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12月11日 香港之窗

香港之窗

12月11日 香港之窗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11日】(本台记者蔚冰综合报导)我们先来看,香港监警会里面的国际专家,为什么突然全体辞职?要弄清楚这个问题,我们还真得先把一些概念弄清楚,监警会、检讨委员会、独立调查委员会,半年来的警察烂暴已经接近失控,港人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诉求也变得最强烈最迫切。林郑月娥则一直声称有监警会在,没必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是监警会根本就是政府成立的,那么自己人查自己人哪里有公信力,为了显得公平客观,政府的这个监警会中还聘请了来自不同国家的国际知名的专家,这5人专家小组在工作中发现他们根本没有独立调查的权利所以起不了监察警察的作用,在11月份这个小组就已经曾发表声明警告说,他们没有获得任何权力取证,什么也做不了,也就是做不到符合国际监警组织的标准。但政府不理,他们就全体正式辞职。不得已不久前林郑说成立检讨委员会,依然不肯独立调查。

民主派召集人陈淑庄形容,专家小组「跳船」的决定就好像是「扇了林郑月娥一巴掌」,她认为香港政府的国际声誉已经被损毁。【辞职监警会】 专家小组在11月已经警告过政府了,也提醒了监警会需要什么权力,说如果没有相关的权力根本就做不了调查,而且不能向提供资料的人做出保护,他们跳船的决定对香港在国际社会上的声誉绝对有影响,不久林郑又要到北京汇报工作了,我再一次提醒她别再混淆视听,又说要等监警会除了报告看看怎么样,又说什么所谓的检讨委员会,这些都没有合适的程序,也不是回应5大诉求,我们一直说的就是根据香港法例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这个委员会不但有传召权,不但可以搜证,还可以独立于监警会,不受警方干涉影响的独立运作。

这让我想起了不久前一名警察的妻子站了出来,她接受港台节目《视点31》访问时,指责政府一手摧毁警察在所有市民心目中的形象,她坦言,警察每星期「最大量」的工作都似是做政治打手,她透露,很多警察都很不满意这次行动中的一些手法,警察在市民心目中的形象大不如前,连带纪律部队人员宿舍都成为攻击目标。她举例说,她也是住在纪律部队人员宿舍的,宿舍本身有几个出口,但大多都封闭了,现时只馀下一个,宿舍外围亦有设置水马。她说也想搬走,因为他们很怕被标签为警察。他说,很多人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将来也做警察,在学校里读书也被同学嘲笑说是他们的父母是黑警。她认为,警察如今成为了过街老鼠,都是背后的林郑月娥领导的利用了警察作恶导致的。所以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设立独立团队查出所有真相,不要再以警队作为挡箭牌。

其实这位警嫂的勇气值得敬佩,更点出了问题的关键。我们看到香港政府想尽办法维护警察,纵容警暴的原因其实很清楚,就是最前缐的香港警察做了政府的打手。我们用堵马路来举例说明,有人说示威者堵路、警察维持「社会秩序或安宁」抓人打人有什么错?这样说,如果一群流氓堵路,影响「社会秩序」抓他们甚至必要时使用武力是合情合理的做法,警察清场后,破坏份子被告上法庭坐牢,不管是警察还是犯法者都没有政治后果。但香港抗争运动的行为可不是一般的闹事而是出于政治诉求,示威者的走上街头表达意见造成了堵路是政治抗争产生的副产品,并且主体都是和平理性的行为,这种行为的出现如果闭着眼睛就是不理他的背后原因,一律从「社会秩序」角度出发,抓人打人扣上暴动罪,那只能是治标不治本,对解决一项源自政治诉求的问题,于是无补,处理手法在法律上正确,不等如在政治上可被接受,将犯法的人囚禁起来,就是天下太平了吗?

