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19年12月12日川普總統簽署行政命令,懲罰放縱反猶太主義的大學。(AP photo)
2019年12月11日川普總統簽署行政命令,懲罰放縱反猶太主義的大學。(AP photo)

川普誓言隨時隨地粉粹反猶太主義的巨大邪惡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12日】(本台記者仲軒綜合編譯)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週三(12月11日)正式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其中包括將某些情況下對猶太人的歧視行爲定義爲違反法律,以打擊美國日益上升的反猶太主義。川普總統還誓言要“隨時隨地粉碎反猶太主義的巨大邪惡”。

白宮在12月11日發佈的這項行政命令,旨在通過威脅切斷或扣留聯邦資金的方式,授權教育部來懲罰未能採取反歧視行動的教育機構,以打擊大學校園內的反猶太主義。

川普總統在猶太教傳統節日光明節(Hanukkah)招待會上宣佈了這一命令,他對現場的記者們說,他“對猶太信仰是我們家庭的一部份感到十分自豪”。

川普還說到:“美國全心全意爲失去的生命哭泣。我們發誓要隨時隨地粉碎反猶太主義的巨大邪惡。而且我們正在爲此而努力”。

他在命令中說:“我的政府致力於打擊美國和世界各地的反猶太主義和反猶太事件的上升。自2013年以來,反猶太事件有所增加,特別是學生,在學校以及大學校園中繼續面臨着反猶太行爲的騷擾。”

然後,川普總統引用了1964年《民權法案》(Civil Rights Act)中的《第六章》(Title VI),該法案“禁止在接受聯邦財政援助的計劃和活動中,存在基於對種族、膚色和國籍出身的歧視”,以防止反猶太主義。

 “雖然《第六章》不包括基於宗教信仰的歧視,但由於種族、膚色或國籍而面臨歧視的個人,如果也是屬於某個宗教信仰團體的成員,也會受到《第六章》法律的保護。”

“如果歧視是基於個人的種族、膚色或國籍,則對猶太人的歧視可能會導致違反《第六章》法律。”

川普總統的女婿兼高級顧問賈瑞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就是一位納粹大屠殺倖存者的孫子輩,他在《紐約時報》專欄文章中解釋說:“這個行政命令並未將猶太人定義爲國籍。它只是說,在猶太人因民族、種族或國籍特徵而受到歧視時,他們有權受到反歧視法的保護。”

川普總統指示聯邦官員在考慮特定的反猶太事件是否違反《第六章》法律時,可以參考《國際大屠殺紀念聯盟》(International Holocaust Remembrance Alliance/IHRA)所提出的反猶太定義。

根據《國際大屠殺紀念聯盟》的定義,反猶太主義是“對猶太人的某種認知,可能表達爲對猶太人的仇恨。言語上和肢體上的反猶太主義的表現是針對猶太人或非猶太人的個人和/或他們的財產(企業)、以及猶太社區的機構、和宗教設施的。”

川普下達命令之際,正是親巴勒斯坦人羣和團體對以色列的抵制、撤資和制裁(BDS)運動在許多大學和大學校園中受到越來越多的支持之時。

據致力於調查和打擊美國高等教育機構的反猶太主義的非營利組織《人民倡議》(AMCHA Initiative)的報告:隨着BDS運動的穩定發展,校園內的反猶太仇恨犯罪也呈上升趨勢。

該組織還報告說,自2015年以來,大學校園內發生了超過2500起的反猶太主義行動,從在猶太學生家門上張貼納粹符號,到用塗鴉方式說“大屠殺都是騙局”等類似事件時常發生。

而美國監察和打擊反猶太主義問題特使埃倫·卡爾(Elan Carr)12月12日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說,美國不僅需要在國內而且需要在世界範圍內與反猶太主義作鬥爭。

卡爾上週五(12月6日)於佛羅里達州好萊塢舉行的以色列美國理事會(IAC)峯會上發表講話時說:“反猶太主義確實是歷史上最大的苦難晴雨表,它始於猶太人,也留下了人類殘骸的痕跡,因此在這場鬥爭中,我們“確實在爲我們的子孫後代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12月7日,卡爾與川普總統在IAC峯會上對4000名以色列人講話時補充道:“在(川普)總統的指導下,我們同時面對極右翼的民族至上者、激進的左翼以色列仇恨者,和好戰的伊斯蘭教徒。”

他說,這三個人羣是主要的全球反猶太主義者。

在峯會上,川普總統表示,他的政府致力於與他所謂的“邪惡的毒藥”(vile poison)作鬥爭。他繼續說:“我的政府致力於用所有的資源、並使用我們掌握的每一種武器來積極的挑戰和對抗反猶太的偏執狂”。

川普還談到了巴勒斯坦領導的抵制、撤資和制裁(BDS)運動,該運動呼籲抵制所有以色列的產品。

他說:“作爲總統,我要非常清楚的說,我的政府譴責BDS針對以色列的行爲。但是,令人遺憾的是,BDS在美國大學校園中取得了令人不安的進展。”

卡爾說:“大學校園是我們政府的重點,此外,一年前,我們努力的開展了各種激動人心的舉措;一年多前,教育部發佈了一項具有開創性的決定,將猶太人定義爲一個種族羣體。”

他說:“這很重要,因爲它促成了《第六章》法案,對校園裏猶太社區的公民權利具有了保護力。”

卡爾繼續說道:“可悲的是,校園裏發生的事情不僅在美國,我剛剛去了法國和英國,我們在世界各地都看到了……猶太人被迫做出選擇:要安全呢,還是要與猶太復國主義的以色列國有聯繫。而且這絕對是反猶太主義的,假如你需要對一個學校裏的猶太孩子說:“你要在這裏過的安全,就必須與猶太復國主義以及與以色列國的聯繫徹底脫離。”

2019年9月,聯合國發佈了一份有關反猶太主義的“史無前例”的報告,其中指出,反猶太主義的事件發生頻率似乎正在增加。

該報告還指出,“反猶太仇恨言論在網上尤爲普遍。”

它還提到了幾起極端的暴力事件,“對近年來,猶太人的安全感,產生了巨大影響。”

具體而言,該報告提到了2018年在匹茲堡生命之樹猶太教堂(Tree of Life Synagogue)的槍擊事件,這是美國曆史上對猶太人的最致命的襲擊,一個槍手”開槍射擊並殺死了11名猶太教徒。而在此之前的幾天裏,他的社交媒體活動顯示出槍手有着根植於極右翼白人至上主義意識形態中的許多反猶太陰謀論。”

卡爾對《福克斯新聞》說:“由於安全是第一要務,國土安全部已經分配了一筆預算,這是一筆龐大的預算,以增強猶太設施的安全性”。卡爾補充說,許多個州已經撥出自己的資金來增強猶太設施的安全性了 。

卡爾還告訴福克斯新聞網,將互聯網作爲目標也很關鍵。

他說:“我們必須與互聯網平臺合作,以確保年幼的孩子在向谷歌輸入“大屠殺”(Holocaust)這個字時,不會被拖入邪惡的反猶太聊天室。 “這些都是我們專注於做的事情,我們非常需要這樣做。”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