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土耳其执政党分裂,对总统艾尔段构成挑战。(AP)
土耳其执政党分裂,对总统艾尔段构成挑战。(AP)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14日】(本台记者周扬综合报导)12月13日(星期五),土耳其前政府总理艾哈迈德·达乌特奥卢(Ahmet Davutoğlu)从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dalet ve Kalkınma Partisi,简称正发党)退党3个月后,另起炉灶,宣布成立新的政党——未来党(Gelecek Partisi或Future Party)。外界预测,今年年底前,前副总理阿里·巴巴江(Ali Babacan)也有可能宣布成立新政党。党内重量级人物的流失,对现任总统雷杰甫·塔伊甫·艾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领导的执政党构成了巨大挑战。

未来党的目标是言论自由信仰自由

据中央社、法广等媒体报道,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Ankara),达乌特奥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已于2019年12月12日(星期四)正式登记注册了一个新政党。他说:“我们要强调,未来属于人民,未来属于土耳其。” 他表示,未来党的目标是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他说,新闻自由和尊重法治都是一个民主社会的基本需求。摧毁这一切,用非正常和打压手段统一新闻,导致了土耳其的衰退。

今年3月底,在全国性的地方选举中,正义与发展党首都安卡拉、经济中心伊斯坦布尔以及伊兹密尔、安塔利亚等多座大城市败北。该党当时坚持让伊斯坦布尔市巿长重选,后来还以支持恐怖主义的罪名,将东部3位民选巿长解职。

4月,达乌特奥卢罕见抨击党内盟友正义与发展党准备将他开除党籍时,9月13日,他宣布退党,并强调,正义发展党把对党的批评视为变节,他不再可能效力当前这样的政党和政府了。随后,他宣示将展开新的政治运动。他说:“这既是我们的历史责任,也是对国家的义务。”

达武特奥卢曾是土耳其总统艾尔多安的长期政治盟友

达武特奥卢(1959年2月26日-)是一名土耳其政治家,2009年5月1日至2014年8月29日,任土耳其外交部部长,任内协助当时的总理艾尔多安推行外交政策。2014年8月28日至2016年5月24日,达武特奥卢任第26届土耳其总理以及正义与发展党主席。

正义与发展党曾是中间偏右的保守派政党

正义与发展党中间偏右的保守派政党,从2002年起,一直是土耳其执政党

雷杰甫·塔伊甫·艾尔多安(1954年2月26日-)从2003年至2014年,连任3届土耳其总理。2014年8月28日,艾尔多安正式就任土耳其总统后,达武特奥卢继任总理

全面禁止社交媒体推特”和维基百科的使用

正义与发展党部分官员牵涉贪腐丑闻的事件后,2014年3月21日,艾尔多安宣布全面禁止社交媒体推特”的使用,此举引发了土耳其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响。

2017年4月29日起,土耳其政府对维基百科所有语言版本实施网络封锁。

欧盟土耳其谈判遇到敲诈

2016年3月20日,土耳其欧盟签署的“关于阻止难民土耳其偷渡往欧洲的新协议”开始生效,欧盟每遣返一名非法移民回土耳其,必须同时从土耳其接收一名符合资格的叙利亚难民欧盟同意向土耳其提供最多60亿欧元的援助,并在满足指定条件后,向土耳其国民给予免签证进入欧盟的待遇。比利时首相夏尔·米歇尔(Charles Michel)形容欧盟土耳其谈判,遇到了敲诈。

艾尔多安被指通过未逐政变整肃政治异己

2016年7月15日,一批反对正义与发展党的军人发动军事政变,意图推翻艾尔多安政府,很快被平定。土耳其当局因此解除了数万人职务,并逮捕了近万人,还向近200名行政法院和上诉法院司法人员发出拘捕令。同时,还要求美国引渡土耳其方面认定的政变主谋穆罕默德·法图拉·居连(Muhammed Fethullah Gülen)。

艾尔多安被指借助未逐政变,整肃政治异己打压政治异见分子。大规模拘捕教师、法官及记者,破坏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土耳其当局也对任何和居连有关的书籍进行销毁,上百家出版社被勒令停业,导致出现言论自由危机

土耳其修宪公投 议会制改为总统制如俄国式民主

2017年,艾尔多安发动土耳其修宪公投,将土耳其现行的议会制改为总统制,废除总理职务,总统身兼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

2018年4月18日,艾尔多安宣布,原定于2019年11月3日举行的总统暨国会大选,将提前到2018年6月24日举行。艾尔多安成功连任,土耳其正式实行总统制。议会权力被削弱, 土耳其百年来“文官执政、军人护国”的民主传统被改变。

