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缔造美国的故事
宪法学家斯考森教授:有弊端的《第十宪法修正案》改变了联邦参议员的来源,导致代表权发生了变化;政府体系中的州权力链条断裂。

缔造美国的故事(28): 宪法应当被完整恢复到当初的模样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20日】(本台制作人方伟、记者子涵采访报道)我们的系列专访内容取材自美国著名宪法学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缔造美国》(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儿子,美国宪法学者及作家保罗•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之前为我们讲述了这本著作的三分之一内容,回顾了美国是怎样被打造出来的建国历史。现在为我们展现该书另三分之二的内容:宪法中所包含的美国人应该享有的近三百项原则。

美国宪法前言开篇三个词:“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之后是短短两三行文字,却开宗明义:“我们合众国人民,为建立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规划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并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本宪法。”

美国建国先父们在宪法中设计了陪审团制度,赋予陪审团决定某人是否犯罪和适用的相关法律是否违宪。那么陪审团会不会罔顾法律、随意判决?从理想社会的角度而言,今天的美国宪法和当初的美国宪法应当作出哪些改进呢?我们来看斯考森教授是怎么认为的。

(接上文:缔造美国的故事(27): 权利的保护与修正案导致的混乱)

陪审团制度的基础:富有道德的人民心中的正义

斯考森教授说,美国宪法赋予了人民巨大的权利——陪审团制度。按照建国先父们的思想和设计,陪审团根据他们的常识性的判断,来裁定一个人是有罪或无罪,以及适用的法律是否符合宪法。那么,陪审团的权力如此之大,会不会造成罔顾法律、随意判决呢?这是可能的。如果出现有些陪审员他就随一己之意地去破坏法律,这时候制约他的方式就是上诉。一个人如果被判有罪的话,他可以上诉。当然了,如果陪审团裁定一个人无罪的话,那这个人从此就无罪了。

在辛普森(OJ Simpson)这个案件上就是这样的情形,虽然各种证据都证明他有罪,可是当时的陪审团就认为这是一个种族问题,我们不能够帮助白人来欺负黑人,所以他们就裁定他无罪。辛普森就这么逃过一劫。辛普森是美国的一个著名的演员和橄榄球运动员,证据显示是他杀害了他的前妻。经过一轮非常高调的审判之后,最终被陪审团裁定无罪。确实陪审团也干过象这样不公不义的事情。

但是不管怎么说,美国的文化是建立在一个正直的价值体系上的,不管权力怎么去分配,权利赋予人民。如果人民变得腐败,如果众人都欺诈别人的时候,那么这个基础就没有了,那么在这个基础上的正义也好,文化也好,也都会败坏。不管我们依照宪法所设计的这个政府有多么的完美,如果人民败坏了——现在人民也在败坏——如果人民变得腐败了的话,好政府也是不会成立的。

我们都知道,美国享有自由,而自由的基础大家谈得很少。这个自由的基础就是人民心里的那杆秤——人民心里有正义。如果人民心里没有正义、没有道德的话,那什么都不行了,什么都建立不起来了。打个比方,你的朋友被控罪,你是陪审团的一员,你会因为他是我的朋友,所以我就扭曲正义,我就判他无罪吗?所以,这里陪审员的道德、诚实等等,说起来好象都是老生常谈了,但是这才是能够保证美国自由的最底线!

所以陪审团他是可能会做出枉判,扭曲正义,让某些应当被制裁的人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但是我们要意识到,任何一个好的系统,它都建立在一个好的人民的基础上。我们不可能为所有的事情订立所有的法律,这是历史上所有暴君、那些独裁者们试图做的,他们就是订立各种各样的法律条规,去强制人民遵从执行。人民是没有办法被强制变好的。

《圣经》给予建国先父们的价值是保有自由的关键;宪法要完整恢复到当初的模样

其实我想做的就是完整恢复当初的美国宪法。对国会也好,总统也好,最高法院也好,都应把它们限制回到当初宪法限制它的框框里去。国会只有20项权利,没有更多的,不能什么都干,什么都立法;总统以及行政机构,不能随意就订立一个什么法规;最高法院只是「三权分立」中平等的一个机构,不能象现在,成为很多事情的最终仲裁者。这是绝对的、最基本的真相。

我们要意识到,其实我们应当回归到当初订立宪法所依据的《圣经》给人规定的道德原则上去,这是美国的自由存在的基础。有的人可能说,你这简直是逼我接受宗教嘛。不是这样的!我们讲的是宗教所包含的价值,要在我们的学校中恢复,要在公共机构中恢复。

我们要谨记《圣经》当初说的:你想让别人如何待你,你就如何待别人。用中国人的话说叫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都要学会放下刀剑,学会宽容。如果大多数人都回归到当初的价值的话,我们就会看到,我们的婚姻会得到保护,就没有这么多离婚发生,孩子就不会小小年纪就没有爸妈,跑去参加帮会,然后去从事犯罪、吸毒…… 那么我们的整个社会,我们的社区就会完好,我们的家庭会完整,我们的爸爸妈妈会一直保持他们的婚姻,我们整个社会的核心就会非常稳固。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不会有犯罪,不会有腐败,我们的孩子从他们的起始点的时候,就会生长的非常健康,他们会变成诚实、善良、尽力而为的人。我这里描绘的不是一个乌托邦,这其实是在很多地方已经存在的真实的社会。比如说,在我所居住的盐湖城,象这样的社会已经存在很多很多年了。

如果说我是这个宇宙说了算的,我是宇宙的主宰的话,说实话,我就会把整个社会回归到从婴儿就开始教育他们道德,他们长大成人之后,他们有他们的孩子,所以我们的道德、我们正确的价值,就会代代相传。对于建国之父来说,《圣经》所给他们的价值,给他们的一个基础,这就是建立和保有美国自由的关键。有人问说,宪法里什么地方讲到这些东西了?在我的书中写了“如何拯救宪法”,我就阐述了在《圣经》的什么地方阐述了这样的原则。

总结起来就是,好的政府来自于好的人心,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们要把宪法恢复到当初的模样。我想最终我们会走到那里,但是这个过程中,需要很多的清理和很多的努力。

(待续,敬请关注)

缔造美国的故事(27): 权利的保护与修正案导致的混乱

读本系列所有文章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