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众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左)和共和党籍资深成员科林斯(右)在国会就弹劾问题发言。(Andrew Harrer/AP)
众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左)和共和党籍资深成员科林斯(右)在国会就弹劾问题发言。(Andrew Harrer/AP)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12日】(本台记者張莉莉综合编译)12月12日(周四),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再次成为党派之争的战场。该委员会的民主党人强推弹劾川普总统的两份材料,同时拒绝共和党人提出的传唤他们选择的证人来国会听证的要求。他们很快会对是否推进弹劾进行投票。

据悉,如果司法委员会表决通过,弹劾总统的决议将被送至整个众议院。这意味着不久后,可能在下周中,全体众议员可能都需要做一个具有重大历史性影响力的投票。

发生在司法委员会的争执从周三晚上就开始了,主要是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Jerrold Nadler)和资深成员科林斯(Doug Collins)之间吵得最激烈。科林斯认为,纳德勒拒绝共和党人在表决前主持一个少数党听证会,这是违反国会规则的行为。

科林斯说:“司法委员会所有共和党议员在12月4日召开的弹劾听证会上,共同签署了一个安排一次共和党人主持的听证会的要求,但是主席多次拒绝了我们。然后在最后一刻,他才告诉我们,今天我们就要表决。所以我们今天来了。”

纳德勒声称众议院规则并没有要求他允许少数党主持听证会。最终,民主党人主导的司法委员会同意了纳德勒的说法。科林斯对此大声抱怨说:“这个委员会现在已宣告,少数党人的权利已死。”他认为,该委员会已经成为一个橡皮图章...“他们什么都不在乎,真相被践踏。”

共和党籍众议员迪奇(Ted Deutch)也反击说:“共和党少数议员甚至无权召开一个单独的听证会。虽然共和党人在之前的听证会上可以邀请自己选择的证人,但是,那些听证会主要是在民主党人的主宰之下。”

在周三的讨论会上,纳德勒坚持认为必须在明年11月的大选到来之前迅速地弹劾总统。他当时声称:“当总统威胁大选的完整性时,我们不能依靠大选来解决我们的问题。”

虽然如此,但是在2016年总统大选时支持川普总统的一些摇摆州的民主党众议员却未对弹劾总统表现出多少热情。最近的民调显示,在许多关键摇摆州,越来越多的人反对弹劾总统。这意味着多数的美国人并不希望川普离开。

另据媒体报导,一部分摇摆州的温和派民主党人现在对要怎么投出他们这历史性的一票感到很紧张。一方面,他们需要随和民主党党派利益;另一方面,他们又不想得罪该州支持总统的选民,从而让自己的议员位置不保。因此,他们的意见是停止再讨论川普,以避免共和党人在参议院主持一个损害民主党人利益的审讯,同时让共和党人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获得更多政治上的关注。

来自密歇根州的新手民主党籍众议员斯洛特金(Elissa Slotkin)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赢得了一个2016年由共和党人主导的选区。她告诉《福克斯》新闻,她正在仔细地衡量所有证据。她周三谈到,她还没有做出决定。她还告诉媒体,“虽然电话铃一直在响,但是我们真的不能那么快就接通电话。因为两边都有支持者。”

目前,众议院总统有431位议员,其中有233名是民主党议员。如果要通过弹劾总统的决议,民主党人需要217名议员的支持。这意味着他们只要没失掉16人以上的支持,就能通过该决议。而众议院总共有31位民主党议员来自2016年支持川普总统的选区。

与此同时,众议院共和党人仍十分强烈地反对弹劾。科林斯谈到,民主党人是自从川普一上任就想要弹劾他。他的说法与白宫近日的表态相互呼应。白宫认为,该弹劾是因政治之争引发的闹剧,是民主党人数月、甚至数年来一直以来公开表明的立场。

科林斯和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籍众议员森森布伦纳(Jim Sensenbrenner)都严辞抗争,说与美国曾面对被弹劾的前任总统相比,川普总统没有任何法律意义上的犯罪行为。

众议院民主党人弹劾总统的借口是指控他为了打击政敌,以扣押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作为筹码,对乌克兰总统施压,让其调查美国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之子亨特(Hunter)在乌克兰的腐败案。但无论是白宫公布的电话记录,还是乌克兰总统自己都表示,川普从未向他施压。

川普总统也一直否认自己与乌克兰谈过什么交换条件。他认为这是民主党人对他发动的又一场“政治迫害”。

责任编辑:楊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