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締造美國的故事
憲法學家斯考森教授:有弊端的《第十憲法修正案》改變了聯邦參議員的來源,導致代表權發生了變化;政府體系中的州權力鏈條斷裂。

締造美國的故事(28): 憲法應當被完整恢復到當初的模樣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20日】(本臺製作人方偉、記者子涵採訪報道)我們的系列專訪內容取材自美國著名憲法學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締造美國》(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兒子,美國憲法學者及作家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之前爲我們講述了這本著作的三分之一內容,回顧了美國是怎樣被打造出來的建國曆史。現在爲我們展現該書另三分之二的內容:憲法中所包含的美國人應該享有的近三百項原則。

美國憲法前言開篇三個詞:“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之後是短短兩三行文字,卻開宗明義:“我們合衆國人民,爲建立一個更完善的聯邦,樹立正義,保障國內安寧,規劃共同防務,促進公共福利,並使我們自己和後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爲美利堅合衆國制定本憲法。”

美國建國先父們在憲法中設計了陪審團制度,賦予陪審團決定某人是否犯罪和適用的相關法律是否違憲。那麼陪審團會不會罔顧法律、隨意判決?從理想社會的角度而言,今天的美國憲法和當初的美國憲法應當作出哪些改進呢?我們來看斯考森教授是怎麼認爲的。

(接上文:締造美國的故事(27): 權利的保護與修正案導致的混亂)

陪審團制度的基礎:富有道德的人民心中的正義

斯考森教授說,美國憲法賦予了人民巨大的權利——陪審團制度。按照建國先父們的思想和設計,陪審團根據他們的常識性的判斷,來裁定一個人是有罪或無罪,以及適用的法律是否符合憲法。那麼,陪審團的權力如此之大,會不會造成罔顧法律、隨意判決呢?這是可能的。如果出現有些陪審員他就隨一己之意地去破壞法律,這時候制約他的方式就是上訴。一個人如果被判有罪的話,他可以上訴。當然了,如果陪審團裁定一個人無罪的話,那這個人從此就無罪了。

在辛普森(OJ Simpson)這個案件上就是這樣的情形,雖然各種證據都證明他有罪,可是當時的陪審團就認爲這是一個種族問題,我們不能夠幫助白人來欺負黑人,所以他們就裁定他無罪。辛普森就這麼逃過一劫。辛普森是美國的一個著名的演員和橄欖球運動員,證據顯示是他殺害了他的前妻。經過一輪非常高調的審判之後,最終被陪審團裁定無罪。確實陪審團也幹過象這樣不公不義的事情。

但是不管怎麼說,美國的文化是建立在一個正直的價值體繫上的,不管權力怎麼去分配,權利賦予人民。如果人民變得腐敗,如果衆人都欺詐別人的時候,那麼這個基礎就沒有了,那麼在這個基礎上的正義也好,文化也好,也都會敗壞。不管我們依照憲法所設計的這個政府有多麼的完美,如果人民敗壞了——現在人民也在敗壞——如果人民變得腐敗了的話,好政府也是不會成立的。

我們都知道,美國享有自由,而自由的基礎大家談得很少。這個自由的基礎就是人民心裏的那桿秤——人民心裏有正義。如果人民心裏沒有正義、沒有道德的話,那什麼都不行了,什麼都建立不起來了。打個比方,你的朋友被控罪,你是陪審團的一員,你會因爲他是我的朋友,所以我就扭曲正義,我就判他無罪嗎?所以,這裏陪審員的道德、誠實等等,說起來好象都是老生常談了,但是這纔是能夠保證美國自由的最底線!

所以陪審團他是可能會做出枉判,扭曲正義,讓某些應當被制裁的人可以逃脫法律的制裁。但是我們要意識到,任何一個好的系統,它都建立在一個好的人民的基礎上。我們不可能爲所有的事情訂立所有的法律,這是歷史上所有暴君、那些獨裁者們試圖做的,他們就是訂立各種各樣的法律條規,去強制人民遵從執行。人民是沒有辦法被強制變好的。

《聖經》給予建國先父們的價值是保有自由的關鍵;憲法要完整恢復到當初的模樣

其實我想做的就是完整恢復當初的美國憲法。對國會也好,總統也好,最高法院也好,都應把它們限制回到當初憲法限制它的框框裏去。國會只有20項權利,沒有更多的,不能什麼都幹,什麼都立法;總統以及行政機構,不能隨意就訂立一個什麼法規;最高法院只是「三權分立」中平等的一個機構,不能象現在,成爲很多事情的最終仲裁者。這是絕對的、最基本的真相。

我們要意識到,其實我們應當迴歸到當初訂立憲法所依據的《聖經》給人規定的道德原則上去,這是美國的自由存在的基礎。有的人可能說,你這簡直是逼我接受宗教嘛。不是這樣的!我們講的是宗教所包含的價值,要在我們的學校中恢復,要在公共機構中恢復。

我們要謹記《聖經》當初說的:你想讓別人如何待你,你就如何待別人。用中國人的話說叫做: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們都要學會放下刀劍,學會寬容。如果大多數人都迴歸到當初的價值的話,我們就會看到,我們的婚姻會得到保護,就沒有這麼多離婚發生,孩子就不會小小年紀就沒有爸媽,跑去參加幫會,然後去從事犯罪、吸毒…… 那麼我們的整個社會,我們的社區就會完好,我們的家庭會完整,我們的爸爸媽媽會一直保持他們的婚姻,我們整個社會的核心就會非常穩固。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就不會有犯罪,不會有腐敗,我們的孩子從他們的起始點的時候,就會生長的非常健康,他們會變成誠實、善良、盡力而爲的人。我這裏描繪的不是一個烏托邦,這其實是在很多地方已經存在的真實的社會。比如說,在我所居住的鹽湖城,象這樣的社會已經存在很多很多年了。

如果說我是這個宇宙說了算的,我是宇宙的主宰的話,說實話,我就會把整個社會迴歸到從嬰兒就開始教育他們道德,他們長大成人之後,他們有他們的孩子,所以我們的道德、我們正確的價值,就會代代相傳。對於建國之父來說,《聖經》所給他們的價值,給他們的一個基礎,這就是建立和保有美國自由的關鍵。有人問說,憲法裏什麼地方講到這些東西了?在我的書中寫了“如何拯救憲法”,我就闡述了在《聖經》的什麼地方闡述了這樣的原則。

總結起來就是,好的政府來自於好的人心,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我們要把憲法恢復到當初的模樣。我想最終我們會走到那裏,但是這個過程中,需要很多的清理和很多的努力。

(待續,敬請關注)

締造美國的故事(27): 權利的保護與修正案導致的混亂

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