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敢於放手,讓孩子去經歷風浪(圖片:pixabay)
敢於放手,讓孩子去經歷風浪(圖片:pixabay)

您在當孩子的“老闆”還是當“顧問”?請看美國專家的精闢講解(下)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24日】(編輯:陳清竹)作爲父母有沒有膽識;有沒有胸懷把“控制權”交還給孩子,這不僅在考驗着父母的教子能力,也是孩子能不能走向獨立的關鍵問題。

在調查中發現,許多孩子抱怨說他們無法控制自己的生活。有些人在高中時就是跌跌撞撞,最終上了一所知名大學,然後不是退學就是從大學畢業後,找不到人生的方向。

美國的帕洛阿爾託學校是硅谷超一流的好學校之一,在利基市場上高中排名硅谷前三。這裏的兩所公立高中帕洛阿爾託高中和岡恩高中全美聞名。尤其是在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方面的排名,岡恩高中更是躋身全美前十,每年都有30多名畢業生被斯坦福錄取。

很多家長豪擲幾百萬美金購買學校周邊昂貴的住房,雄心勃勃想把孩子送入藤校、斯坦福或麻省理工學院。

學校和家長主導下,整個帕洛阿爾託學校的空氣裏都充斥着“成名要趁早”的焦慮,如果你考不上一所名校,就會被打上“失敗者”的標籤。

很多學生雖然付出很多,內心卻很迷茫,無法擺脫自身的焦慮、無力和挫折感,從而產生絕望的情緒。他們承受遠超於同齡人所能承受的壓力,卻沒有辦法從父母手中奪回自己的“掌控權”。

在過去的十年裏,帕洛阿爾託學校的自殺率之高遠超於全國水平。在2009-2010年,帕洛阿爾託學校曾在7個月時間裏,有5個高中生連續自殺。學校做了大量的工作來預防自殺事件的發生,但在2014-2015年間又出現了羣體高中生自殺事件。

難以承受的壓力(圖片:pixanay)
難以承受的壓力(圖片:pixanay)

爲什麼那麼多優秀的學生會走上絕路?斯蒂克斯魯德認爲當孩子會感到無能爲力和不知所措時,會變得被動或放棄……當他們被剝奪了做出有意義的選擇的能力時,他們極有可能變得焦慮不安不知應對,承受能力達到極限時而自毀。

儘管父母爲他們提供豐富的資源和機會,但他們卻無法茁壯成長,因爲他們缺乏對自我的控制感。

學業壓力也許並不是這些高中生自殺的唯一原因,但學業壓力可能是最後一根稻草,壓垮了他們本來已經十分脆弱的神經。

慢性壓力會對大腦造成嚴重破壞,尤其是對年輕的大腦。這就像試圖在小的花盆裏種大植物,狹小的空間壓力會削弱植物的生長,併產生危害性的後果。

美國的研究人員不斷地尋找導致這一代年輕人焦慮,飲食失調、抑鬱、暴飲暴食和令人擔憂的自我傷害持續增長的原因,發現富裕家庭的兒童和青少年這些風險特別高。

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硅谷高中的80%的學生有中度至重度的焦慮和抑鬱。

斯蒂克斯魯德說,爲什麼說對自我的控制感與他們的焦慮、抑鬱和自殺等有關聯呢?答案是:一切!因爲控制感是緩解壓力的解藥。

從神經學的角度來看,當我們有健康的控制感時,我們的前額葉皮層(大腦的執行功能部分)會調節杏仁核(大腦的威脅檢測系統的一部分),引發戰鬥或逃跑反應。

當前額葉皮層負責時,大腦處於健康的狀態,我們有控制感而不是焦慮感。當孩子感到焦慮時,他們的杏仁核更活躍,這表明他們更有可能感到不知所措,被困住或無助。

今天的孩子比幾年前更少睡覺。美國有15%15歲以上的青少年每晚睡眠時間少於7個小時,而青少年平均需要9¼個小時的睡眠時間才能不感到疲勞。

當我們睡眠不足時,前額葉皮層和杏仁核之間的聯繫會減弱,導致前者調節後者的能力降低。當孩子感到疲倦時,他們總是會感到控制感降低,因爲他們更容易感受到壓力,應對技巧降低,更容易感到沮喪。

