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故事新編大家聽】青天白日(下)

故事新編大家聴logo

【故事新編大家聽】青天白日(下)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17日】

 今天我們接着給大家講‘青天白日‘ 這個故事。

上次我們講到南宮認庵過江找叔叔,遇到風暴。天空中出現四個金字“青天白日“,衆人都說這是天公昭示,  要壞人自己自裁,不要連累滿船的人。

認庵這時挺身而出,向衆人說:” 這是在下自己的隱私, 實在是難以啓齒,不能告訴別人的。 但也不敢因自己連累大家  。有緣來世再見吧。“ 

說着縱身一躍, 投入急流之中。 昏昏朦朦中, 抓住了一根枯木, 緊緊抱住, 隨浪顛簸。只聽見雷雨嘩嘩急驟而下, 電光閃耀如同金蛇狂舞。 不一會全停了。看自己抱着枯木, 漂在寬闊的水面上, 就如一葉浮萍,飄蕩在萬里浪濤中。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遠遠看到有一艘官船鳴鑼而來, 船上有人高喊:”趕快救出那個抱着枯木的人! 賞錢十貫!“ 

很快的來了一艘紅色的船,把認庵救上了船。 一看那官船之上, 不是別人,竟然是自己的叔叔 ! 叔侄二人都很吃驚。 認庵問:”叔叔從哪裏來?“  

原來叔叔已移居通州, 這次是來紫琅山遊玩的,沒想到碰上了認庵落水。

 叔叔還說:” 你父母的墳墓都保護的很好。 你的心事我也全都知道。娟娘已經隨秦家小姐陪嫁到她夫家。 你的事緣分還未到,不要着急。 “  

認庵也不知道叔叔怎麼 知道的那些事。驚魂甫 定,和叔叔到了通州的寓所,比原先在蘇州的居室還要好, 奴僕婢女比那時也更多。認庵也不敢多問。 過了兩天, 從袖中拿出小摺子記賬本,給叔父, 說:“這是兩年來侄兒做生意盈利往來的總賬, 請叔叔過目。”

叔叔擺擺手說:“煩人, 我不要看這個, 你都拿走吧。”

第二天辭別叔叔, 要回江北。 叔叔又贈給他好幾百兩金子。

    回到了蘇州, 認庵打聽娟孃的消息, 果然象叔叔說的那樣。記得叔叔說‘緣分還沒到,只有靜待。 一天走在街上, 忽然碰到過江時乘的船的船主,那人看到他, 大驚,說:“ 君子還活着?知道嗎? 那天你跳江後, 船就翻了, 滿船的人都死了。我是緊緊抱着船纜, 才得以存活。 現在是停泊在此修船呢。”  認庵給了他許多錢幫助他修船, 就暫時寄住在這個船家。

    一天認庵偶然閒坐遠望。 看到一個美人, 乘着一個小轎,有僕婦跟隨;還有一個婢女, 坐在一個小車上。 看着十分象娟娘。 於是自己就悄悄跟着這一行人, 看他們到哪裏去。 跟了約有三、四里地,看她們進了一個尼庵。那美人進入大殿,叩拜如來。進香拜佛。 那些僕婦們就到處遊逛。那個坐車的小丫鬟偶然看見認庵,面現喜色,低聲喚道:“ 青天白日。” 

認庵失聲道:" 噫! 真是娟娘嗎?"  

娟娘問:" 你怎麼竟然穿着如此華貴了?"

 認庵從頭細說, 告訴原委。那娟娘問他:" 不知當年的有情人還念舊嗎?"  

認庵指着自己的心口說:” 心中無一刻忘記娘子!“

 娟娘點點頭又說:" 彼此皆有情, 卻連對方姓名都不知道, 真令人好笑。" 

於是認庵又詳細的告訴了。 正談說間, 裏面有人喚娟娘, 於是娟娘趕緊匆匆離去, 認庵眼巴巴的看着僕婦衆人擁着那位美人和娟娘一塊兒離開了。

      這裏認庵又剩下孤單一人, 眼看娟娘離去, 自己百無聊賴, 在那尼姑庵外的一片墓地隨意轉轉。 看到一個特別大的大墓,墓碑上寫道: "東浙寓公南宮諱璧玉人先生之墓"。 

認庵不由心驚,怎麼?! 竟然有同名同姓還同字的? 急忙看下去, 只見那墓碑誌文詳細寫道南宮璧夫婦五年前一同在蘇州離世,埋葬於此地。等待將來侄子南宮認庵尋覓來此。底下署名撰寫碑文的人是當地秀才, 名叫鬱訪的。

 認庵這時真的是如墮五里霧中, 想自己剛剛還與叔叔嬸嬸見過面,可是這墓中人, 不僅與叔叔同名,而且就連他的侄子也和自己同名! 天下哪有這麼巧的事啊!道理上講是不可能的。於是就打聽鬱訪這個人, 找到了他的家,自己送進名片請求拜訪。 

鬱訪把他迎入大堂, 上來就問:“ 君子脖頸之上是不是有個月牙痕跡呢?” 

