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縱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港生評論引風暴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11日】(主持人:石濤)

再過一個月,臺灣進行大選,大概是2020111號投票,時間過得太快了。那作爲臺灣大選來講,主要就是民進黨跟國民黨之間的競爭,中間還有宋楚瑜,這是親民黨。那宋楚瑜構不成太大的挑戰,他是原來從國民黨分離出來的,成立了親民黨。這樣就造成了在今天特別是香港事件的背景之下,而美國跟中共政權直接越來越明顯的進入了一個冷戰的背景之下,臺灣大選就成爲了相當矚目的焦點。我相信今天更多的朋友可能意識到就是天滅中共這本身的概念,有可能會在臺灣的大選本身上,展現出它的一面。

就像我們提到的斬妖除魔,是對生命的認識。而斬妖除魔的現實中的表現是這個人被幹掉。妲己就是被斬妖除魔的,但是擦掉她的時候是用了法器,那是陸壓的法器,用了法器毀掉了她人的這一面。我不知道多少朋友能理解這個含義。就是說人是神造的,所以沒有任何生命能夠去摧毀人的環境,一定吻合人的環境。那即使不同層面有本事的人在人的環境中,他也不能亂來的。亂來的很多就是不咋地的,我常說那王林他有本事,他表面亂來,這事不好辦。所以我跟大家解釋過,王林那麼大的本事,他救不了自己的命。

中共甭管什麼原因決定拋棄他的時候,他就一點招都沒有,對吧?所以我解釋過,那警察到他們家去抓他的時候,他一伸手褲子一脫,穿着褲衩一變,如果這幾個警察從後脖梗子每個人竄出一條蛇來,早嚇跑了,還抓他?誰也不會抓他的,他咋不好使呢?那女演員來了,他把褲子一脫,垮蛇就出來了,你說那是什麼東西?誰都可以正常這麼想,這沒錯勒。馬雲本事再大,見着他就慫了,沒他那本事,對不對?所以這就是在我眼裏我覺得很有趣很有趣的,大家要從中能夠品味這個含義。就是王林本事再大,他能把這些人全騙了,但是到時候他該完了也完了。

那同樣的道理,所以在臺灣,那大選就出現了一個現實的狀況,那這個狀況現在挺有趣的。我昨天看到蘋果日報的一個民間調查,蔡英文民間調查支持率是50.8%,這個太高,這個非常高了。代表國民黨的韓國瑜15.2%,宋楚瑜可能6.3%,拉開的差距太大了。那韓國瑜拉開差距太大,其實也就是最近這一兩個月。在2019年的年初的時候,蔡英文幾乎就沒有任何機會,當時的民進黨還在討論是不是由別人代替蔡英文,包括現在的他的搭檔。

當時賴清德也曾經在民進黨內挑戰過蔡英文,就是因爲蔡英文幾乎不可能獲勝。她在執政的過程中,國內的某些政策應該是不被臺灣人接受,從而臺灣人不願意接受她。但是隨着69號的香港的大遊行的出現,半年過來。而習近平在年初提出的香港實施的“一國兩制”的方針,適用於對臺灣的收復,而且強調不放棄武力解放臺灣。

當習近平這樣的意思都表達出來之後,在香港的過程中,他處理香港的過程中,就等於是習近平傾其國力,用盡所有辦法,幫助蔡英文,幫助民進黨,取得今天的民調的結果和在臺灣的支持的結果。我相信所有人都承認這是事實。

那你說國民黨也好,韓國瑜也好,我個人不去對他們個人本身和黨派的政策不作任何評價。因爲我覺得太多臺灣太情感了。你一說這個,他就不幹。你必須支持誰,你不應該支持誰,我們就做一個評價,對不對?你必須要如何如何。那個艮勁兒跟共產黨黨文化那艮勁兒很類似的。所以我個人覺得沒意思,在我眼睛裏一點兒意思沒有。我還是那一句話說,政治是狗屁,是人的環境中最髒的動西。但在今天的環境中,在中華民國的環境中,誰跟共產黨走,誰就是助紂爲虐,必將倒血黴,倒他八輩的血黴。

