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人民币,美元,美联社图片。
国企债务违约率上升,中国债市真正危机将至。(美联社图片)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13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尽管中国企业债务违约在2019年创下记录,但对中国债市的影响似乎没有看上去那么大。随着中国国有企业债务违约的增加,中国债市将面临真正的威胁。

威胁中国债市的真正风险正在出现

中国商业新媒体《OR》12月13日引述《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公司的债券违约数量正在创下纪录,但对债市稳定性而言,影响则可能没有看上去那么大,债市面临的真正威胁是国有公司债的违约率可能会开始上升。

报道说,中国当前的违约危机主要集中在民营领域。民营企业是直接受到贸易战冲击的经济领域,更严重的是,中共对民企融资渠道的封堵令后者元气大伤,由于经营环境逐步恶化,民企利润急剧下滑。按照12个月移动平均值计算,接近18%的民营工业企业在2019年10月都陷入亏损状态,该比例至少为2002年以来最高,2017年这一比例为11%。

这或许是导致民企债务违约的主要因素。据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2019年1-11月期间民营企业的债券违约率接近4%,相比之下2017年为0.8%。

不过,尽管中国民企违约率正在提升,但这对中国债市的影响可能没有看上去那么大。因为民营领域的借款人在整体公司债市场中仅占很小的一部分,而且投资者长期以来对这类债券都要求的是高收益,以弥补违约风险。

中国债市中占据大头的还是国营企业,接近90%的未偿还公司债都是国有企业发行的,渣打称2019年头11个月国有公司债的违约率仅为0.04%。

不过,随着中国国企实质违约的发生,中国国企债务的违约率可能会开始上升,中国债市将面临真正的威胁。

天津市政府所有的大型企业天津物产集团,周四(12月12日)宣布对海外债务进行重组,大多数投资者遭受了巨额损失。标普指出,这是20多年来首次有一家中国国有企业发生海外债务违约和重组的情况,等同于违约。

此外,由中国最著名的北京大学支持的北大方正集团未能按期偿付2.84亿美元的债券,也加入了一长串现金短缺以致无法偿还债务的中国企业之列。

这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因为方正集团不仅是一家校办企业,还是一家国有控股企业,旗下业务纷繁复杂,涵盖信息技术、医疗医药、钢铁、证券、教育、融资租赁、房地产物业等多个产业。

《纽约时报》报道指出,中国国企违约的数字目前还很小,但是造成的损害正在上升。未来两年,中国企业将有数千亿美元的债务到期,其中包括全球贷款和投资者的2000多亿美元。

国进民退”的后果:民退国也退

作为民间自发的经济力量,民企或私企的效率一直高于国企。

民企承担了主要的社会责任。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新增就业和企业数量。近8年以来,民企净出口规模总计高达3.9万亿美元。

中国财经评论人士老蛮数据透析站2019年10月3日发表研究报告指,自2011年到2018年8月,规模以上的民企盈利能力是国企望尘莫及的。

然而,在中共“国进民退”政策下,民营企业经营环境越来越差。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丁安华2019年9月6日发表文章认为,有充足证据显示,民营经济特别是私营企业陷入了40年以来前所未有的困境。

国进民退”造成社会资源向国企倾斜,这使国企资产回报率在2017年和2018年有所改善,但受房地产和建筑市场降温影响,2019年下半年又开始下降。10月份,此类企业过去12个月的资产回报率仅为3.7%,远低于银行普通贷款平均6%的利率,仅略高于发行1年期AA级债券约3.5%的息率。

随着经济下滑,国企经营不善的软肋再度暴露出来;而中共政府的财政收入也出现下滑,许多地方政府缺乏资金,这使它们对陷入困境中的国企不再有此前那样的救助意愿。

标准普尔全球(S&P Global)中国信贷专家李国宜(Christopher Lee)表示,中国企业违约潮“还没完呢”,“我们预计违约率还将上升。还有其他许多公司在非常艰难的环境中运营。”

外媒报道说,从2015年和2016年的上一次中国公司债券市场大跌中得到的一个教训是,小问题也可能在债券市场掀起轩然大波。2016年,国企违约率仅微幅上升至0.15%,但已足以促使整个市场对风险进行重新定价,并导致评级较低的企业几乎无法在2016年初发行债券。

责任编辑:宋月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