認庵答:“是。” 

於是鬱訪就說:“ 令尊叔叔在世時, 與家父是至交,情同莫逆。 家父先去世,後來令叔叔伉儷也相繼去世。 去世前諄諄叮囑在下,給他們尋找風水寶地,操辦後事, 一定要做墓誌銘。還囑咐說一旦你回到蘇州,就由你繼承遺產。 不知道你是怎麼知道我, 找到我的呢?” 

認庵告訴他見到墓誌銘的事。鬱訪慶幸說:“ 幸虧如此,才能夠找到你, 在下也可以不辜負令叔叔的囑託了。” 

認庵卻是滿腹疑團未解, 皺着眉頭,把自己兩次遇到叔叔的事如實告訴了, 問這真是不知道怎麼回事? 難道人死還可以復生嗎? 

鬱訪回答說:“ 令叔叔生前修道養生, 修習吐納之術, 聽你所說,莫不是令叔叔已經修成,得道仙去了? ” 

認庵派人又去通州再訪叔叔的住處。 卻又是人去樓空, 杳無蹤跡了。 於是認庵就把自己父母的骨殖取出, 移葬到和叔叔一起。在墓周圍種植樹木。 自己還親自寫了一篇墓誌銘, 僱人刻在石碑上。 

鬱訪來看了, 不由歡喜的誇讚道:“ 你還有文字根底, 寫的文章很好, 立意正, 不流俗。我勸你還是繼續攻讀,考個功名,不要自棄。 ” 

於是就留認庵住在家中, 每天教他讀書。  

    到了秋天,認庵回到浙江參加鄉試,金榜題名成了貢生。 回來後鬱訪大開宴席, 爲他慶賀。來了不少高朋俊友, 席中鬱訪舉杯敬酒對認庵說:“ 南宮君如今身爲貴人, 也已年華二十一,金榜題名日, 也應有”洞房花燭時“ , 難道還要獨唱一曲”雉朝飛“不成? (雉朝飛是古詩,寫人看到雉鳥雙飛感嘆自己身單影只的。)

認庵說道:"仁兄有所不知, 弟有舊萌, 心有所寄, 一直在癡心等待着玉人入月來啊。"

鬱訪說:" 愚兄今日已爲你尋覓到一個佳人, 做你的夫人,依愚兄之見, 擇日不如撞日, 今日今時, 就是良辰。" 

說着不由分說,早有那準備好的笙竹管樂,吹了起來,更有婢女數人,簇擁着一位盛裝美人, 鳳冠霞披,出來衆人攙扶着兩人拜了天地, 行了婚姻大禮。認庵事出意外,被人們送入了洞房。 原來鬱訪都做好了準備, 洞房花燭一切齊備。 

臨了, 鬱訪關上洞房門,對着屋內說:"好了, 今天夜裏可以償還大願,報答恩人了!"

   人去夜靜, 認庵揭開那個紅色蓋頭, 舉目觀看: 只見紅粉嬌娃,似曾相識!頗似娟娘 !於是低聲說道:" 青天白日。" 

那新娘子聽了, 擡起頭來, 微微笑道:" 悶葫蘆終於打破了!"

不是娟娘是誰!認庵不由大喜,聽了娟娘告訴,才知道, 原來那天在尼庵遇到的美人,就是鬱訪的妻子。當年娟娘爲她傳達書信的小姐。

鬱訪就是那個收信人,後來果然科考中舉, 富貴還鄉, 迎娶了小姐, 兩人結婚已有兩年, 夫妻伉儷, 十分恩愛。 那日在尼庵相遇後,娟娘才把發生的一切告訴了小姐。二人說着,不由感嘆。新婚燕爾, 童男處子, 雲雨綢繆。

轉天夫妻二人同去拜謝鬱訪夫妻。鬱訪也謝認庵:“ 君拾金不昧, 成全了我夫妻, 纔有今日。恩恩相報,自應如此!” 從此秦越一家,親如手足。

後人評論說:拾金不昧, 成人之美, 作爲乞丐,已是不易。至美色當前,懸崖勒馬,此等功夫,更是不易,真真堪比柳下惠。偉哉南宮!宜乎蒼蒼者,報以厚德也。吾願普天下男兒,無論富貴貧賤,當人人書“青天白日” 四字於座右。以爲銘記!

聽衆朋友,這是一段佳話,流傳千古。

好,‘青天白日‘的故事,今天就講完了。希望您喜歡。 謝謝您的收聽, 我是東方, 我是雪莉。 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責任編輯:紫君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