总统作为三军统帅和国家元首,大权在握,包括任命副总统、部长和法官,甚至解散议会、制定预算、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等。土耳其的反对党则表示,新体制如同俄国式民主,减少了制衡。反对党把艾尔段比作普京。

艾尔多安宣布对库尔德民兵发动攻势

叙利亚内战开始后,艾尔多安政府支持叙利亚叛军对抗巴沙尔·阿萨德政府,同时又敌视在叙利亚北部兴起的亲库尔德工人党的叙利亚库尔德族武装。土耳其也被批,暗中包庇纵容伊斯兰国恐怖分子。

今年3月下旬,库尔德-阿拉伯战士宣布攻克了恐怖主义民兵组织“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最后堡垒巴古兹(Baghouz)。美国支持的叙利亚民主力量 (SDF) 发言人宣布, “伊斯兰国”宣布成立的“哈里发”被“彻底消灭”,标志着持续近5年之久的打击叙利亚和伊拉克“伊斯兰国”的斗争暂时结束。

库尔德人控制着叙利亚北部与土耳其接壤的大片边境地区, 并在那里建立了自治。

库尔德民兵受叙利亚民主力量的领导, 也是美国在叙利亚的主要盟友土耳其政府将该民兵组织视为被取缔的库尔德劳动党的一个分支, 并将其归类为恐怖组织。

10月7日,川普总统宣布美国从叙利亚北方撤兵,两天之后,土耳其趁机发动对叙利亚库尔德地区的军事攻势,伤亡惨重。

川普要求土耳其立即停止侵略叙利亚,下令制裁土耳其3名部长,包括土耳其内政部长、国防部长以及能源部长,要求立即冻结他们在美国可能有的所有资产。同时,3名部长将被禁止进入美国境内。

针对土耳其出兵叙利亚,并从俄罗斯采购先进S-400系统,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表决通过,将一项对土耳其实施制裁的法案交付全院表决。

川普于2017年已签署,授权对与俄罗斯军方有生意往来的国家实施制裁

土耳其经济走向崩溃边缘

2018年以来,土耳其面临着日益严重的金融危机土耳其统计局宣布,该国10月份的通胀率为8.55%,土耳其的里拉大幅贬值。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称,2019年,里拉暴跌了10%,因为土耳其政府在国内政治紧张局势加剧的情况下,推迟了关键的经济改革,但在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与美国关系恶化的背景下,土耳其货币走向崩溃的边缘。

土耳其的失业率在今年2月份达到14.7%,是十年来最高。3月份,劳动参与率为52.9%,在职人口约2,780万人,失业人数约450万人。失业率远高于去年同期的10.1%。

川普表示,美国将把对土耳其的钢铁关税提高到50%,并立即停止与土耳其方面的关于1000亿美元贸易协议的谈判

制裁影响 土耳其开始转向俄罗斯、中共

受美国制裁的影响,土耳其作为穆斯林国家,带头批评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之举。

土耳其是北约重要的一员,但是在中东很多问题上,开始转向俄罗斯,包括叙利亚问题、库尔德问题、伊朗核协议问题等中东热点,使用否决权,制造麻烦。

在经济发展问题上,土耳其向中共靠近,寻找资金,包括展开土耳其东西高铁等一系列重要项目。

达武特奥卢与总统艾尔多安产生严重分歧

达武特奥卢不支持艾尔多安以修宪扩大总统权力的计划,达武特奥卢也比较倾向与库尔德工人党恢复谈判。在争取欧盟同意在满足指定条件后,给予土耳其国民免签证待遇上,有意见认为达武特奥卢与艾尔多安争功,加剧两人不和。

2016年5月5日,达武特奥卢宣布辞去正义与发展党主席及土耳其总理职务,但仍留在党内。比纳利·耶伊尔德勒姆(Binali Yildirim)接任总理

今年9月,正发党给予包括达武特奥卢在内的一批与艾尔多安政见不合的党内人士处分,达武特奥卢随后宣布退出正发党,党分裂的问题更加白热化。

越来越多艾尔多安前盟友与正发党分道扬镳

越来越多艾尔多安前盟友正义与发展党前重量级人物跟该党分道扬镳,其中以52岁创党元老巴巴江最受瞩目。

今年7月,巴巴江以理念不合为由退党,并随时准备宣布组党。他在退党声明中指出,近几年来,正发党施政和他自己深信的原则严重分歧,并强调,“活力十足的新生代拥有不一样的期许。”

正义与发展党于2002年开始执政后,巴巴江曾于2002至2007年任经济部长。2007至2009年,任外交部长。2009至2015年,任副总理。从2000年至今,他被视为10年间土耳其经济发展的最大功臣。

责任编辑:常青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