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濤縱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中國大撒幣外交難買人心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13日】(主持人:石濤)

最近我們節目中淨說瀕死經驗了,其實對我個人來講,我覺得它對每一個人具有非常深刻的對自我生命任何將要可能發生事情,你將不得不面對的現實。瀕死經驗最大的特點是這個人知道出去了又回到自己身體了,他知道出去,也知道回來。而他出去的時候能看見我們現在看到的一切。也就是說一個真實的人,他一批爲二,肉胎的自己,對不對?充滿慾望的這塊爛肉跟他自己的真實的生命兩個分開了,對不對?真實接觸了,能看得着,他都知道跟這肉同在的一羣人在忙活。他知道你們幹什麼,你們不知道他在幹什麼,就這麼回事。

他知道你幹什麼,你不知道他幹嘛,他嚷嚷出不了聲,這邊聽不着。當然聽不着了,這頭是用字寫的,人家那頭不用。在原來的傳藝當中,我們說天才,天才的很多都是口傳心授,對吧?很多練武術的,你問問李連杰,哪天你問馬雲他們說,唉,你說你練那個太極的時候,那師父是不是說過口傳心授?凡是跟修煉相關的,在原來都是口傳心授的。那我個人現在能理解的,文字理解不了你師父傳給你的東西,絕大可能的貶低了你師父傳給你的東西。

有人說不可能,只可意會不可言傳,沒錯吧?此處無聲勝有聲,沒錯吧?對吧?沉默是金,咱不說了。此處無聲勝有聲,跟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它裏面內在的含義是在這個氛圍中,甲乙雙方的生命的內在的溝通的昇華的表達。我個人覺得這個表述很清楚了。用任何語言都是對甲乙雙方生命之間那一份感觸的侮辱。它同樣詮釋了我們作爲個體生命本身的另外一份超過時間,只能在內心中的碰撞,不能有任何的人這一面與這塊臭肉同在的人這一面的任何的干擾,任何的污染。

有朋友說那你說這有什麼意思?當你承認斬妖除魔的時候,當你承認江澤民是隻蛤蟆的時候,當你承認共產黨是惡龍的時候,當你承認天滅中共的時候,那一刻的展現,如果那叫一刻的話,那種時間的點的到來就是定數的展現。

有相當一部分人將有可能在那樣的時間裏,你人的這一面跟你魂魄的那一面,就像類似很多人出現瀕死經驗一樣,是你自己的魂魄、自己的靈魂遭到歷史的審判,大審判。米開朗基羅畫的《大審判》,我以爲是這個含義。所以那叫神的審判,審判每一個靈魂在這樣的現實衝撞中,他的善惡的選擇。

什麼叫惡?自私,滿足肉與肉體同在的一切,就這麼回事。所以共產黨最害人的地方是以無神論、進化論的方式最大限度的去把人推到這點上去,而人卻無力自拔。就像我們說莎朗斯通似的,七十了,那她又有過瀕死經驗,但她卻沒有機會去遇到真正的佛法,沒有機會遇到真正的神去幫她。所以等到68歲的時候,她還敢赤身裸體去拍自己誘人的女人的身體,那就叫性感嘍。所以這是一個在我眼睛裏很悲劇的一個概念。

就是那頭,她知道靈魂的真實,這頭又不忘卻自己作爲女人誘惑的本錢。沒有任何貶低的意思,只是跟大家說,那她自己做的,公開的照片自己拍的。跟大家解釋就是說,當你同樣日益受誘惑的時候,被掩蓋的是自己的靈魂。

而這就是現實生活中我們看到的。所以欺騙也好,怎麼樣也好,在真正的環境中,都會表達出來。所謂的新聞是這個層面的定性,所謂的新聞都是每一個相關係的人在這個環境中、在事件中展現自己對生命的解讀。騙子就一定是騙子,就更是騙子,騙子的一切都是爲了這塊肉。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美報告:中國大撒幣外交難買人心》。這個詞是罵人的,罵的最難聽的話,用女人的身體去罵人的,那現在就公開在正式的媒體中就這麼說了。這是北方人,北方男人罵人的。所以我唸到這念不下去了。那難買人心,但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概念。

本身這個詞是罵人的,但是用錢去買。用錢去買什麼?所以中共的政策就是嫖客,是土包子嫖客,我用錢買你。就是早年那時候說的,都是山西煤礦的煤礦主,對吧?進了深圳,到了上海灘,我買你,你出個價吧,是吧?那女孩說不賣,不相信,你只要露頭,你就是賣的,真的是這樣,什麼叫你要露頭?買汽車的,買車模的,這個女孩去做車模了,赤身裸體。

這個山西農民來了,開煤礦的,我買你,我不賣,那農民你騙人家?你就是賣的,要不然你不會幹這個,這是今天中國社會的真實。所以這女孩子在男人的眼睛裏就是要價碼而已,對不對?我多給你一個0,你賣不賣?這是今天中國社會的真實。中共的概念,今天習近平的概念就是這個。穿着西服的是流氓,洗澡堂子裏頭沒有。所以很多人在評論說難買人心,這是美國研究報告,你用研究嗎?對吧?你用研究嗎?就像我們原來說的那個故事似的,大小施特勞斯,這是有名的歷史上的人物。

