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特務的頭號剋星:戴笠(希望之聲合成)
中共特務的頭號剋星:戴笠(希望之聲合成)

中共對他爲什麼恨之入骨?看他當年把中共整得有多慘!

中共特務的頭號剋星-戴笠(中)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26日】(作者:楊述之)一代奇人戴笠由於其行蹤不定、神出鬼沒,他被美國《柯萊爾斯》雜誌稱爲「中國近代歷史上最神祕的人物」。一生堅決反共的國民黨軍統局長戴笠被稱爲「共產黨最害怕的國民黨人」。

初出茅廬 助蔣介石清黨

民國十五年,30歲的戴笠在毛人鳳的資助和胡宗南的鼓勵下考入黃埔軍校六期騎兵科。

黃埔一期時,中共組織「青年軍人聯合會」搞分化,後被校長蔣介石取消,但中共仍在私下里祕密組織對國民黨的忠義之士謾罵造謠、橫加打擊,當時軍校的政治部主任和各級黨部實質都被中共分子控制着。

共黨分子佔據軍校要害部位,不斷打擊和排擠仁人志士:謝靈石,被以「國家主義派」謗名關禁閉;石仁成被戴上「東山會議派」的帽子而開除;葉維因「右派」和「西山會議派」的陷害而被趕出軍校。一時間,在共產黨徒的囂張壓迫之下,人人噤聲,不敢說話。

戴笠此時採取了潛伏的戰術。他不露鋒芒,共產黨徒找不到鬥他的藉口。暗中,他和胡靖安、陳超祕密調查共黨分子反動活動事實,並作詳細記錄。

1927年4月,戴笠被分配到許振亞手下的國民革命軍騎兵營第1連第1排,參加了北伐。騎兵排的任務並不是作戰,而是在大部隊到達之前做偵察敵方情報工作。戴笠對這個工作非常勝任,他出色的完成一個個偵察任務。

民國十六年4月12日,上海國民革命軍全面清黨。14日,廣州開始行動。受盡壓迫的黃埔軍校各連同學紛紛自動清黨。戴笠則拿出了平時的詳密記錄,報告給長官,逮捕了二十幾箇中共黨徒。蔣介石戴笠相當賞識,他被提拔爲騎兵營國民黨黨部執行委員。戴笠蔣介石進言,目前北伐軍中有大量的共產黨分子潛伏,對軍隊有着極大的影響,必須全部清理出去。

蔣介石接到戴笠的報告以後,也知道情況嚴峻。當時他已經建立了中統的前身,也就是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黨務調查科。不過中統是國民黨的特務組織,主要的目標是國民黨內和社會上的目標。蔣介石認爲,對于軍隊內部的特務工作,必須由另一個組織來完成。他隨即下令成立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密查組。這個密查組專門調查北伐軍內部共產黨活動情況。蔣介石親自命令戴笠負責指揮這個組織,以調查部隊軍容風紀爲掩護,實則調查中共潛伏在軍中分子的情況。北伐期間,戴笠經常單槍匹馬,一人一騎,奔走於津浦和隴海鐵路兩側各縣蒐集情報。

當時中國最大最完善的情報組織中統,他們的工作接二連三的出了問題,完全受制於中共特科。

當時中共特科作爲一個特務組織,其骨幹基本都受過蘇聯人的嚴格訓練。負責“鋤奸”的顧順章,搞情報的超級臥底李克農,錢壯飛,負責組織的陳雲,同他們的領導者周恩來,都是中統的死對頭。中統雖然發展很快,卻始終慢於中共一拍。

從1929年開始,蔣介石就感覺中統內部似乎有問題。幾次圍剿中,國軍莫名其妙的遭遇慘敗,很多祕密行動的部隊都被紅軍輕易的伏擊了。同時,國軍也繳獲一些紅軍的情報,裏面有詳細的國軍作戰計劃,顯然是被內鬼泄露出去的。對於中共的地下黨,有很多蔣介石認爲十拿九穩的抓捕都失敗了,蔣有幾次以爲可以將中共在上海的組織一網打盡,最後卻只捉到一些小魚小蝦。

到了1931年中共行動科科長顧順章被意外抓住以後,事情瞬間變得很清楚了。原來中統早就被共產黨滲透了,連中統局長徐恩曾的機要祕書錢壯飛居然也是中共的人。機要祕書負責處理所有機密情報,那麼中共自然對中統所有祕密一目瞭然,又怎麼可能捉住中共核心人物呢?國軍圍剿又怎麼可能成功呢?

