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涛纵横
评论员石涛

【石涛纵横】港生评论引风暴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11日】(主持人:石涛)

再过一个月,台湾进行大选,大概是2020111号投票,时间过得太快了。那作为台湾大选来讲,主要就是民进党跟国民党之间的竞争,中间还有宋楚瑜,这是亲民党。那宋楚瑜构不成太大的挑战,他是原来从国民党分离出来的,成立了亲民党。这样就造成了在今天特别是香港事件的背景之下,而美国跟中共政权直接越来越明显的进入了一个冷战的背景之下,台湾大选就成为了相当瞩目的焦点。我相信今天更多的朋友可能意识到就是天灭中共这本身的概念,有可能会在台湾的大选本身上,展现出它的一面。

就像我们提到的斩妖除魔,是对生命的认识。而斩妖除魔的现实中的表现是这个人被干掉。妲己就是被斩妖除魔的,但是擦掉她的时候是用了法器,那是陆压的法器,用了法器毁掉了她人的这一面。我不知道多少朋友能理解这个含义。就是说人是神造的,所以没有任何生命能够去摧毁人的环境,一定吻合人的环境。那即使不同层面有本事的人在人的环境中,他也不能乱来的。乱来的很多就是不咋地的,我常说那王林他有本事,他表面乱来,这事不好办。所以我跟大家解释过,王林那么大的本事,他救不了自己的命。

中共甭管什么原因决定抛弃他的时候,他就一点招都没有,对吧?所以我解释过,那警察到他们家去抓他的时候,他一伸手裤子一脱,穿着裤衩一变,如果这几个警察从后脖梗子每个人窜出一条蛇来,早吓跑了,还抓他?谁也不会抓他的,他咋不好使呢?那女演员来了,他把裤子一脱,垮蛇就出来了,你说那是什么东西?谁都可以正常这么想,这没错勒。马云本事再大,见着他就怂了,没他那本事,对不对?所以这就是在我眼里我觉得很有趣很有趣的,大家要从中能够品味这个含义。就是王林本事再大,他能把这些人全骗了,但是到时候他该完了也完了。

那同样的道理,所以在台湾,那大选就出现了一个现实的状况,那这个状况现在挺有趣的。我昨天看到苹果日报的一个民间调查,蔡英文民间调查支持率是50.8%,这个太高,这个非常高了。代表国民党的韩国瑜15.2%,宋楚瑜可能6.3%,拉开的差距太大了。那韩国瑜拉开差距太大,其实也就是最近这一两个月。在2019年的年初的时候,蔡英文几乎就没有任何机会,当时的民进党还在讨论是不是由别人代替蔡英文,包括现在的他的搭档。

当时赖清德也曾经在民进党内挑战过蔡英文,就是因为蔡英文几乎不可能获胜。她在执政的过程中,国内的某些政策应该是不被台湾人接受,从而台湾人不愿意接受她。但是随着69号的香港的大游行的出现,半年过来。而习近平在年初提出的香港实施的“一国两制”的方针,适用于对台湾的收复,而且强调不放弃武力解放台湾。

当习近平这样的意思都表达出来之后,在香港的过程中,他处理香港的过程中,就等于是习近平倾其国力,用尽所有办法,帮助蔡英文,帮助民进党,取得今天的民调的结果和在台湾的支持的结果。我相信所有人都承认这是事实。

那你说国民党也好,韩国瑜也好,我个人不去对他们个人本身和党派的政策不作任何评价。因为我觉得太多台湾太情感了。你一说这个,他就不干。你必须支持谁,你不应该支持谁,我们就做一个评价,对不对?你必须要如何如何。那个艮劲儿跟共产党党文化那艮劲儿很类似的。所以我个人觉得没意思,在我眼睛里一点儿意思没有。我还是那一句话说,政治是狗屁,是人的环境中最脏的动西。但在今天的环境中,在中华民国的环境中,谁跟共产党走,谁就是助纣为虐,必将倒血霉,倒他八辈的血霉。