有人說你夠狠的,原來說倒血黴就完了,你現在叫倒他八輩的血黴。你記住香港人喊出來的叫“天滅中共”。那妲己被殺的時候是用陸壓的葫蘆殺的,這頭殺她的女人身,另外殺她的妖怪那一面。是今天我們遇到了這樣的環境,你今天幫助共產黨走,你不是倒你八輩的血黴嗎?連你爺爺的爺爺的爺爺都倒你的黴。欺師滅祖,原因是什麼?原因就是看到了這邊妲己的女人的身體,你受不了,比豬還笨嗎?所以不是咱說的,是你理解不了。

那《封神演義》最後商朝結束的時候,紂王先死的,妲己後死的,對不對?妲己那人殺不了,人家有本事。那傻老爺們拿刀過去,沒走跟前人家,回頭咔嚓,老爺們就綏了。所以今天爲什麼有些人在面對共產黨的一切,與共產黨綁在一起的某些生命,你不能碰,碰着他就不幹,啪啪啪瘋了似的,跟那一樣的。失去了自己生命的尊嚴跟理智,真的,跟那一樣。就像說那妲己一回頭,那個老爺們就綏了一樣。他受不了妖氣,他受不了那種非常濃重的那種妖氛,他喜歡那東西,他內心中覺得他要那東西,一要就完蛋,對吧?不是說那人都得說那個妖魔鬼怪上身了,蹲在後頭,蹲着一個,不是。

你心裏有所想,它就借力打力,把你勾過去了,不是叫隔山打牛嘛。其實人家那妖氣也是隔山打牛,她不隔山打牛,妲己回頭看你一眼,那五個男人怎麼全綏了?不是跟隔山打牛是一樣嗎?他又沒碰她,他沒拉她手,她更沒倒他懷裏頭,沒有,看到她就完了。你心有所想,目有所及,倆人碰到一塊,垮你就死了。實際就是這個嘍,你說不信,不信那人家王林咔嚓蛇出來了,對不對?你不信那個,他出來了。

這就是今天很多中國人面對現實的環境,現實的事情,只注重利益,別的都不管,就剩這一塊肉他的愚蠢的表達,但他覺得是自己是最聰明的。所以我以爲在臺灣的問題上是類似的,所以當習近平代表着中共拿出他的政策的時候,就把中華民國在現實的環境中,人們不去考慮他的能力,不去考慮任何,只考慮這個人或者他代表的團體是不是反共的?是不是吻合的天滅中共的這樣的天象?吻合者必勝,這就是現實。

人們不是說不對,你得注重人中利益。那妲己就不該被殺,你弄回家當媳婦兒去,這是注重人間利益,所以你死就像豬一樣死掉了。那今天的民進黨就等於是拜託了習近平的做法,那她在作爲執政來講,在大選的過程中,就出現了這種場面。那至於說韓國瑜爲什麼這樣?咱不知道,我只能說不知道。那中共確實平鋪直述的把今天的中華民國的民進黨當成它徹骨的敵人,就像今天它對待香港民衆是一樣。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結果在昨天出了一個事情:《蔡英文不接受用港人鮮血選票的批評》,這是美國之音的報道。自由亞洲電臺的報道,這是兩個媒體,但都跟美國政府有關係:《民進黨以港人鮮血選票港生評論引風暴道歉難止藍綠攻防》。

咱就這麼看,《蔡英文不接受用港人鮮血選票的批評》寫這篇文章的人十有八九是大陸來的。那寫這篇文章的人,他在闡述着這件事情他所知道的前後始末。輿論是憑藉人的思想看法與觀點來表達的,心裏不乾淨,跟共產黨走,那這樣的看法就是蔡英文有問題。平鋪直述蔡英文有問題,這個概念在闡述着事實的真相,香港學生評價有問題了,她知道有問題,她道歉了。但是在臺灣已經引起了風波。

咱們節目中早跟大家介紹過美國知音裏頭一定有很多大陸來的,甭管是清華的、北大的、復旦的,他都是在黨的薰陶下,也就是在妖氛,妖怪氛圍的影響下,增長自己的知識,當他不能與神同行的時候,當他還在無神論的背景之下,他就這麼幹,那妖怪離不開。