当示威者堵路原因是出于政治,警察还是用维持社会秩序去处理,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警察还会变成示威者的敌人,甚至难以避免地令警方在事件中负上直接责任,兼且因为具备武力成份,后果便可大可小。因为处理政治事件,若非警方责任,警方就被视作被政治利用的工具,而所谓的工具,便是武力。表面看,警察成为了夹在政府与抗争者之间的最委屈的一方,两面不是人,其实还没这么简单,还是那句话,所谓「政治问题,政治解决」警察的角色成为了参与者之一,所以说这场运动中警察的「清场」任务已经没有了维持社会治安的那种「神圣」感。他们正在做一些无法成功的所谓任务。

再来关注一下,国际人权日港人的集会。事实上,港人的集会已经常态化了,所以工作日周末都有大大小小的自发的或预先准备的集会活动。11日国际人权日这一天。一个女孩子告诉英文大纪元记者作为抗争者他们只是表达他们的诉求而已。

【小姑娘韩国1】你可以看到我们和平,我们只是想表达我们的意见和感受,警察觉得我们会用暴力就用暴力打压我们抗争者,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半,所以有时候我们也用了暴力,但只是为了为了保护我们自己,而不是为了伤害使用暴力的警察。  

一名急救员也参加了集会,她经常出入最危险的抗争最前缐,不少画面令人难忘,那么警察时如何对待急救员的呢,她说,警察一直以来都是在阻碍她们的救援工作

【急救1】一直是的,有时警察抓到的抗争者完全没有了意识,我过去想查看被捕者的呼吸或血压什么的,他们总是拒绝的,他们用盾牌推开我大声叫嚷,即时我站在旁边,他们也会用枪或胡椒喷雾指着我叫我离开,我说我什么也不做就是想帮帮受伤者而已,我可以放下所有我身上的东西, 我就是询问一下伤者,但每一次警察都不允许。【急救2】有一个女孩被捕前,我看到她因为路上的障碍物不小心摔倒了,我相信她的膝盖应该是受伤了,我扶起她说赶紧走,警察来了,她说她的脚很疼跑不了,我还是扶起她尝试离开,但然后警察开枪打中了她的臀部她再有跑不了了, 后来警察推开我把她抓走了。

一位冯女士说,自己本来是从来也不会参加游行示威的,但这次也不得不出来了。

【冯师奶一定要自由 1】是什么动力令我参与呢件事, 系我见到啲小朋友畀人打得好惨呀,呢样嘢系令到我安视觉得, 一定要出嚟系就算啲人有得多你一个唔多少一个唔少其实因为我老公都要返工佢, 陪到我都会陪陪唔到我嘅我当时一个人出嚟, 但系我会觉得呢个就系集合一个力量啰, 咁如果小朋友出事,佢哋已经好保护我哋啦, 我哋连咁嘅嘢都做唔到嘅我哋对唔住一班付出咗嘅人啰。

冯女士还说,原来香港人在国际上已经成了英雄了,她发现在去其他国家旅行,一说是香港人,人家都表示很支持香港人的民主抗争运动。【冯师奶一定要自由 2】

我哋都畀人问过好多次, 人哋说原来你们是香港人呀, 就会讲雨伞,我哋而家香港的代号就叫做雨伞咁样, 咁今次呢件事我就唔知佢哋再用啲咩代号称呼我哋啰, 但系好多人都系会说support我哋啰。

在国际人权日集会上,还有一名非常年轻的韩国学生,他来到香港亲身体验举世震惊的反送中运动,他认为每个人都应该为我们的天赋人权而抗争,但是中国大陆里面的民众他们被宣传机器迷惑欺骗,但应该想办法去寻找真相,他说很理解中国大陆的人们的难处。【小姑娘韩国2】我听到大部分的人都是支持香港抗争者的,但是我也有不少中国大陆朋友,但他们都是在海外的,他们都反对香港人的这场运动, 我不清楚在中国大陆以内的人是怎么想的,可能因为他们说了反对政府的话会惹麻烦,我希望,或许中国大陆的人他们很像更多的自由表达自己的看法,但他们不能走出恐惧,就好像香港的抗争者他们就是害怕将来也面临中国大陆人一样的恐惧。

香港资深跨媒体时事评论员认为这次的运动进一步的把香港被提到国际社会关注的层面【刘细良】「特别是经过半年来警察的暴力,而香港人依然一往无前的走上街头,我觉得这是最大最大的信息,是给国际社会的信息而不是给香港政府,由国际政府再向中国香港政府施压。」

除了以上的2个重点消息,我们可以关注的是,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到澳门出席回归20周年庆典,在这之前,林郑月娥回去北京汇报工作,那么到底中共政府会怎么解决举世瞩目的香港乱局,我们会密切·关注。

责任编辑:中国新闻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