有人说你够狠的,原来说倒血霉就完了,你现在叫倒他八辈的血霉。你记住香港人喊出来的叫“天灭中共”。那妲己被杀的时候是用陆压的葫芦杀的,这头杀她的女人身,另外杀她的妖怪那一面。是今天我们遇到了这样的环境,你今天帮助共产党走,你不是倒你八辈的血霉吗?连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都倒你的霉。欺师灭祖,原因是什么?原因就是看到了这边妲己的女人的身体,你受不了,比猪还笨吗?所以不是咱说的,是你理解不了。

那《封神演义》最后商朝结束的时候,纣王先死的,妲己后死的,对不对?妲己那人杀不了,人家有本事。那傻老爷们拿刀过去,没走跟前人家,回头咔嚓,老爷们就绥了。所以今天为什么有些人在面对共产党的一切,与共产党绑在一起的某些生命,你不能碰,碰着他就不干,啪啪啪疯了似的,跟那一样的。失去了自己生命的尊严跟理智,真的,跟那一样。就像说那妲己一回头,那个老爷们就绥了一样。他受不了妖气,他受不了那种非常浓重的那种妖氛,他喜欢那东西,他内心中觉得他要那东西,一要就完蛋,对吧?不是说那人都得说那个妖魔鬼怪上身了,蹲在后头,蹲着一个,不是。

你心里有所想,它就借力打力,把你勾过去了,不是叫隔山打牛嘛。其实人家那妖气也是隔山打牛,她不隔山打牛,妲己回头看你一眼,那五个男人怎么全绥了?不是跟隔山打牛是一样吗?他又没碰她,他没拉她手,她更没倒他怀里头,没有,看到她就完了。你心有所想,目有所及,俩人碰到一块,垮你就死了。实际就是这个喽,你说不信,不信那人家王林咔嚓蛇出来了,对不对?你不信那个,他出来了。

这就是今天很多中国人面对现实的环境,现实的事情,只注重利益,别的都不管,就剩这一块肉他的愚蠢的表达,但他觉得是自己是最聪明的。所以我以为在台湾的问题上是类似的,所以当习近平代表着中共拿出他的政策的时候,就把中华民国在现实的环境中,人们不去考虑他的能力,不去考虑任何,只考虑这个人或者他代表的团体是不是反共的?是不是吻合的天灭中共的这样的天象?吻合者必胜,这就是现实。

人们不是说不对,你得注重人中利益。那妲己就不该被杀,你弄回家当媳妇儿去,这是注重人间利益,所以你死就像猪一样死掉了。那今天的民进党就等于是拜托了习近平的做法,那她在作为执政来讲,在大选的过程中,就出现了这种场面。那至于说韩国瑜为什么这样?咱不知道,我只能说不知道。那中共确实平铺直述的把今天的中华民国的民进党当成它彻骨的敌人,就像今天它对待香港民众是一样。

网上有篇报道文章题目这么说的,结果在昨天出了一个事情:《蔡英文不接受用港人鲜血选票的批评》,这是美国之音的报道。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这是两个媒体,但都跟美国政府有关系:《民进党以港人鲜血选票港生评论引风暴道歉难止蓝绿攻防》。

咱就这么看,《蔡英文不接受用港人鲜血选票的批评》写这篇文章的人十有八九是大陆来的。那写这篇文章的人,他在阐述着这件事情他所知道的前后始末。舆论是凭借人的思想看法与观点来表达的,心里不干净,跟共产党走,那这样的看法就是蔡英文有问题。平铺直述蔡英文有问题,这个概念在阐述着事实的真相,香港学生评价有问题了,她知道有问题,她道歉了。但是在台湾已经引起了风波。

咱们节目中早跟大家介绍过美国知音里头一定有很多大陆来的,甭管是清华的、北大的、复旦的,他都是在党的熏陶下,也就是在妖氛,妖怪氛围的影响下,增长自己的知识,当他不能与神同行的时候,当他还在无神论的背景之下,他就这么干,那妖怪离不开。