蔡英文10號出席亞洲民主人權頒獎典禮接受記者詢問時表示:那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情,讓臺灣人民更加警覺珍惜自由跟民主,以更大的力量來保護。韓國瑜質疑蔡英文把香港當成換取選票的工具。與此同時,香港的學生會的主席,這個人叫方仲賢批評說:民進黨用港人的鮮血換取選票。方仲賢后來道歉了,方仲賢在抗爭的過程中呢,曾經他兜裏裝的那個鐳射筆被警察抓是一個人。

但是當他表達出民進黨用港人的鮮血換取選票的時候,它的背景就是大概幾百名香港學生逃到了臺灣,希望在臺灣獲得保護。而現在的臺灣政府在接受香港學生逃到臺灣的問題上,在輿論評價中認爲它比較曖昧,就是說它不是完全敞開國門,來多少香港學生,你來吧,都叫政治避難。它在處理這件事情的時候非常小心。

那在輿論上認爲臺灣在做這件事情上保守,所以出現了這種類似的說法,叫香港人的鮮血換取選票,它的關節點在利益上。那最大的問題,一切在香港的苦難都是習近平、共產黨、香港的政府造成的。那作爲中華民國而言,它只能站在第三者的角度,盡它最大的能力的可能,去展現它的包容,與人與神站在一起,反共,對吧?那在具體做法中當然有它具體的做法,所以方仲賢的說法是欠妥的,這個話是不能這麼說的,所以他後來自己道歉了,在這篇文章裏就講他道歉了。

但是這裏麻煩,就是韓國瑜說質疑蔡英文把香港當成換取選票的工具。中共在處理香港問題上最大限度的拉昇了替蔡英文做廣告。這是習近平把韓國瑜耍了、坑了,坑到奶奶家了,對吧?如果韓國瑜倒黴,是倒在他習近平腦袋上。韓國瑜又不敢說習近平,他只能這麼去說。這是不應該的,我跟你說這是不應該的。

這個說法,韓國瑜再次把自己放在了與中共的利益等同的環境。你不能把別人當傻瓜騙,對不對?那香港的學生有他自己的情感,也就是說方仲賢本身已經是被警察抓過的,個人都可能有自己的想法,或者是這樣,或者是那樣。但那將臺灣在接受逃難的學生本身有着保守的態度,那是另外一回事。所以我講說,同時你可以看到美國之音在報道當中,大陸人。

我不認爲美國之音裏面沒有共產黨的特務。這個報道是很簡單的直述的報道,會給人們感覺是有問題,感覺上它在與中共有着同樣的價值觀。

黃之鋒:港臺都受到中共的壓迫,是命運的共同體,香港已經感受到“一國兩制”的崩潰,所以不能在臺灣落實。在它這篇報道當中就講的非常的全了,就談到了不少示威者想逃到臺灣去。它在描繪的時候,只說一名香港學生代表,它沒用方仲賢的名字。

這是作爲媒體在面對“天滅中共”的現實環境中,它在把握分寸的時候,很顯然自由亞洲電臺的記者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他在把握分寸的時候,極具人的善良。所以這是一個前前後後剛剛發生的事情。蔡英文的說法說:使得一名上週纔到臺灣遊說推行難民法的香港學生十分失望,他在回來後在facebook上講了這番話。

蔡英文自己在大概20年前還是30年前曾經草擬了一個相關的法律,在中華民國處理臺灣跟澳門的人來到中華民國的內容當中,那是她當時起草的,她認爲那條法律已經包含了有關難民的成分,所以她不認爲可以再去樹立新的中華民國的難民法。

香港學生的言論遭到了正反雙面的灌爆,引發了港臺內訌分化危機。這出現了相當大的動盪。所以這個學生代表,因爲他的身份,他又被抓過,他又是學生會主席,所以引發人們的思考,而他在評價當中很顯然有着相當的感情的成分。韓國瑜酸對手“把香港當成換取選票的工具”,所以這是就我個人來講。

我覺得這個太跌價了。作爲總統競選者來講,有些東西他不敢說,他爲什麼不敢說這個東西是因爲習近平在香港的政策造成了今天台灣民衆的覺醒呢?關鍵點在這裏。所以大家在看到同一件事情的時候,今天的環境,最大的善就是跟隨“天滅中共”。在跟隨“天滅中共”中,有些人竊取個人的利益,發過來維護中共,你就是最大的惡。結黨營私,瞎掰。政治,就是垃圾。今天只是善惡的選擇。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