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六四天網前義工邢鑑在泰國被抓捕,中共當局欲強制遣返,邢鑑以死抗爭。圖爲邢鑑參加庭審後被押送回移民局。(受訪者提供)
六四天網前義工邢鑑在泰國被抓捕,中共當局欲強制遣返,邢鑑以死抗爭。圖爲邢鑑參加庭審後被押送回移民局。(受訪者提供)

中共滲透國際社會 跨境抓捕滯留泰國難民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12日】因被中共迫害,很多大陸異議人士逃到泰國,寧可在泰國滯留當難民,也不願回到中共野蠻專制之下。然而,中共把魔爪伸向海外繼續迫害,令他們身陷險境。

近日,維權人士、滯留泰國的聯合國難民邢鑑在曼谷的住所被中國江蘇公安跨國追捕,可能面臨遣返。事件引起滯留泰國的中國難民的恐慌。

在曼谷警方的陪同下,2019年11月25日,中國公安破門進入邢鑑居所,向邢鑑出示一張拘留證。

邢鑑是“六四天網”義工,已獲得聯合國難民身份。難民帥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邢鑑的情況非常危險,很快會被遣返回去,希望能有第三國政府出面營救。

中國政治難民段井剛則在泰國滯留已近9年,還沒有獲得正式的聯合國難民身份,他的案件被關閉3次,只有一張難民登記卡複印件。

近日,段井剛公開向荷蘭、美國等大使館尋求庇護,被告知從2003年起已不可能從荷蘭的國外大使館申請庇護。

他介紹說,泰國目前大概有幾百人滯留,有受迫害的基督徒、法輪功學員、異議人士。因爲位於泰國的聯合國難民署是聯合國在亞洲最大的一個機構,很多人在這裏中轉申請庇護。他們不是因爲戰亂,也不是饑荒,大部分都是政治難民

段井剛認爲,近年聯合國基本上停止了安置泰國難民,除非比較幸運或緊急情況。需要自己找接收國。

“很多人困在這裏。”他說,“也有很多人通過庇護這個方式移民,加上聯合國一部分官員可能被滲透收買了。對這邊的人基本沒有安置到另外的國家。泰國其實挺好,是相對有一些自由的國家,但是大家在這邊沒有一個合法的身份,沒有辦法合法工作。打一點黑工維持生活。”

反共遭迫害尋求自由

2011年3月,段井剛在國內參加茉莉花革命,在海南海口做了一個橫幅示威,“腐敗獨裁的政權都該下臺,支持中東人民革命”,當天被很多警察跟蹤,在網吧被抓捕。

他被戴上黑頭套抓到海口市公安局。一開始警察還跟他談話,很快開始不斷地給他更換房間,樓上樓下換了十幾個房間,把他銬在椅子上,不斷地換人折磨、毆打他。

幾十名警察連番審訊的目的,主要是問他茉莉花革命在外面有多少資金支持?誰給你們錢了?“但是確實是沒有,共產黨動不動就說海外組織給錢了,它們就是這種想法,認爲人不會沒有錢上街搞事。它們不懂人爲了正義的事業、理想和信念,這些精神層面的東西,它們第一想到的是這些人肯定給了你們錢。”段井剛說。

折騰了一天一夜,段提出24小時時間到了,不能超期羈押;加上國際上的關注,寫保證書後被釋放了。

段井剛早年看過“8964”的紀錄片,而傳遞“六四”真相光盤給他的上海人範熙在上海到杭州的火車上被抓,後被迫害致死。通過學習美國的歷史、政治制度,做對比後,段井剛發現中國原來是被魔鬼統治的。大頭寶寶事件後,他覺得這個政權必須得推翻了。

警察警告他說不要在海南待着了。此前段已遊歷全國,到了雲南、西藏,想從雲南出境。後來又走到廣東、廣西都被跟蹤、監控,窮困潦倒,經朋友幫助在廣西一個酒店做經理。

但警方對他始終不放心,段也覺得應該離開。他翻山到了越南,馬上找美國大使館和荷蘭大使館。荷蘭大使館幫助他從越南到柬埔寨。

剛逃出來的時候,段井剛以爲只要到了另外國家的大使館就可以申請庇護,沒想到並不容易。“審批過程對所有的人都是一個折磨。”他擔心自己在這邊太久了,還在中共的勢力範圍控制之下,即使沒有被送中殺掉,老死在這裏也很可怕的。