蔡英文10号出席亚洲民主人权颁奖典礼接受记者询问时表示:那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让台湾人民更加警觉珍惜自由跟民主,以更大的力量来保护。韩国瑜质疑蔡英文把香港当成换取选票的工具。与此同时,香港的学生会的主席,这个人叫方仲贤批评说:民进党用港人的鲜血换取选票。方仲贤后来道歉了,方仲贤在抗争的过程中呢,曾经他兜里装的那个镭射笔被警察抓是一个人。

但是当他表达出民进党用港人的鲜血换取选票的时候,它的背景就是大概几百名香港学生逃到了台湾,希望在台湾获得保护。而现在的台湾政府在接受香港学生逃到台湾的问题上,在舆论评价中认为它比较暧昧,就是说它不是完全敞开国门,来多少香港学生,你来吧,都叫政治避难。它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非常小心。

那在舆论上认为台湾在做这件事情上保守,所以出现了这种类似的说法,叫香港人的鲜血换取选票,它的关节点在利益上。那最大的问题,一切在香港的苦难都是习近平、共产党、香港的政府造成的。那作为中华民国而言,它只能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尽它最大的能力的可能,去展现它的包容,与人与神站在一起,反共,对吧?那在具体做法中当然有它具体的做法,所以方仲贤的说法是欠妥的,这个话是不能这么说的,所以他后来自己道歉了,在这篇文章里就讲他道歉了。

但是这里麻烦,就是韩国瑜说质疑蔡英文把香港当成换取选票的工具。中共在处理香港问题上最大限度的拉升了替蔡英文做广告。这是习近平把韩国瑜耍了、坑了,坑到奶奶家了,对吧?如果韩国瑜倒霉,是倒在他习近平脑袋上。韩国瑜又不敢说习近平,他只能这么去说。这是不应该的,我跟你说这是不应该的。

这个说法,韩国瑜再次把自己放在了与中共的利益等同的环境。你不能把别人当傻瓜骗,对不对?那香港的学生有他自己的情感,也就是说方仲贤本身已经是被警察抓过的,个人都可能有自己的想法,或者是这样,或者是那样。但那将台湾在接受逃难的学生本身有着保守的态度,那是另外一回事。所以我讲说,同时你可以看到美国之音在报道当中,大陆人。

我不认为美国之音里面没有共产党的特务。这个报道是很简单的直述的报道,会给人们感觉是有问题,感觉上它在与中共有着同样的价值观。

黄之锋:港台都受到中共的压迫,是命运的共同体,香港已经感受到“一国两制”的崩溃,所以不能在台湾落实。在它这篇报道当中就讲的非常的全了,就谈到了不少示威者想逃到台湾去。它在描绘的时候,只说一名香港学生代表,它没用方仲贤的名字。

这是作为媒体在面对“天灭中共”的现实环境中,它在把握分寸的时候,很显然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他在把握分寸的时候,极具人的善良。所以这是一个前前后后刚刚发生的事情。蔡英文的说法说:使得一名上周才到台湾游说推行难民法的香港学生十分失望,他在回来后在facebook上讲了这番话。

蔡英文自己在大概20年前还是30年前曾经草拟了一个相关的法律,在中华民国处理台湾跟澳门的人来到中华民国的内容当中,那是她当时起草的,她认为那条法律已经包含了有关难民的成分,所以她不认为可以再去树立新的中华民国的难民法。

香港学生的言论遭到了正反双面的灌爆,引发了港台内讧分化危机。这出现了相当大的动荡。所以这个学生代表,因为他的身份,他又被抓过,他又是学生会主席,所以引发人们的思考,而他在评价当中很显然有着相当的感情的成分。韩国瑜酸对手“把香港当成换取选票的工具”,所以这是就我个人来讲。

我觉得这个太跌价了。作为总统竞选者来讲,有些东西他不敢说,他为什么不敢说这个东西是因为习近平在香港的政策造成了今天台湾民众的觉醒呢?关键点在这里。所以大家在看到同一件事情的时候,今天的环境,最大的善就是跟随“天灭中共”。在跟随“天灭中共”中,有些人窃取个人的利益,发过来维护中共,你就是最大的恶。结党营私,瞎掰。政治,就是垃圾。今天只是善恶的选择。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