老施特勞斯就是外頭亂找女人,他花錢買,最後他死在外頭,是他太太給他收屍的,那叫買人心嗎?就是這麼回事兒。所以用研究報告,穿着西裝革履去評價,這樣的人他是個什麼人?浪費時間、浪費金錢、浪費一切。當毛澤東創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然後印了大開本的《金瓶梅》,發給他最貼心的人,後來他把這些人都給殺了,文化大革命、三反五反。其實朱德也應該是被他殺的,對吧?彭德懷、劉少奇不都是被他殺的嗎?那當初他都一人給一本《金瓶梅》,這是共產黨的根本。所以習近平說: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所以牢記《金瓶梅》的使命,他就用錢買,這叫國家政策。

沒什麼國家不國家,這東西根本不是國家。這就像說中南海。天安門廣場,在今天的概念當中,有些有本事的人說那地方是地獄,都是鬼,那可不是嗎?習近平招鬼上身是從天安門廣場出來的。這個我覺得就很簡單了。所以他的做法就是這個做法,所以大家不用吃驚。

美國學界與智庫10日公佈一份中國公衆外交的最新研究報告顯示,習近平上任以來,中國外交預算倍增,高達600億人民幣,但是這種做法似乎沒有爲中國贏得更多的正面形象跟友誼。不可能,沒有任何一個人尊重用錢買的,對吧?那你跟人家說好了去嫖客,給人1000塊,扭臉你給人800塊,那個窯子鋪裏那打手追着打死你,一個道理。所以中共體制之下沒有任何正常人基本人的道義,但他表現出來似乎很紳士,人穿的衣服都是上萬塊錢的,拿中國納稅人的錢辦外交,中共外交部的成績如何,那爲什麼呀?祖國第一,對不?

祖國是你媽,這是共產黨說的話,祖國是他媽,你問問習近平那祖國是不是他媽?那他媽怎麼辦?這就是胡說,但大行其道,對不對?所有的宣傳都是這麼宣傳的,你說每一個人的媽招你惹你了,對不對?那女人,你想想你也是媽,明兒你兒子也這麼對你。喪盡良知,毫無生命的這種尊重。

美國智庫亞洲協會的研究所、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與威廉與瑪麗學院研究對外援助的實驗室,10號幫中國的公衆外交打分數,成績可能會讓北京看了很刺眼。我覺得很有趣的,這個東西叫絲路外交。

絲路外交不就是“一帶一路”的概念嗎?中國在南亞與中亞13個國家的外交投入,包括從孔子學院推廣中國文化一直到“一帶一路”。你看,堆積了一大堆叫跨國經濟帶,打造中國的軟實力,有什麼軟實力啊?你說有什麼軟實力?他要真正達到軟實力,你就把海南所有這些洗頭的、洗腳的、按摩的裏頭,給他裝上三艘航空母艦,你看是不是軟實力?他實際就是這個,但他不,對吧?他說他們是如何如何,但他實際背後是這個。

那這個東西到任何人的環境中都是遭到唾棄的,都是被人們視爲最下流、最流氓的東西。但是他外表做得最好。北京的南城,前三門往南,就是原來說的下九流。那邊的老房子修的很漂亮,我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了,是不是中共保留四合院都保留那邊的老房子?最有名的就是距離琉璃廠不遠的韓家臺,妓院,那是老北京的妓院區,有8條大衚衕,房子蓋的老漂亮,就是今天的金錢外交。

所以它的生命本身從來沒改變過,外表的本身無所謂,對不對?爺爺的爺爺是這塊肉,對不對?爺爺也是這塊肉,那生命內在的區別在於他的屬性。爺爺的爺爺那時穿大袍,爺爺的爺爺穿大襟,再後來臨死前穿的西服,你這輩子穿西服,後來就不知道該穿什麼了。這都是外在的衣服在改變,但它的生命屬性沒變,魔就是魔,妖就是妖。所以一切都用了欺騙的手法。

胡錦濤末期勇敢向外走,那習近平主政大步往前走,妹妹大步往前走,6年外交預算從300億到600億。但是花錢的地方,人家不買賬。95%的金融外交用在了基建上,只有5%用在了人道主義援助和債務減免上。沒跟你說嘛,幹這事他的生命屬性都像李蓮英的後代,做完最骯髒的事情,掏錢的時候還打折。

這種故事在20多年前的北京城就流傳着,非常的下流,非常的下賤骯髒。所以這是美國的研究機構做出的報告了,我個人覺得就那麼回事了。然後下面提到說,花了很多錢沒讓中國在聯合國表決時爲自己贏得這些國家的支持。所以人家這句話是罵人的話,卻吻合了中共體制這些高官們的做法的生命的本質。但是,在正常人的眼睛裏,他們就是神經病。正常的家庭,正常人的眼睛裏是神經病,什麼意思?國內的大官,國內的旅遊團,國內很多人,有些專門組織叫男人旅遊團,來到了海外,國家規定不許他們進賭場,不許他們看脫衣舞,但是如果你帶着這些人走到脫衣舞的場的時候,你看這些人鴉雀無聲。

圍着賭場說進去啊?誰也不敢說話,但都想進去。進去完之後,甭管出事不出事,出來之後一定有人做誣告,做點炮,誰帶隊,把他毀了,這就是今天的大陸人。便宜他佔了,扭臉把那個人毀了,你說那是人嗎?但這地方到處都是。

這是今天中國繞世界撒錢,在別人的眼睛裏看,就是不是人。但你知道在西方的社會,家庭的觀念、家庭的注重、那種堅守,在信仰的背景之下,遠遠超過於中國人想象的,那中國人爲什麼那麼想?是被黨給騙的。所以對應的2019年至少有48名記者被關押,中共國奪得了世界之冠。它怎麼騙?掩蓋一切真相,扼殺一切人性的表達,所以我們說“天滅中共”到點必發生,是個時間的問題。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