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19年12月12日川普总统签署行政命令,惩罚放纵反犹太主义的大学。(AP photo)
2019年12月11日川普总统签署行政命令,惩罚放纵反犹太主义的大学。(AP photo)

川普誓言随时随地粉粹反犹太主义的巨大邪恶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12日】(本台记者仲軒综合编译)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周三(12月11日)正式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其中包括将某些情况下对犹太人的歧视行为定义为违反法律,以打击美国日益上升的反犹太主义。川普总统还誓言要“随时随地粉碎反犹太主义的巨大邪恶”。

白宫在12月11日发布的这项行政命令,旨在通过威胁切断或扣留联邦资金的方式,授权教育部来惩罚未能采取反歧视行动的教育机构,以打击大学校园内的反犹太主义。

川普总统在犹太教传统节日光明节(Hanukkah)招待会上宣布了这一命令,他对现场的记者们说,他“对犹太信仰是我们家庭的一部份感到十分自豪”。

川普还说到:“美国全心全意为失去的生命哭泣。我们发誓要随时随地粉碎反犹太主义的巨大邪恶。而且我们正在为此而努力”。

他在命令中说:“我的政府致力于打击美国和世界各地的反犹太主义和反犹太事件的上升。自2013年以来,反犹太事件有所增加,特别是学生,在学校以及大学校园中继续面临着反犹太行为的骚扰。”

然后,川普总统引用了1964年《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中的《第六章》(Title VI),该法案“禁止在接受联邦财政援助的计划和活动中,存在基于对种族、肤色和国籍出身的歧视”,以防止反犹太主义。

 “虽然《第六章》不包括基于宗教信仰的歧视,但由于种族、肤色或国籍而面临歧视的个人,如果也是属于某个宗教信仰团体的成员,也会受到《第六章》法律的保护。”

“如果歧视是基于个人的种族、肤色或国籍,则对犹太人的歧视可能会导致违反《第六章》法律。”

川普总统的女婿兼高级顾问贾瑞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就是一位纳粹大屠杀幸存者的孙子辈,他在《纽约时报》专栏文章中解释说:“这个行政命令并未将犹太人定义为国籍。它只是说,在犹太人因民族、种族或国籍特征而受到歧视时,他们有权受到反歧视法的保护。”

川普总统指示联邦官员在考虑特定的反犹太事件是否违反《第六章》法律时,可以参考《国际大屠杀纪念联盟》(International Holocaust Remembrance Alliance/IHRA)所提出的反犹太定义。

根据《国际大屠杀纪念联盟》的定义,反犹太主义是“对犹太人的某种认知,可能表达为对犹太人的仇恨。言语上和肢体上的反犹太主义的表现是针对犹太人或非犹太人的个人和/或他们的财产(企业)、以及犹太社区的机构、和宗教设施的。”

川普下达命令之际,正是亲巴勒斯坦人群和团体对以色列的抵制、撤资和制裁(BDS)运动在许多大学和大学校园中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之时。

据致力于调查和打击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的反犹太主义的非营利组织《人民倡议》(AMCHA Initiative)的报告:随着BDS运动的稳定发展,校园内的反犹太仇恨犯罪也呈上升趋势。

该组织还报告说,自2015年以来,大学校园内发生了超过2500起的反犹太主义行动,从在犹太学生家门上张贴纳粹符号,到用涂鸦方式说“大屠杀都是骗局”等类似事件时常发生。

而美国监察和打击反犹太主义问题特使埃伦·卡尔(Elan Carr)12月12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美国不仅需要在国内而且需要在世界范围内与反犹太主义作斗争。

卡尔上周五(12月6日)于佛罗里达州好莱坞举行的以色列美国理事会(IAC)峰会上发表讲话时说:“反犹太主义确实是历史上最大的苦难晴雨表,它始于犹太人,也留下了人类残骸的痕迹,因此在这场斗争中,我们“确实在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12月7日,卡尔与川普总统在IAC峰会上对4000名以色列人讲话时补充道:“在(川普)总统的指导下,我们同时面对极右翼的民族至上者、激进的左翼以色列仇恨者,和好战的伊斯兰教徒。”

他说,这三个人群是主要的全球反犹太主义者。

在峰会上,川普总统表示,他的政府致力于与他所谓的“邪恶的毒药”(vile poison)作斗争。他继续说:“我的政府致力于用所有的资源、并使用我们掌握的每一种武器来积极的挑战和对抗反犹太的偏执狂”。

川普还谈到了巴勒斯坦领导的抵制、撤资和制裁(BDS)运动,该运动呼吁抵制所有以色列的产品。

他说:“作为总统,我要非常清楚的说,我的政府谴责BDS针对以色列的行为。但是,令人遗憾的是,BDS在美国大学校园中取得了令人不安的进展。”

卡尔说:“大学校园是我们政府的重点,此外,一年前,我们努力的开展了各种激动人心的举措;一年多前,教育部发布了一项具有开创性的决定,将犹太人定义为一个种族群体。”

他说:“这很重要,因为它促成了《第六章》法案,对校园里犹太社区的公民权利具有了保护力。”

卡尔继续说道:“可悲的是,校园里发生的事情不仅在美国,我刚刚去了法国和英国,我们在世界各地都看到了……犹太人被迫做出选择:要安全呢,还是要与犹太复国主义的以色列国有联系。而且这绝对是反犹太主义的,假如你需要对一个学校里的犹太孩子说:“你要在这里过的安全,就必须与犹太复国主义以及与以色列国的联系彻底脱离。”

2019年9月,联合国发布了一份有关反犹太主义的“史无前例”的报告,其中指出,反犹太主义的事件发生频率似乎正在增加。

该报告还指出,“反犹太仇恨言论在网上尤为普遍。”

它还提到了几起极端的暴力事件,“对近年来,犹太人的安全感,产生了巨大影响。”

具体而言,该报告提到了2018年在匹兹堡生命之树犹太教堂(Tree of Life Synagogue)的枪击事件,这是美国历史上对犹太人的最致命的袭击,一个枪手”开枪射击并杀死了11名犹太教徒。而在此之前的几天里,他的社交媒体活动显示出枪手有着根植于极右翼白人至上主义意识形态中的许多反犹太阴谋论。”

卡尔对《福克斯新闻》说:“由于安全是第一要务,国土安全部已经分配了一笔预算,这是一笔庞大的预算,以增强犹太设施的安全性”。卡尔补充说,许多个州已经拨出自己的资金来增强犹太设施的安全性了 。

卡尔还告诉福克斯新闻网,将互联网作为目标也很关键。

他说:“我们必须与互联网平台合作,以确保年幼的孩子在向谷歌输入“大屠杀”(Holocaust)这个字时,不会被拖入邪恶的反犹太聊天室。 “这些都是我们专注于做的事情,我们非常需要这样做。”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