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Rep. Adam Schiff said he's "exhausted by the private misgivings" among Republicans. | Damian Dovarganes/AP Photo
司法部监察长霍洛维茨。(AP Photo/Manuel Balce Ceneta, File)

司法部监察长在国会作证:监视川普选战是非法的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12日】(本台记者季云综合报导)在自己的调查报告公布两天后,12月11日,司法部监察长霍洛维茨(Michael Horowitz)在联邦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上表示,联邦调查局(FBI)在外国情报人员监视法庭(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 ,FISA)申请监视许可,用于调查2016年川普竞选团队的过程中存在严重错误,因此负责该调查FBI官员乃至高层都存在失误。

根据霍洛维茨的报告,FBI在申请FISA监视许可和三次申请许可延期的过程中出现了17个严重错误,其中的一些错误是由于FBI没有提供证据。

在听证中,霍洛维茨基本按照自己476页报告中的措辞陈述,有时也脱稿采用强烈些的词句。他说针对川普竞选团队(助手)的监听(视)是非法的,因为FISA法庭根本没有得到完整证据。「如果监视一个人但没有法律基础,还坚持监视,是不是很糟?」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共和党籍参议员格拉厄姆(Lindsey Graham)问道。

「绝对的。那是非法监视」。「那不是法庭授权的监视。」霍洛维茨说。

针对霍洛维茨的报告,共和党人责备说,由于报告发现的问题,他们希望FBI和FISA法庭进行改革,否则他们将对FISA相关的法律条文失去信心。霍洛维茨的报告中列举了改进的建议,FBI局长雷(Christopher Wray)则在报告公布后当天就宣布了对FBI的改革计划。

民主党的回应则强调霍洛维茨报告中说的:在针对川普竞选团队的调查中不存在偏向。报告说,没有证据显示调查中存在偏向。报告还说,也没有证据显示在FBI申请FISA监视许可过程中存在偏向。

但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和巴尔任命的、负责调查监视川普竞选团队案初始原因的联邦检察官杜蓝(John Durham)对霍洛维茨的报告的结论并不认同。巴尔说,文件中详细描述的「失职及失误」反映出在「滥用FISA程序」。杜蓝则表示,不认为FBI拥有启动针对川普团队调查的法律基础。

针对巴尔和杜蓝的意见,霍洛维茨在听证中告诉议员们,巴尔和杜蓝都没有提供改变他结论的有力证据。霍洛维茨说,杜蓝明确表示,FBI没有法律基础启动全面的调查,所以FBI应该首先做初步调查,虽然初步调查允许使用祕密线人,但禁止FBI采用FISA监视令这类侵入性的调查手段。

听证中霍洛维茨确认,由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希拉里竞选团队资助的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卷宗在申请FISA监视令的过程中是主要证据。这点证实了众议院共和党人的说法。

霍洛维茨还发现FBI面谈了卷宗中提到的信息来源(线人),但信息来源向FBI提供的信息与卷宗所说的相矛盾,于是FBI扣押了这些会削弱斯蒂尔卷宗的证据,没有向FISA法庭提交。

霍洛维茨对FBI的系统性错误感到担忧。「我们深深的忧虑,尽管通过FISA监视令寻求获得的信息离总统选举如此之近、尽管参与的人员都知道他们的行动很可能要经过审查,在整个事情向FBI最高层简报以后,这三个独立的调查团队还是有这么多基本的、基础性的错误。」霍洛维茨说。

「我们相信,这种情况反映出的错误不仅仅是准备FISA申请材料的人的,而且是项目经理、项目指挥,甚至包括获得简报的FBI高层的。」

川普针对霍洛维茨的作证发推说,这个事的发生以及对美国来说是很没面子的事。「难以置信,比我以为的还要糟很多」。「他们编造了证据并向法庭撒了谎,这是一次企图颠覆,很多人都参与了,而且他们被抓住了。」

霍洛维茨说他没有找到参与其中的人同谋的证据。但参与其中或知情的FBI官员不是被解职,就是自己离开了,包括前局长科米(James Comey)、副局长马凯比(Andrew McCabe)和副助理局长斯佐克(Peter Strozok)等。

科米在推特上说,霍洛维茨的报告还给了他清白。「所以,都是谎言。没有叛国没有祕密监视选举。没有窃听川普。只有好人要保护美国。」

霍洛维茨回应道:「我认为,我们发现的活动没有还给任何介入者清白。」

责任编辑:楊曉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