因此蔣介石認爲有必要再成立一個情報組織,對中統進行補充。這個組織比中統還要強大、高效,還必須對國家忠誠。考慮再三,蔣介石選擇最終選擇了戴笠

軍統創立者  民國特工之王

1932年3月1日,蔣介石下令成立中華民族復興社,簡稱復興社。社長爲蔣中正親自擔任,下設幹事會和監察委員會。幹事會的主要成員有賀衷寒、桂永清、肖贊育、滕傑、康澤、戴笠、鄭介民等十三人,號稱“十三太保”。 這些人幾乎是清一色的黃埔生,有個極爲著名的信條:需要既是真理,行動既是理論!這也是後來軍統的第一信條!

4月1日,蔣介石親自任命戴笠爲復興社特務處處長一職,戴笠由此開始了他特工之王的生涯。

1932年9月,爲了特務處可以公開活動,特務處開始使用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第二處的名稱。表面上特務處隸屬軍事委員會,實際上這個特務處跟軍委會沒有關係,直接向蔣介石負責。

戴笠幾乎是一個無師自通的特工大師。(Taiwanese government website)
戴笠幾乎是一個無師自通的特工大師。(Taiwanese government website)

戴笠幾乎是一個無師自通的特工大師。

復興社剛剛成立的時候,僅有4個科,共170多人,其中絕大部分都是特務工作的門外漢。工作地點在南京的雞鵝巷53號,只是南京一條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巷子。這個53號只是一棟舊時平房,前後只有兩個院子,共有20多個房間。房屋破爛,地上連地毯都沒有,鋪着一些草蓆。因爲沒錢,地上又潮溼。一日三餐,早飯是稀飯,中飯和晚飯都是四菜一湯,一羣人圍着吃。食物每天都是一樣的,油水很少,更談不上滋味,只是果腹而已。

但是,在戴笠的領導下,僅僅短短几年內,復興社在全國建立了一個龐大實用的網絡,特工總數高達1000多人,總部也搬到洪公祠1號,房子也變成了老式花園平房,佔地也有60畝,房間多達100多間,經費也足了。最初戴笠的部下連飯也吃不上,靠杜月笙捐款度日,現在有了經費,一切都好多了。

1938年,軍統局成立,戴笠爲副局長。戴笠一生對於名利得失看得非常淡,按照他的話說:「繼續孫中山和革命烈士未竟的事業。」戴笠並要求部下「清除一切私心雜念,甘當無名英雄」。他一生注重儀表整潔,在重慶局本部講座時,中山裝風紀扣總是扣得很整齊,一站就是幾個小時。

戴笠給部下定的伙食標準是每人一日1塊大洋。這個標準在當時來說非常高,也就是大米白麪隨便吃,雞鴨魚肉也管飽。抗戰中的軍統人員潛伏在敵後,由於缺吃少穿,經常回憶當年的食堂生活,做精神上的會餐。

戴笠當時所做的就是唯纔是舉。當時中統很多特工水平比他們高,他們就拉攏一些業務水平高的過來,努力學習他們的知識和經驗。

而當時中共特科成員,比如顧順章,李士羣他們都在蘇聯受過契卡的嚴格訓練,具有當時全世界最高的特工能力。所以戴笠捉住這些共產黨特工以後,只要他們能夠投降就絕對不殺,然後跟他們學習一切知識。

在學習戰友和敵人的基礎上,戴笠還利用他的經驗和對特務工作的瞭解,創造性的制定了很多制度和行動方法。

僅僅特務自身的技能上,就有一套套完整的行動術(暗殺的部署、準備、執行過程、善後等等),射擊術(包括各種槍械的射擊技術和一些特種武器的設計),擒拿術(主要是中國各地身懷絕技的武功高手,都有3秒鐘內製服一個人的能力,全是重金禮聘來的,甚至還有一個四川峨眉山的和尚,擅長點穴術),情報術(包括各種獲取情報和傳遞情報的方法,以及潛伏的技能)等等。

除此以外,還包括諸如速記、速繪、攝影、駕駛、爆破、生化(毒藥學和麻醉學)等等。

在特務的基本功上,還有偵察法、通訊法、情報蒐集法、行動破壞法、武裝鬥爭和羣衆鬥爭法等等。

而特務的組織結構上,戴笠嚴格遵守特工高效、精幹、保密的要求。

軍統特工組織的領導層次很少,便於提高工作效率。一般軍統在一個城市設置一個站長,站長下面就是行動小組、情報小組、後勤小組等等。站長直接向行動小組組長下令,組長率領組員去執行。所以軍統命令往往執行很快,情報小組在街上發現目標,迅速傳到站長處,站長立即下令行動組去執行,前後往往只相差幾十分鐘。