技術無處不在,越來越多的孩子有社交媒體上癮症。特溫格最近發表的一篇文章實際上暗示,自2012年以來,智能手機和社交媒體可能對青少年心理健康問題的急劇增加做出了巨大貢獻。

無法自控的在玩手機(圖片:pixanay)
無法自控的在玩手機(圖片:pixanay)

研究發現,至少有10%的男孩玩電子游戲成癮。沉迷中的孩子經常告訴自己:“我知道我不應該這樣做,但我不能停下來。”這很明顯地顯示他們缺乏自我“控制感”。

我們都喜歡感受到自己在掌控自己的命運。一項針對老鼠的壓力的早期研究發現,當老鼠轉動輪子以阻止其遭受電擊時,它會很高興地轉動輪子,並且腦部產生的壓力不會很大。

但如果我們將輪子拿走,老鼠會承受巨大的壓力。再將輪子放回籠子,即使輪子不再實際連接到震動裝置上,老鼠的壓力水平也要低得多。

很多家長會告訴孩子們應該對自己的學習和生活負責,管理好自己。但隨後又開始對他們的家庭作業、課餘活動和應該結交什麼朋友進行微觀管理。

“你要聽話!”“你應該……”“你怎麼老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

久而久之,孩子們會發現他們的父母並不是自己的學習和生活的負責人,像是一個老闆式的家長。缺乏“控制感”,無能爲力的感覺會令人沮喪,併產生壓力,不但會破壞親子關係,更會危及他們未來的心理健康。

在過去的六十年中,一項又一項研究發現,給予孩子適當的“控制感”與我們希望爲孩子帶來的所有正向的生活息息相關。

有“掌控權”的孩子們有更積極的情緒,更大的內部動力和控制行爲的能力,能提高他們的學習成績和職業成就。像運動和睡眠一樣,“控制感”似乎對幾乎所有事物都有好處,大概是因爲它代表了人類的深切需求。

作爲成年人,家長的職責不應該強迫孩子遵循我們爲他們設計的路線,而應該幫助他們發展技能以找到自己的方式,養成健康思想的習慣和生活方式,並在事情未按計划進行時進行獨立的路線修正,稱爲自我命運的“掌控者”。

另外,家長不要讓孩子們對成功有錯誤的理解,認爲“上好的大學就等於成功,沒有上好的大學就如同失敗。”這樣會讓那些成績差的孩子們在年幼時就下定論:自己這輩子不會成功,爲什麼還要嘗試呢?

這些年輕人常常陷入一段令人沮喪的自我對話:“我必須做到,但我做不到。”或是“我必須這樣做,但我真的很討厭。”

斯蒂克斯魯德說:他一直問學校的教職人員,爲什麼不告訴學生真相——他們上哪所大學對人生真的沒有那麼大的差異。可是他們回答:“就算我們說了,也沒有人會相信。”一位教職員向他坦承:“如果我們這樣做會接到家長憤怒的電話,他們深信如果孩子們瞭解真相,在學校就不會認真唸書,就會過上二流人生。”

許多大人擔心要是孩子們知道學校成績並不能高度預測人生的成功,孩子們就會失去實現自己的動機、不再胸懷大志。

有了自控力,孩子會更加自信(圖片:pixabay)
有了自控力,孩子會更加自信(圖片:pixabay)

但事實正好相反。身爲一名心理師,斯蒂克斯魯德過去32年來見過無數的孩子,只要告訴他們真相,給予他們現實世界的正確偶像,也告訴他們當好學生的好處,就能夠提高他們的彈性、推着他們進步。

這樣做能讓有遠大志向的孩子們專注於自我鞭策,深信自己可以做出重大貢獻,而不是爲成功而成功。現實世界的正確偶像也能激勵成績差的孩子去試想更多可能性,即便他們成績不是頂尖的,也能激勵他們繼續學習、自我成長。

我們要認識到大部分的孩子都不是笨孩子。當孩子們能夠刻劃出一個與自我價值相符的未來,不再是做那些必須符合父母、老師期待的事,他們就更有精力去完成任何事。我們不應該用恐懼來激勵孩子,而是要幫助他們進步(不是當第一名)去擁抱自己的所愛。

正如愛因斯坦說的:“不要讓一條魚去爬樹!”

責任編輯:李智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