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兴奋剂丑闻
中国体坛大规模、系统性使用兴奋剂问题,随着俄罗斯被国际反兴奋剂组织禁止参加世界大赛四年,再次引发关注。(图源:网络图片)

俄罗斯被禁赛四年 中国系统性使用兴奋剂还能逃多久?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12日】(本台「新闻聚焦」节目记者金石采访报道)俄罗斯因为涉「兴奋剂丑闻」被国际反兴奋剂组织禁止参加世界大赛四年。消息震惊了世界,俄罗斯媒体抱怨这是该国体育史上遭到的最重的处罚。

俄罗斯遭重罚后,一些国际媒体和网友也将关注的目光转向中国。据中国国家体委前队医薛荫娴和她的儿子、独立艺术家杨伟东近年来的多次揭露,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体坛就存在大规模、系统性的使用兴奋剂问题。

今年81岁的薛荫娴,从1963年开始进入中国国家体委工作,先后在国家田径队、女子排球队、国家体操队等11个国家队担任医务监督大组长。 2012年她首次公开揭露,中国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包括游泳、排球、篮球、乒乓球、体操等几乎所有体育项目的运动员,都被强制服用兴奋剂,他们在世界大赛所获得的奖牌都掺杂了兴奋剂的成分。

前国家体操队队医薛荫娴
曝光中国体坛「兴奋剂丑闻」的前国家体操队队医、目前流亡德国的薛荫娴女士。

薛荫娴因为揭露中国体坛兴奋剂丑闻而为人所知,但也因此全家长年受到打压。2017年,她与儿子杨伟东一起逃离中国,流亡德国。身为艺术家的杨伟东,近年来也多次用行为艺术的方式,向多个国际组织呼吁,惩处中国体坛大规模、系统使用兴奋剂。

那么中国体坛使用兴奋剂的状况到底怎样呢? 为什么奥委会等国际组织对中国使用兴奋剂问题一直没有做出严厉的制裁?就这些问题,「新闻聚焦」节目主持人金石采访了前国家队队医薛荫娴之子、独立艺术家杨伟东先生。

兴奋剂以「特殊营养药」面目隐秘使用,中国比俄罗斯更阴险恶劣

主持人:俄罗斯因涉「兴奋剂丑闻」已被禁止参加国际赛事四年。与俄罗斯相比,中国体坛使用兴奋剂的程度是怎么样的呢?

杨伟东:中国要比俄罗斯还要恶劣,还要阴险。为什么呢?在1978年开始使用兴奋剂之初,运动员们都没有意识到是兴奋剂,因为他们把兴奋剂说成是“特殊营养药”,所以这个隐蔽性大概得有7~8年之久。运动员们吃的其实是兴奋剂,但是以“特殊营养药”的面目出现的,隐蔽性很强。但是他们的系统性,一开始是号召医务人员和教练员组织起来以后,一开始哄骗你,运动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服用了这个“营养药”。

但是到后来,应该是1984年以后,因为得到好处了嘛,84年奥运会得了15块金牌,这个时候就明目张胆地开始吃了。运动员这个时候才逐渐开始明白:哦,我吃兴奋剂可以得到好成绩;得到好成绩以后,奖金、家里所有一切就鸡犬升天了。运动员们慢慢地开始接受它,并主动地开始要这些兴奋剂服用。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但是这个过程是非常隐密的,而且他们有自己的一种方法,到比赛的时候它的效能还在,但查是查不出来的,这大概到了86年之前这段时间。1986年亚运会,就开始被查出来了。首先第一例就是游泳队被查出来了,还有羽毛球,就是中国现任奥委会副主席李玲蔚,在86年的时候被查出来了。查出来之后,她说什么?她说她吃的感冒药里含有兴奋剂。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我们采访到了给李玲蔚服药的那个护士,直接把药放在她嘴里的那个护士我们采访到了,我们视频都有。所以这是根本无法抵赖的。但是30年后的今天,她竟成为中国奥委会的副主席了。这就是中国。

前两天我听到俄罗斯被禁赛,被驱除出奥运会的时候,当时我就呼吁把中国也驱除出去,中国比俄罗斯更阴险、更恶劣。

中国系统性使用兴奋剂的动力是为了政治需要

主持人:您觉得中国系统性地使用兴奋剂的现象,它根本的动力是什么呢?

