一個黨徒的話,那你認爲是僥倖的話,人家罵的黑警是罵你職業,對不對?黨徒是你自己選擇跟高級動物同流合污,其實是一種正常的稱呼,那他可能認爲是一種挑釁,所以就舉起了黑旗。

但是現場指揮的軍官,就是三個星期前在光天化日之下用普通話痛斥一位便衣的軍人,說你侮辱軍人,你是軍人嗎?你是侮辱軍人等等等等等,你不配是個軍人。軍人,中國人民解放軍來到了香港本地,打扮喬裝穿上香港警察的服裝,以不擇手段的方式把香港港島作爲戰爭場所,那所有像中共說“不”的人都成爲這些穿着軍裝的不擇手段得人的心目中的祖國的敵人,這就是他的定位。

如果不是這種定位的話,作爲警察、作爲軍人,他不應該講出這樣的話。所以他透顯出在他的內部定格當中,把香港人的抗爭作爲一場戰爭,一場推翻中共的戰爭。實際的狀況,你也不能說人家錯,“天滅中共”也是香港人喊出來的。所以在128號的大遊行中,當岑子傑宣佈80萬之後,很多人反對。

那我自己就對比了69號、16號、818號,那警察公佈的數據跟當時民陣公佈的數據做出比較之後,因爲1218號警察認爲現場最高峯出現了18萬人,作爲這樣的對比來講,如果最高峯的一個時間點就出現18萬人的話,那他下午2:00一直到晚上8:00,那不可能是這麼少人,所以我個人推算225萬。

按照警察公佈的18萬的數據,你對比當時在維園818be water,民陣宣佈170萬人,那警察宣佈12萬人。所以在這樣的一個相應的對比之下,616號是200萬人,那警察宣佈33.4萬人,這是他自己宣佈的數據了。所以你如果按照這樣的對比走到今天,應該是200多萬人。那後來很多香港的朋友認爲超過200萬人這個數字是合理的,以各種不同的方式。

人民日報也宣佈說這個香港人民選擇了和平遊行的方式來驅除暴力,它很有趣。它宣傳的概念是想分化香港街頭的勇武派跟和理非派,想給區別開。但在當天的遊行當中,大家沒有任何暴力上的衝突。沒有警察就沒有暴力,這基本上是共識的。有人去襲擊高等法院跟中級法院,扔燃燒瓶,那個手法相當於71號一開始的個別人衝擊立法會的手法,栽贓。栽贓的鼻祖是妲己,妲己最開始害掉姜皇后的時候是栽贓。所以她要做皇后,那她就把這個姜皇后以栽贓的方式最終殺掉她。

中共的手法就是孽障這種妖怪淫邪的手法,來自於非人類的動物。那個放火的概念,不被任何人接受,所以在它的整個環境中,連人民日報都羞於去提到那件事情。但是它用了個詞很逗,它說香港人選擇和平遊行的方式讓香港能夠迴歸理性,但它隻字不提在整個遊行中叫“驅逐港共,天滅中共,還我自由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時代革命,光復香港”,所有這些口號它都不提。那也就是說天滅中共,那在它的眼睛裏到底是暴力的還是和平的?對不對?“時代革命”代表着一種時間的概念,代表着“槍桿子裏頭出政權的”中共的政權將死於、將完結於“時代革命”。

這是一個人的現實環境中的表達。所以應該講128號整個的遊行是相當超然的。而且我前面跟大家解釋過,在美國的香港人權法已經通過的背景之下,在區議會選舉對中共政權的人馬毀滅性打擊的背景之下,在今天的香港街頭不需要再有一種,怎麼說呢,它的遊行的概念是一種半年來總結的概念,一種結果的概念。結果的概念就是招鬼上身的習近平對香港、對“與神同行”的人完全不瞭解,也不知道如何應對,所以纔出現了那個場面。就目前而言,我以爲可能香港的狀況就這麼延續下去,就是這個狀況。那這個狀況的延續的本身,也將意味着一直伴隨着共產黨完蛋,我個人覺得會伴隨着共產黨完蛋

與此同時,這個星期日,中美貿易協議的第一階段的所謂的協議的最後的期限,1215號,就到期了。按照川普公開承諾的講法,如果不能簽署第一部分的中美貿易協議的話,那這個週末星期日將自動啓動1560億中國進口產品的15%的關稅,這是最後一批還沒有可以關稅的部分。

這其中包括手機等所有這些智能化產品,那這些產品很多東西都是在中國大陸生產的。這是他的加以制裁的原由。就目前來講,很難看到他能簽署協議。因爲協議的簽署,是應該按照川普一直堅持,是川普跟習近平兩個人簽署,那才叫協議,別人籤不管用。

而美國的商業電視臺的著名的主持人,這個人叫Cramer,《瘋狂金錢》這欄節目的主持者,他在連續兩天到三天,他說今天的川普總統有着絕對的理由可以從談判桌上走開,他不需要中美貿易協議。因爲美國的經濟是他認爲他一生中見到的最好的狀況,失業率達到3.5%100個應該工作的美國人當中只有3.5個人沒有工作,吃政府救濟,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那也就是說政府救濟的本身囤積了大批的錢財,沒有人吃救濟,都在工作,那美國的勞工市場應該出現了短缺。所以在每個星期或者兩個星期計數的有關美國工資的問題、人員工資的問題持續在增長,但卻又見不到任何的通貨膨脹。美國工資的增長跟在中國製造的產品來到美國加徵關稅這樣的概念是相互等同、持衡的。也就是美國工資的增長已經吞掉了因爲關稅的增長造成的物價的上漲,所以他說幾乎沒有通貨膨脹,從來沒有見過的如此好的經濟狀況。

