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香港反送中警民對峙
香港反送中警民對峙場景,警方施放催淚彈(圖片:美國之音)

香港示威者避走澳洲 仍未擺脫中國蒙面男跟蹤恐嚇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12日】(本台記者斐珍綜合報導)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因擔心港府秋後算帳遭到關押判刑,很多人除了就近逃離到臺灣外,也有人選擇到達澳洲。英國《衛報》(The Guardian)訪問的一名剛來到澳洲,之前一直位於抗爭前線的香港示威者表示,他來到澳洲後曾經被多名蒙面中國男子跟蹤及恐嚇,他們就在其居所附近監視,知道他的地址,也瞭解他的行蹤。人權組織及專家批評,這樣的事件證明中共的監控及影響力已伸延到澳洲本土。

「Jack」(化名)是一名香港「反送中」的前線示威者,由於在香港被抓捕過兩次,開始擔心自己很可能會被關押判刑,幾個月前離開香港來到澳洲。Jack表示,到達澳洲之後,一直受到香港外籍人士和網絡人士的支持。不過他想不到,後來竟會有多位中國蒙面男子跟蹤、恐嚇他。Jack懷疑是因爲他出席撐港集會後曝露了個人信息,遭到不明人士跟蹤。「Jack」已向澳洲當地警方報案。

Jack 說,在澳洲還是相對安全的。他認爲那些蒙面的中國男子是想讓他害怕,不敢再對外公開批評中共。「我不認爲那些蒙面男子想傷害我」,「他們只想讓我害怕,威嚇一番」,告訴我『我們知道你在哪裏』」。Jack說,如果我就此害怕了,我就不是一位示威者。

「Jack」提到自己離開香港的原因,他說自己曾兩度被捕,之後便成爲港警鎖定的目標。他說:「我愛香港,也希望可以留在香港,但我沒有選擇。警察持搜查令上門盤查,甚至警方也兩度上門搜查他父母的住處。」Jack認爲留在澳洲會比較安全。

談到港警在這場抗爭運動中的濫權暴力行爲,Jack說他第一次被捕時曾遭毆打,被關在警署一間沒有監視器的房間,遭到警方虐待長達48小時。他說,在裏面受盡折磨。警察要他保持清醒,每小時都來巡視,他們向他潑水,讓他渾身溼透,然後把冷氣調得更低溫」。最後Jack被控非法集結的罪名。在拘留期間除了遭到警方虐待,警方也不讓他面見家人以及接觸律師。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澳洲總監皮爾森(Elaine Pearson)認爲,這類恐嚇行爲讓人感到相當不安。皮爾遜說:「Jack已經逃出香港,但中國的監視系統似乎在澳洲很活躍。目前爲止,我們見到香港大學校園內示威的學生和活躍分子遭到恐嚇、騷擾及監視。」

皮爾森也提及最近發生的幾起事件,包括在昆士蘭大學的一場衝突,親中參與者受到領事館的稱讚,都引起了人們對中國域外活動的擔憂,這其中還包括該州對跨境批評家的追捕。

皮爾森也指出,澳洲新的《反外國干政法》就是爲了保護人民免受此類行爲的騷擾,並向外國政府及其代理人傳達不要干預的訊息,然而這類騷擾行爲還是時有發生,他懷疑這個訊息是否有清晰表達給施壓者政府。皮爾遜呼籲警方要徹底調查這些指控,進而向涉事者追究責任。

 

責任編輯:雲天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