杨伟东:就是为了政治需要嘛。当时在改革开放的时候,那时的经济也不是太好,要振奋民心,它(中共)就拿体育开始说事儿了。在84年奥运会的时候突然能拿到15块金牌,而且是一夜之间,过去还没有参加过奥运会的历史,在一夜之间拿到15块金牌,这简直是太蹊跷了。

我母亲是搞运动医学的,这个就跟马是一样的,跟动物是一样的,你什么人种,你在哪个项目上能有特长,可以发挥你的优势,就肯定有提供兴奋剂给你的情况。不可能一夜之间你成个全能的人,“人定胜天”那是毛泽东说的,那是一个非常可笑的说法。说我们生活水平好了,我们就都全能了,这可能吗?这是不可能的事儿!

洗脑与既得利益成为中国体坛大规模使用兴奋剂的催化剂

主持人:您的母亲薛荫娴女士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八、九十年代那些国家队的运动员,他们都把服用兴奋剂看作是捍卫祖国、为国家争光的一种行为,而并没有认为这种做法是违反公平竞赛精神的。您觉得当时的运动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种观念呢?

杨伟东:首先是洗脑造就的;第二就是这些运动员本身文化水平并不高,当他得到一块金牌,拿到100万奖金的时候,他当然得说是“为国争光”了。就是你“争光”了以后自己也得到利益了。

我再说一个例子:体操队的一个小孩,在“计划生育”的时候她妹妹等于是超生,但她得了世界冠军以后,超生的茬就没了,指标也给了户口也上上了。这不就是得冠军以后“鸡犬升天”了吗?

国家游泳队有一个叫叶诗文的,她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在最后冲刺阶段,她的成绩超过了男性,就是最后冲刺阶段的那个成绩超过了男性,可能吗?这是不可能的事嘛。她就说,我们是科学的训练方法。你什么科学啊?不就是吃兴奋剂嘛。从80年代开始到90年代,体坛“五朵金花”就开始被抓了嘛。

所以到今天为止,说句实在话,我母亲曝光这个事情,我被打压,最后我们被逼出国,我母亲就是现在国家体育总局的一面镜子。不面对这个历史,你今天和未来全是在撒谎。你看今年叫杨方旭的那个女排运动员不是被抓了吗?被禁赛四年,她的主教练不就是郎平吗?郎平就是当时服用兴奋剂的一员,整个女排全是在吃兴奋剂,84年奥运会金牌就是那时候吃兴奋剂得的!包括三连贯。所以这件事情,如果主教练抵制使用兴奋剂,他马上就“下课”走人。袁伟民他要是敢说不用兴奋剂,他连体育总局局长都当不上!

还有一个例子:在80年代初的时候,中国国家体操队有一个总教练叫宋子玉,因为他是总教练,我母亲是医务组组长,当时在体操队就这两人抵制使用兴奋剂,结果宋子玉在84年奥运会之前就被撤职了,不久就抑郁得癌症去世了。我母亲因为医术很好,当时体操队离不开她,所以她最后是延续到1988年奥运会结束之后才离开体操队。也是被迫离开的。

出于医生的良知与职业操守,薛荫娴女士暴雷中国体坛「兴奋剂丑闻」

主持人:您母亲薛荫娴女士为什么敢冒被打压、被排挤的风险,把中国的「兴奋剂丑闻」事件曝光出来呢?