保密上,所有特務一律單線聯絡,堅決不能用橫的聯繫,從而保持了組織的穩定。也就是說,軍統的站長、組長,甚至不是一個小組的組員之間是互不相識的。就算在一個訓練班畢業的同學,只要一離開訓練班就絕對不允許聯絡,就算當面遇見也要當做看不見。軍統特務的組員,甚至組長被抓住,也不會造成太大影響。

除了家法以外,戴笠對於自己的同志是非常優待的。抗戰中,所有國軍和政府公務員拿八成薪餉,但軍統人員全部全額發放。內勤軍統特務享受津貼,外勤比較危險的特務更是雙份津貼,一般來說,他們比同職務的軍人收入高百分之五十。

對於不幸犧牲的軍統特務,戴笠給予很好的撫卹。除了一筆不菲的撫卹金以外,還會給遺孤發生活費,給未成年的孩子發教育費。

所以,軍統人員的凝聚力很強,即使被捕,往往也會堅持不叛變,因爲就算自己死了,家人也會有很好的待遇。

戴笠把一句話始終掛在嘴邊,就是:軍統是個大家庭,同志即手足,團體即家庭。

中共特務的天然剋星

民國發生的福建事變、察哈爾抗日同盟軍、熱河會戰、五次圍剿、紅軍長征等等都有軍統的影子。

福建事變中,十九路軍試圖聯絡中共反中央政府,軍統暗中策反了十九路軍參謀長黃強和參謀處長範漢傑,不但掌握了十九路軍所有軍事計劃,更策反了馬尾地區的軍隊。中央軍兵不血刃的佔領馬尾,接着佔領福州。十九路軍和他們創建的中華共和國,不過2個月就被中央軍輕鬆撲滅。

戴笠領導下,軍統和中統聯手,在抗戰之前幾乎破壞了中共在國民政府控制區的所有地下組織。

以上海爲例,在軍統和中統的強大壓力下,先是中共臨時中央博古、張聞天等人被迫從上海轉移到江西中央蘇區。

隨後,留在上海的中共黨組織遭到毀滅性打擊,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上海中央執行局書記李竹聲,接任上海中央局書記的盛忠亮也被逮捕。

另外被捕的還有全總白區執行局黨團書記兼祕書長袁家鏞,中華全國總工會執行委員會組織部部長、青年團中央書記王雲程等人,中共在上海的整個組織基本覆滅。

軍統甚至逮捕了蘇聯在遠東地區的情報負責人約瑟夫•華爾頓,審訊後判處15年徒刑,最終在1937年抗戰爆發,中蘇關係好轉後,纔將他驅逐出境。

當時國統區的中共地下組織被破壞到什麼地步,就連中央蘇區通過上海同蘇聯的聯繫都完全中斷,這從中共建黨以來還是第一次。

在紅軍“長征”開始以後,中共完全失去同蘇聯的聯絡,蘇聯方面一度認爲中國紅軍已經被消滅了。

到遵義會議以後,毛澤東被迫安排潘漢年和陳雲回到上海,恢復與蘇聯聯絡,彙報遵義會議的決議。

潘漢年先一步到達上海,發現所有認識的黨員基本都被逮捕,他不敢停留,直接去了香港。陳雲的處境也同潘漢年差不多!

除了上海以外,其他地區也都差不多。

1934年,共產黨員吉鴻昌在天津參與組織中國人民反法西斯大同盟,再次反叛民國政府。戴笠得知這個情報以後,下令刺殺躲在天津租界的吉鴻昌。11月9日,吉鴻昌在天津被國民黨軍統特務槍傷,隨後被天津法租界工部局交給民國政府逮捕,24日在北平陸軍監獄被處決。

在這段時間,大批共產黨員死于軍統之手,所以直到今天中共對戴笠也是恨之入骨。

戴笠在西北地區佈置工作比較遲,這主要因爲西北開始並不是蔣介石關注的主要方面。

李克農在上海(維基)
李克農在上海(維基)

不過戴笠的工作還是有成效的。他們在西安事變之前,已經獲得張楊和中共合作的確鑿證據,連李克農和張學良談判的書面文件都被軍統搞到,拿給蔣介石看。

軍統還逮捕了一批張楊部下的共產黨員,獲得了大量口供。

戴笠一向重視破譯敵方密碼工作,由他籤請蔣介石批准成立了「軍事委員會特種技術研究室」,專門從事敵方密碼破譯工作,早在1937年10月間,戴笠就叫譯電組長姚敦文在西安破譯了延安共產黨發出的無線電密碼一份,內容屬于軍事性質的。戴笠欣喜之至,馬上轉報了蔣介石

