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北大自殺大三女生包麗生前生活自拍照。(微博視頻截圖)
北大自殺大三女生包麗生前生活自拍照。(微博視頻截圖)

北大女生被男友逼迫自殺 傳男父是高官 中宣部下禁令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14日】(本台記者劉瑩綜合報導)北大學生會副主席牟林翰被指精神虐待女友包麗,致使其服藥自殺,該事件引發輿論發酵。但近日,中共中宣部突然下達禁令,禁止媒體追蹤報導。網傳男方父親爲金融高官

廣州《南方週末》12月12日發表題爲《“不寒而慄”的愛情:北大自殺女生的聊天記錄》的文章表示,北大法學院女生包麗受學長男友、北大政管學院學生牟林翰長期的“精神控制”,從自信,到自卑,直至無法逃脫,於10月9日服藥自殺,致腦死亡。

文章指,牟林翰因爲包麗曾談戀愛失身,不斷放大其原罪,要對方爲他“放下一切尊嚴”,“給出全部的愛”,牟林翰之後叫她“狗”,逼包麗叫他“主人”。並讓包麗在身體上紋“我是牟林翰的狗”,通過貶低她人格的方式,施行徹底的控制。 

文章還稱,男友同意分手,但前提是包麗去做絕育手術,並孤獨終老,不找任何男生。

牟林翰逼迫包麗在身體上紋上侮辱性文字,不斷貶低她人格。(網絡截圖)
牟林翰逼迫包麗在身體上紋上侮辱性文字,不斷貶低她人格。(網絡截圖)

文章說,11月7日,包母從警方處取回了包麗的手機。次日,她看了女兒與男友牟林翰的微信聊天記錄,發現了之前所不知道的女兒輕生的真相。“我很想跑過去把他捅死。”包母形容她看到聊天記錄時對牟林翰的憤怒。

對於聊天記錄,多家媒體均將此事指向牟林翰很可能在對包麗實行一種類似於“PUA”的控制,被指是一種毀人心智,殺人無形的情感操縱。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大陸媒體在週四(13日)晚些時候很快接到了中宣部禁令,媒體不得報導此事。北大招生辦在迴應該臺採訪時,也以只能由宣傳部統一回覆爲由,拒絕接受採訪。

另外,網上傳出北京大學黨委宣傳部發給北大學生短信,要學生“保持泠靜”,不要“輕率”發表言論。如發現媒體記者,要及時上報。

對此,網民們紛紛表示:“這就是中共北大邪教學校的真實面目!什麼“保持冷靜”啊,這是共產黨做了壞事害了人之後的一貫伎倆,就要鬧大,學習香港人!!沒商量!手足齊上齊洛,雷爆都唔割!

”北大現在人渣很多的。”

“中共黨的好苗子,這最起碼也是正國級的苗子啊。”

牟林翰是典型的性心理變態狂,惡人渣一個!”

“這個官僚氛圍太厲害啦,映射出中共的強勢控制慾望,認爲底下的人只是他養的狗。”

隨着輿論的發酵,北大研究生支教團項目管理辦公室13日發聲明,成立工作組進行調查。

北大學生會副主席牟林翰。(北大學生會公號圖片)
北大學生會副主席牟林翰。(北大學生會公號圖片)

公衆號“北京大學學生會”2017年5月24日文章顯示,牟林翰就讀北大行政管理專業,曾是北大學生會第34屆執委會副主席,爲2015—2016年度北大“三好學生”,曾於2016年至2017年任北大學生會體育部長和北大政府管理學院學生會外聯部部長。

牟林翰升學北大的經歷被指出現違規。網傳牟林翰2015年高考,取得中國人民大學自主招生降20分、北大博雅招生降30分的資格,同樣也過清華大學領軍計劃山東省初審。他還於2019年研究生推薦免試,走的是“專項計劃”——校學工部推薦的社會工作表現突出的“學工直升”、“學工選留”,校團委推薦支教學生,藝術團和體育教研部推薦的藝術、體育特長生等。

牟林翰雖然是山東人(北京戶口),但以韓國留學生身份進入北大讀本科。看似學習成績優異,但牟林翰曾自稱“我就是不愛學習”,“風采展示主要靠臉”等。

而獲得如此“捷徑”,據指與牟林翰之父分不開。網友扒出其父是中國進出口銀行山東省分行黨委書記、行長牟毅。有網友呼籲紀委介入,查查其有沒有涉嫌貪腐等違規行爲。不過,這些說法尚未獲得證實。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