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国经济,美联社图片。
建筑工人在安装手脚架。(美联社图片)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12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中共中央经济会议对2020年稳经济提出要求。由于中国经济进入滞涨周期,中共政策进退失据,左右为难;加上2020年中国迎来偿债高峰,防风险压力大增,保经济增长还是防范金融风险,成为加在中共头上的另一个紧箍咒。

中共经济会议强调“稳”字当头

官媒《新华社》消息,中共中央周四(12月12日)的经济会议承认中国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2020年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

中共会议表示,要实现明年预期目标,需以“稳”字当头,“完善和强化‘六稳’举措”,“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彭博报道称,中共的会议声明没有提及GDP增速总体目标,这很可能只会在3月的两会上公布,经济学家预计目标将被定为“约6%”,暗示当前成长放缓持续。

滞涨来临 中共经济政策左右为难

中共此次经济会议的表述,重点在乎一个“稳”字,但在目前经济局势下,这个“稳”似乎尤其难以做到。

中国官方公布11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按年上升4.5%,为8年以来新高;11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下降1.4%。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12月10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11月份的居民消指数(CPI)按年上升至4.5%,表明停滞性通货膨胀(滞涨)已经来临。

中国著名从财经评论人士水皮分析认为,目前中国CPI上行、PPI下行,在GDP逐季下滑的过程中,这就是经济学界所说的滞胀,是最难处置的情况。理论上讲,CPIPPI的下家,PPICPI的先行指标,两者一致,或通胀通缩。对付通胀,加息即可;对付通缩降息。现在CPIPPI 背道而驰:加息,加速通缩降息,加速通胀左右为难,逆周期调整的难度平地起高楼,相机抉择变得更加艰难。

《华尔街日报》也分析认为,中国房地产存在巨大泡沫,同时通胀压力居高不下,而制造业处于萎缩状态,这对中国货币政策产生极大的约束力,意味着中国政府短期内对扶持经济已经无能为力。

英国《金融时报》首席财经评论员徐瑾曾对中国央行11月下调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中标利率点评说,下调0.05%即5个bp这样微弱的幅度,对于经济增长没多大意义。

这意味着中国央行在经济下行面前作为有限,既不敢大幅度降息,也不敢“大水漫灌”式的放水。

还债高峰期到来 稳经济还是防风险 中共也是两难

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之际,2020年开始迎来持续的还债高峰期。路透报道指,这对于中共决策者而言,稳经济还是防风险成为很现实的一道难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认为,中国经济是一个进入重症监护病房(ICU)的病人,而支持性的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退得太早、太快,等于是病人病情还没好转就早早将他推出病房。

而经济学家魏杰则认为,由于 2014-2016年大放水导致中国负债太高,2018-2020年中国仍处于还债高峰期。

中国债券信息网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记账式国债到期兑付规模约1.5万亿元人民币,地方债到期量约为2.07万亿元。

中国央行11月25日发布金融稳定报告称,2019年公司信用类债券到期兑付较为集中,到期规模(含回售规模)预计超过6.3万亿元,债券市场仍面临违约风险加大的压力。

前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认为,中国连续20年实行积极财政、稳健货币(实为宽松货币)政策,不仅使最终消费率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将近20个百分点,而且政府、企业和居民部门经济杠杆率越来越高,经济泡沫越来越大,风险越积越多。

目前,中国实体经济盈利下滑,企业资金链紧绷,无法偿还银行贷款或者融资债券,债务爆雷频繁发生。

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到12月2日,2019年以来已有156只债券出现违约,涉及违约金额高达1213.51亿元,双双超过2018年全年,创下近6年来新高。

此外,中国实体经济债务爆雷的风险正在向金融业蔓延,这些都给中共防风险带来巨大压力。

彭博11月29日报道认为,中国最棘手的挑战包括中小型银行和地方国企的健康状况恶化,如果没有中央的支持,它们的金融纽带可能引发恶性循环的风险。

中国央行2019年金融稳定报告显示,中国大有586家中小银行存在高风险,在现存4379家银行业金融机构中大约占比13%。报告提及一家银行获得“D”级,意味着该银行已经倒闭,被接管或撤销。

下滑走势明显 中国经济难以企稳

对于经济学家来说,中国经济未来的趋势非常明显。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在2019年11月27日题为《知止不殆》的演讲中指出,从长周期看,中国经济是一个下行的趋势,短周期看,中国经济是一个快速下滑的走势。他表示,对宏观经济不要有太多的想法,意思就是说,对中国经济企稳或回升不要抱有什么幻想。

而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版首席财经评论员徐瑾12月10日撰文表示,从2020年开始,中国将进入一个全面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未来将是一个充满风险的时代。

徐瑾引述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的说法,认为中国经济2020年到2025年,潜在增速可能在5-6%或5%左右。

徐瑾表示,从数据的中长期趋势来看,逻辑相对清晰可见,从6.4到6是下行,但是从6到5,则是明确的下滑,趋势无法更改。

责任编辑:宋月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