隨後,戴笠又在重慶、金華、桂林、西安、贛州等地設立了無線電偵察臺,專門蒐集日軍及中共的無線電電報,併成立了密碼破譯工作組,中共與日僞勾結的相當一部分證據就是這樣得到的,中共乾的很多假抗日、真賣國的證據都被抓在戴笠手裏,因此中共對戴笠又恨又怕。戴笠非常知曉中共的邪惡,但偵查案件時,不枉不縱,他對「寧可錯抓,不可錯放」這一套違反法治精神的做法非常痛恨。抗戰爆發前後,戴笠對全國各地的共匪惑亂分子、共產國際在華非法活動和各地中共滲透的各類學生社團、社會組織,予以嚴密偵查,獲取證據後,一網打盡。中共對戴笠聞風喪膽。

作爲情報天才,戴笠深信「破譯是勝利女神」。1933年,戴笠以上海爲中心,偵收各方無線電波,,1935年,在南京成立偵查總檯,偵破的範圍從華語密碼發展到日語密碼,每年約偵抄2.5萬至3萬份,密譯2700餘件。1937年10月間,譯電組長姚敦文在西安破譯了中共從延安發出的無線電密碼,獲知中共假抗日真惑亂的動向。

西安事變後,中共假意向蔣介石接洽投誠,言必稱抗日。戴笠深知中共居心叵測、反覆無常,絕不可鬆懈防範。民國二十六年,戴笠密派沈之嶽等進入延安紅軍大學攻讀。因成績特別優異而普獲中共各級信任,沈之嶽利用關係祕密蒐集中共情報呈報戴笠

沈之嶽潛伏非常成功,先後在山西任八路軍留守兵團中校參謀、在江南協助葉挺組建新四軍司令部。八路軍去山西前,毛澤東經常指示沈之嶽等:一分抗日,二分對付國民黨,七分壯大自己。情報都一一呈現在戴笠的辦公桌上。

由於沈之嶽扮演共匪非常出色,因而成了不知內情的國民黨人的殲滅目標,也因爲中共在國軍中的諸多諜報人員被沈之嶽挖了出來,沈之嶽的處境越來越危險。民國二十八年,他奉戴先生的命令,機智地回到戴笠身邊。

1941年1月,新四軍抗令不北調,圍攻國軍第40師,慘遭失敗,軍長被逮捕,番號被撤銷,正是沈之嶽預先留置在新四軍內部的情報人員發揮的作用所致。

中共對戴笠恨之入骨

中共對戴笠怕到了極致,可謂聞風喪膽但又無可奈何,恨到極致,可謂咬牙切齒,恨不得食肉寢皮。

戴笠與妻子毛秀叢生有一子戴善武(戴藏宜),有三個孫子(戴以寬、戴以宏、戴以昶)和兩個孫女(戴眉曼、戴璐璐),其中戴璐璐早夭。毛秀叢於1939年在上海因病去世。

中共建政後發動鎮反運動,1951年1月,當時的中共江山縣政府在江山縣保安鄉槍決了戴笠唯一的兒子戴善武。同時戴笠的墳墓也被搗毀,戴笠的棺材也砸開,他的屍骨被拋進墓地前的小池塘。

1953年底,特工黃鐸奉蔣介石之命偷渡到上海營救戴笠的家屬;因爲能夠安排的假身分有限,1954年,只帶出戴善武妻子鄭錫英偕二子戴以寬、戴以昶經香港去臺灣,戴以宏被留在上海;眉曼寄養在戴笠生前的廚子家中,也無法離開中國大陸。

周恩來逃亡到陝北(維基)
周恩來逃亡到陝北(維基)

後來中共的總特務頭子周恩來在中共的會議上不無得意地說:戴笠之死,共產黨的革命,可以提前十年成功。

參考資料:

臺灣國史館:《戴笠先生與抗戰史料匯》
張式琦、費雲文:《戴雨農先生全集》
薩沙:《蔣介石的神祕佩劍、特工之王——戴笠
良雄:《戴笠傳》
王淨文:《戴笠一代護主救國奇才》

中共特務的頭號剋星-戴笠(上)

讓中共特務聞風喪膽的特工之王,林彪曾是他的高級線人 

中共特務的頭號剋星-戴笠(下)

天意?最後一次起錯了特工化名,這成了特工之王的死因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