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人民幣 美聯社圖片
人民幣國際化程度比不上印度盧比。(美聯社圖片)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11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國際清算銀行本週提供的數據,人民幣國際地位不如印度盧比。數據顯示,人民幣佔世界所有貨幣的交易比重,僅從 2016 年的 4%,微幅增加至 4.3%,說明人民幣國際化進展非常緩慢。

印度盧比國際化程度高於人民幣

《華爾街日報》12月11日報道,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本週重點列出的數據顯示,人民幣國際地位遠不如想象的那麼重要。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9年早些時候發佈的數據顯示,中國以美元結算的貿易額佔其貿易總額的比例高於所有其他接受評估的國家。就連巴西和印尼這樣的新興市場在使用貨幣進行結算方面也表現出了更大的多樣性。

數據顯示,人民幣在貿易結算中的增長並不理想:2016年4月至2019年4月,境外的人民幣交易額增長25.3%。儘管比較基數較高,但這一增幅低於印度盧比巴西雷亞爾、韓圓或俄羅斯盧布交易額的增幅。

國際清算銀行最新數據顯示,相對於各自的進出口規模,人民幣在外匯結算中的作用小於印度盧比

人民幣與印度盧比
人民幣國際化程度不如印度盧比。

報道說,有關人民幣國際化的消息一開始往往會被廣泛報道,但很少有跟進的報道,似乎人民幣國際化在持續推進之中。但人民幣國際化的許多舉措實際上陷入停滯狀態,或者半途而廢。而有關人民幣國際金融體系中作用的討論空有熱度,但缺少實際進展。

人民幣在國際上實際使用情況的數據,以及過去10年人民幣極其緩慢的發展過程,可以清楚的知道,相對於中國作爲全球最大貿易國的規模,人民幣遠遠難以發揮國際結算貨幣的作用。

數據顯示,人民幣佔世界所有貨幣的交易比重,僅從 2016 年的 4%,微幅增加至 4.3%。顯示人民幣想演變成國際貨幣的進展,非常緩慢。

相比之下,美元仍是世界最主要貨幣,2019年4月每日6.6萬億美元的外匯交易量比重中,美元佔比高達 88%,與三年前相比幾無變化。第二大爲歐元,佔比 32%,第三爲 17% 的日圓。

新興市場貨幣的使用量繼續增加,佔全球交易額的25%,接近歐元32%的比重。就交易價值而言,人民幣活動增加了40%,達到2840億美元,但與之前的調查不同,人民幣增速沒有以足夠的幅度超過市場整體增速,因此無法在排行榜中上升。

報道指出,一種貨幣在國際上的使用程度取決於持幣人可以用這種貨幣做什麼。就人民幣而言,基本封閉的資本賬戶和投機性極強的資產市場相對來講不太有吸引力。

人民幣國際化實爲輸出過剩產能

中共近期以“一帶一路”爲路徑輸出中國的過剩產能,同時希望將人民幣提升爲參與國際政治的核心要素,藉此推動人民幣的國際化。中共官員們也表示人民幣的定位是貿易和金融領域的美元替代貨幣,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三年前也正式給予人民幣美元歐元、日圓和英鎊同等的“儲備”貨幣地位。

中國著名歷史學家章立凡曾指出,人民幣國際化就是史上最愚蠢的騙局。

章立凡談人民幣國際化
章立凡談人民幣國際化。

始於2015年年中的一些事件也損害了市場對人民幣的信任,包括中國股市崩盤後一次引發負面影響的人民幣貶值。人民幣拋售導致中國央行的外匯儲備在兩年多一點的時間裏大幅下降約一萬億美元

人民幣國際化的根本制約因素

人民幣不具有獨立發行權,這從根本上制約了人民幣的國際化。

中國金融學家、央行前副行長吳曉靈解釋說,中國貨幣發行90%以上是通過貿易順差強制結匯,並以美元爲結算貨幣,這就使中國間接喪失了貨幣發行的自主權。

中歐FMBA特邀張逸民教授也說,人民幣不是獨立貨幣,人民幣的發行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元的流動,從某種意義上說,人民幣的發行不是由中國央行決定的,而是由美元的跨境流動決定的。因此,人民幣國際化首先要解決人民幣的獨立發行機制。而現在人民幣的發行,外匯儲備是最主要的因素。

不過,中共的外匯儲備實際已經大幅縮水。

2019年10月25日,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魏傑在北京一個管理高峯論壇上說,9月外匯儲備量已經從3.1萬億降到了3.09萬億。

魏傑表示,外匯供給的來源一個是自己賺的錢,一個是借來的錢,還有一個是外資進入中國帶來的錢。“這三種錢裏面,實際上真正能動用的錢,我看了一下,有幾千億美元左右。外匯供給一旦出現波動,就必然影響到本幣,影響到國內的資金供給。”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