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國社交電商,美聯社圖片。
2019年中國超300家創業公司倒閉。(美聯社圖片)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16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2019年中國的冬天異常冷,許多創業公司最終沒能熬過這個寒冬。數據顯示,2019年倒閉的336家企業,涉及社交電商、生鮮、P2P、電子煙、教育、長租公寓等領域。

社交電商淘集集:僅存16個月 創始人不知所蹤

《投資界》12月16日報道,2019年中國的冬天異常冷,許多創業公司最終沒能熬過這個寒冬。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倒閉的336家企業,涉及社交電商、生鮮、P2P、電子煙、教育、長租公寓等領域。其中,金融類、電商類死亡公司最多,分別爲62和38家。

2019年中國創業企業死亡統計
2019年中國創業企業死亡不完全統計名單

報道稱,數天前,號稱“社交電商神話”的淘集集宣佈破產,成立不到兩年最終留下16億欠款,創始人已不知所蹤。

淘集集成立於2018年8月,2019年12月宣佈破產,僅存16個月,留下欠款16億。

淘集集只是創投寒冬下的一縷縮影。數據顯示,2019年倒閉創業公司之中,有55%的企業直到最後一刻也未能獲得投資。

2019年,電商領域死傷慘重:6月,成立9年的尚品網再度捲入裁員風波,不久宣佈倒閉;8月,主持人李靜創立的明星美妝電商平臺樂蜂網關停;靠“消費返利”模式吸引了近1200萬會員的電商購物平臺易網購,騙取了會員近200億元之後,其實控人兼董事長賈永龍“捲款跑路”。

生鮮電商:連VC(風險投資)都怕了

臨近歲末,生鮮行業玩家接二連三地傳出“陣亡”消息。

前有呆蘿蔔瀕臨倒閉,後有主打淨菜配送服務的生鮮電商“我廚”,官網和App均已暫停服務。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2017年發佈的數據顯示,彼時4000多家生鮮電商中,4%實現賬面持平,88%虧損,剩下的7%是鉅額虧損,只有1%實現了盈利。

接二連三的死亡案例,看得VC/PE機構心驚膽戰。在採訪中,多位投資人一致表示,“近期沒有人再投資生鮮了”。

電子煙:一夜入冬

電子煙,堪稱2019年最火創業風口,仍然難逃死亡厄運。

企查查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電子煙產業投資案列超過了35筆,投資總額超10億元,絕大多數單筆融資額超千萬,加碼機構中也不乏明星VC/PE機構。4月,冰殼Bink獲得了2000萬美元的融資;5月,FLOW福祿完成經緯中國領投的數千萬元融資。

然而11月的“網售禁令”後,電子煙陸續消失在淘寶、京東等各大電商平臺,資本熱情降溫,企業減量、裁員、庫存積壓等問題隨之而來。

一家長期關注電子煙行業的VC機構合夥人對投資界表示,現在這個時間點,敢投電子煙的機構很少,“行業洗牌已經開始,線上渠道的關閉將促使品牌方加大線下拓展與競爭,線下成本也將進一步提升。”

長租公寓:要麼倒下,要麼IPO

2019年的長租公寓,喜憂參半。一方面,不少長租公寓品牌接連暴雷;另一方面,隨着青客公寓成功掛牌納斯達克,長租公寓頭部玩家紛紛赴美IPO。

2019年2月,寓見公寓資金鍊斷裂;3月,因“租金貸”資金鍊斷裂的蘇州樂棧公寓被蜜蜂村落網絡科技公司收購;7月,南京玉恆公寓資金鍊斷裂;8月,樂伽公寓轟然崩盤;10月,杭州德寓科技傳出資金鍊斷裂消息……

“高收低租,長收短付”模式是長租公寓資金鍊斷裂的元兇。多年來,業內多認同“房源即一切”,所以頭部瘋狂燒錢,跑馬圈地搶佔市場。競爭之下,行業馬太效應愈發明顯。在潘石屹眼中,長租公寓是不賺錢的生意,“不到1%的租金回報,租房的價格再翻一番還是虧本的。”

隨着大量玩家倒下,VC/PE機構對於這個領域的態度愈加謹慎,再加上募資不景氣,長租公寓品牌從一級市場拿錢會越來越難,那就只剩下一條路——IPO,一方面轉向二級市場直接融資,同時也能讓之前的投資方退出。

教育行業:韋博英語“猝死” 數萬個家庭受牽連

得益於逆週期、硬剛需屬性,教育行業曾一直被視爲寒冬中的“避風港。”

然而,2019年倒閉潮也席捲了這個行業。據投資界統計,2019年倒閉的教育品牌多達20餘家。其中,最令人震驚的是被稱爲“英語培訓四巨頭”之一的韋博英語。

1998年,韋博在上海正式成立,距今已有21年,主攻成人英語培訓。官網信息顯示,韋博英語覆蓋全國62個城市,並且擁有154家線下門店,數萬名學員。

爆雷之後,韋博英語的教育分期問題浮出水面。韋博英語課程價格幾乎都是上萬元,超過80%的學員學費都是通過分期貸款繳納。此外,熱衷於線上線下鋪廣告使得韋博英語獲客成本高企。

韋博英語只是教育行業倒閉潮的一縷縮影。教育貸問題、盲目快速擴張、獲客成本高等牢牢鉗制着這個行業,當大量投入的流量無法轉化成盈利,公司資金鍊應聲斷裂。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