反過來說,今天的川普完全拋棄掉中國市場,制裁中共國,拒絕它的資金過來,拒絕它的產品,那美國的經濟已經完成了從川普上任之前過度依賴中共國,到今天這個過渡過程已經結束了,其實是這麼個時間概念。也就是講說川普在展開貿易戰的過程中已經取得了決定性勝利,他的勝利的概念是指讓美國再偉大。

他纔不管中共國如何,那個跟我沒關係,你死不死,爛不爛,活該,他基本上是這個態度。但是,川普有他自己的風格,所以這是我們看到非常強烈的一種態度。那也就變成了今天的川普在面對中美貿易協議的時候,他的空間,他的所運作的空間的這個幅度非常大。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川普:與中國在敲定貿易協協議方面進展良好》。這個表述基本是他一貫的,這個表述貫穿了整個貿易戰的過程。在他所有的沒有做出決定之前,都是進展良好,而任何的決定都是他在屋子裏咔嚓一把就完了。當他做的時候,他不再說了。

當他說的時候,說明這事兒根本沒定格呢。川普星期一表示在敲定貿易協議方面進展良好,而美國對中共國輸美產品加徵新關稅的時間越來越近。1560億的產品是最後一批,那目前正在第一階段進行磋商,緩和爭端,最終能否?目前不知道,原定新關稅將在15號生效。庫德洛上星期五說雙方正在進行緊張談判,川普將對進口關稅作出最終的決定,那涉及到手機、電腦、玩具跟服裝。

那這一部分,本來是十月份,他推遲到1215號,是因爲他要去照顧到他在對中共國的關稅的本身,同時要兼顧美國民衆過年過節的購買的概念,所以他不想影響,他就把加徵關稅的時間往後延了。所以這其中表示整個貿易戰本身是由川普來主控的,他可以加稅,他可以不加稅,所有這些東西是這麼個主控辦法。

上星期五北京免除了部分從美國進口的大豆跟豬肉的關稅,此舉被認爲是一種善意。是因爲它同樣也過年了,中共國同樣過年了,它扛不住了,豬肉是奢侈品了。雙方貿易條款明顯分歧,中共國要求取消對價值3750億美元的輸美商品徵收的部分關稅,還要求取消15號對其價值1560億美元的剩餘輸美商品徵收的關稅。所以這個做法其實就是習近平就是把川普當傻瓜玩,其實就是這麼回事,沒什麼可講的。

美國商業電視臺的那個主持人就明確講,那個老頭他是川普的朋友,他說習近平在背後捅了川普的刀子,捅了川普一刀,而且他的做法是對川普的一種羞辱,對川普的羞辱就是對美國的羞侮、侮辱。所以他用的詞就是侮辱跟羞辱以及挑釁的做法,就用這樣的詞。所以這是今天所有人都明白的一個概念。習近平用了中共的價值觀,以承諾的手段達到欺騙的目的,來贏取時間,想要做成他所做的事情,僅此而已。所以就墮落成一個完全是以自己的承諾作爲欺騙手段的這麼一個他自以爲是君王的人。這東西都是從妖孽那兒過來的,你往前追,說中國的歷朝歷代,你不用,你往前追一定追到商朝上。

與此同時,《蘋果公司擔心被控竊密的前員工已經逃往中國》。兩名中國出生的被控盜竊蘋果公司商業機密的前僱員,在其所在位置沒有監控的情況下,會在審判前逃跑。在北加州的美國地區法院聽證會上,檢察官表示蘋果的前僱員張小浪跟陳繼忠應當繼續接受監控,因爲他們有潛逃的風險。

他們偷竊的內容,是張小浪偷竊了自動駕駛汽車的研究項目,他把這樣的東西保存下來,轉給了在中國的一家跟蘋果公司競爭的公司,去年試圖登上一架班機飛往中國時把他抓了。那另外一個人是從蘋果公司的電腦下載了2000多個文檔,包括截屏圖片意圖、圖表、手冊,那今年1月份抓捕的他。所以這種事情,其實在很多從中國來到歐美國家工作的人,那他們很多人去願意賣這東西。

在任何一個環境下都可以看到,我個人就碰到過類似的直接這樣的人在一些手機公司,就是慫恿別人。你比如說你是修手機的,他一定有手機的線路圖,他就慫恿說把那圖偷出來,弄出來能賣錢的。偷、搶、騙與被共產黨宣傳的人,你讀了30年書,但你是個偷搶騙的東西。

在今天的大陸人中,這是生財賺錢的渠道,他不認爲他卑鄙、下流跟無恥。偷的是公家的,偷的是蘋果的,又沒偷你們家的,關你什麼事兒?這個東西在馬路上到處可以見到這人,管你石濤什麼事啊?我偷的是蘋果,又沒偷你們家,你多管閒事,狗拿耗子多管閒事,說的擲地有聲。所以就生命的角度來講,作爲一個人是被神造的,誠實是第一選擇的。但當他只剩下肉的時候,他會有充足的理由來表明自己的聰明才智,以他偷竊、剽竊、騙取、栽贓的手段。

這就是今天共產黨框下的相當一部分人的三觀與生命價值。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