中共跨境抓捕泰國難民

段井剛強調,即使有聯合國的難民證也可能被抓到移民監。泰國並不屬於聯合國的難民簽約國,即使有聯合國的難民證,難民泰國屬於非法居留,不受任何法律保護的。泰國不承認聯合國的難民法,只是行個方便。

難民署會保護這些難民,但是沒有實際權力。比如難民們經常要做一些政治活動,到中共大使館抗議,包括支持香港的活動,難民署的人都擔心他們會被抓。“他們(難民署的人)完全知道泰國的情況,就是中共(在)這裏的力量,他們也很擔心我們的安全。”段井剛說。

他表示,泰國這邊被抓的人太多了。“包括華爲的前員工曾夢(網名林夕)、姜野飛,我們都是朋友,都是從這邊抓回去的,董廣平也是從這邊抓回去的。董廣平是以偷渡的名義被抓,(抓)姜野飛(的名義)是組織偷渡。這對所有的人都很恐怖。”

他指出,中共是亞洲勢力範圍的老大,比如中共來幾個人告訴當地警察,想把誰抓起來太容易了。

“我知道的有多人在泰國不明不白地死掉了,失蹤的也很多。聽說在移民監也有。比如維權的郝威女士申請庇護遲遲沒有批,最後在這邊去世了。還有一個姓林的,也是類似於香港這種在樓上就掉下來了,好好的人在樓上自己會(掉)下來嗎?”

近日,段井剛公開向美國大使館和荷蘭大使館尋求政治庇護,質疑在路上被人跟蹤。此前,他的社交媒體賬號曾在一兩天之內被上千箇中共的“水軍”辱罵、威脅,說“要殺了你”。

“我是一個基督徒,希望自己生活在一個自由和信仰上帝的國家。”他說,“人爲了自由的這種努力是永遠擋不住的,人一旦嚐到自由的甜美,誰也放不下。你打扮得再好的監獄人家也不要,寧可在外面。我在泰國生活很艱難,但是我就覺得,即使這一點自由無論如何也不能放棄。”

人權律師:中共用黑手段滲透國際社會

中國維權律師陳光誠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泰國難民滯留,一方面是難民增多,另一方面聯合國的辦事效率確實是非常低,接收國也是非常關鍵。多方面原因造成這樣的結果。

對於中共實施跨境抓捕,陳光誠認爲,中共的收買和滲透層層面面都有,在泰國也收買了一些人、撒了一些人。只要沒有國際社會的關注,泰國的官方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中共在那裏胡作非爲,有時候甚至也做中共的幫兇。因爲他覺得一個小國沒辦法跟中共抗衡。

另一方面,對於共產黨如果真正視爲敵人的人,在這些國家就是沒有安全保障。“共產黨從當初抓捕異議人士彭明、王炳章開始,像抓捕彭明純粹是設了一個圈套,實際上就是黑幫綁架。這種情況下沒有辦法完全怪罪於當地政府不盡責任,中共完全是以黑社會形式去做這樣的事情。”他說。

陳光誠指出,中共在海外做這樣的事情只是具體表現不一樣。“在美國幾十萬留學生已經到了什麼程度?在大學、課堂上不敢隨便發言,不敢談歷史、人權問題,他們很清楚同學當中爲中領館工作的很多,說不好就被報告了。”他說,“美國這樣的國家都被中共滲透成這個樣子,可想而知像歐洲國家、東南亞國家會是什麼樣的?中共爪牙胡作非爲根本得不到懲治。中共對全世界構成這樣一種破壞和威脅。”

他建議,要對中共做的具體事情、一些案例讓人們深入地瞭解,不僅讓中文社會知道還要讓英文社會民衆瞭解,讓人們知道中共在國際社會的黑手段。

中共已經把這種迫害延申到海外。“這些人背井離鄉走出中國,中共還不算完,還通過各種手段迫害,特別是對一些宗教信仰人士包括法輪功人士下毒迫害。人性當中有善有惡,但是中共這個邪惡組織就是把人善的一面全面抹煞,儘量發揮人惡的一面。”陳光誠說。

——轉自《大紀元》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