杨伟东:开始的时候我母亲是出于一种朴素的医务工作人员的职业操守,作为运动医学的医生,她上大学的第一课,就是所有运动是要靠自身的体能还有潜能的挖掘,去产生这种竞技状态,而不是用外力的。这是一个最基本的运动医学医生的职业操守。她当时在80年开始反对的时候,就是出于服用兴奋剂20年以后,就会有综合病症产生,就会有得癌症风险,癌症是一个很大的因素。

所以出于医生的良知,她就反对服用兴奋剂,说我们可以用其它的科学方法去提高体能、提高成绩。这样就跟他们的整个体制发生了一个冲突,包括那些教练、基层领队、总教练,包括训练局局长,要是得了金牌,他们以后就是升官嘛。李富荣不就是体育总局副局长吗,他是主导用兴奋剂的人,他最后不就当了体育总局副局长,到了副部级嘛,就是“鸡犬升天”了嘛。

就是说使用兴奋剂最后整个的过程来讲,其实就是一个使用兴奋剂的最大的利益集团在控制着中国体育界。

杨伟东:体育不是政治的奴隶!奥委会已在背离奥运精神

主持人:居住在巴黎的时政评论人士王龙蒙说,俄罗斯与中国都是所谓的体育大国,可以说也都是「兴奋剂丑闻」大国。但是他说,中国的这种体制性的犯罪,一直没有得到国际奥委会和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重视。现在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敢于惩罚俄罗斯,可是他们为何迟迟不愿意对中国动手呢?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杨伟东:最近我在做的一组行为艺术,就是在洛桑。我的第一个行为艺术当时的灵感是采自于去年,去年国际奥委会主席马赫先生颁给李富荣一个奥林匹克银质奖章。我看了这新闻之后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他是中国体育界给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始作俑者,他怎么能够得奥林匹克的银质奖章呢!今年7月21号,我在国际奥委会门口,手举着李富荣的头像,下面用中英文写着:他是中国体育兴奋剂的始作俑者。我就做一个裸体的行为艺术。其实我是想警醒奥委会:体育不是政治的奴隶!

回到刚才的问题,它为什么不制裁中国?首先就是中国表面看着好象很强大,富强了而且有很多钱在支持体育项目,包括搞各种合作。因为我们在奥委会门口做了很多单项运动的行为艺术,做了十几个了,我们一查,这十几个单项运动的委员会都在跟中国发生着非常紧密的合作关系。所以现在它要在中国举办冬奥会,中国又掏钱了而且肯定做得比其它国家更好,开一个奥运会可以花好几千亿。那开APEC(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峰会)还花好几千亿呢,还就那么两天就结束了。

其实我们到这儿来做这些,当时我就想问奥委会:你的奥委会精神是不是公开、公平、公正?如果是的话,象孙杨这种人,你被抓过,不是没有被抓过,你原来就是个小偷,偷了别人的东西,你现在就能变好了吗?首先你对上一次的错没有反省,你现在又开始作了:我今天没用。那你过去用没用啊?对奥委会现在的这种暧昧,我感觉很气愤。因为我母亲当时揭露这个事,第一是从一个医生的良知,第二是秉承了奥运会的精神。

我们出国的时候,对奥运会的印象觉得还挺好。可这个挺好的印象就是中国那边宣传的:我们怎么怎么的、奥运精神怎么怎么样…… 当然出来以后发现,他们不就是一个公司吗?NGO公司(非政府组织,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的运作嘛。其实奥运会就是我们全人类的一个Party。其实你倒不如干脆做两个奥运会:一个不用兴奋剂的奥运会,另一个服用兴奋剂的奥运会,把后者给中国做嘛。

我觉得我出来这两年对奥委会的感觉就是这么个感觉。我做了这种行为艺术以后,我给所有单项运动的委员会都写了信,我都把我做的作品给他们寄过去了,信下面有我的电话,有我的邮箱,他们没有一个回复我的。我很失望!所以我想呼吁:站在良知上,你们怎么去面对中国人民?!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