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图为负责“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穆勒。(AP photo, file)
图为负责“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穆勒。(AP photo, file)

华日:穆勒是“通俄门”调查的错误人选 明知FBI撒谎却不查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23日】(本台记者凌浩写稿)《华尔街日报》12月20日刊登社论说,穆勒是调查“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的错误人选。他的团队知道斯蒂尔档案的真相,也知道联邦调查局以虚假陈述获取了对川普竞选团队顾问佩奇(Carter Page)的监视令,但他们选择了不去调查。 

《华尔街日报》的社论说,在12月17日的公开判词中,外国情报监视法院首席法官罗斯玛丽·科利尔(Rosemary Collyer)没有提及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但她严厉指责了联邦调查局FBI滥用外国情报监视法(FISA)获取了对川普2016年竞选团队顾问佩奇的监视令。这提出了一个问题:特别检察官怎么可能会忽略斯蒂尔档案(the Steele dossier)? 

司法部监察长霍洛维茨(Michael Horowitz)证实了FBI试图核实前英国间谍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在其档案中所说的。然而,在2017年3月20日出席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中,当FBI前局长科米被直接问到FBI是否正在调查(斯蒂尔档案)时,科米回答说:“我不会对此发表评论。” 

科米有充分的理由躲避,因为霍洛维茨的报告清楚地表明,FBI当时已经知道了斯蒂尔档案中的大多数说法是不可靠的。然而,穆勒的团队没有认真研究它,而是故意绕开。穆勒今年7月在国会作证时的开场白中说,他不会谈论“与所谓的斯蒂尔档案有关的事情”,他说这是他职权范围之外的。 

这是毫无道理的。斯蒂尔档案是获得佩奇监视令的关键,泄密的档案是两年来媒体炒作“通俄门”的理论基础,也是穆勒被任命为特别检察官的原因之一。斯蒂尔档案究竟是真是假,穆勒欠公众一个交代。 

相反,穆勒回避了。为什么?也许作为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穆勒想保护FBI的声誉。但是,最好的保护是阐明事实并解释任何错误。另一个可能性更小的解释是,穆勒更可能是一个有名无实的特别检察官,而真正主导调查的实际上是他的副手魏斯曼(Andrew Weissmann)。 

别忘了,曾担任斯蒂尔和FBI中间人的司法部官员奥尔(Bruce Ohr)说,他曾向包括魏斯曼在内的司法部官员简报说,斯蒂尔讨厌川普,斯蒂尔档案是政治对手做的研究。在出任穆勒的副手之前,魏斯曼还曾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赞当时的司法部长耶茨(Sally Yates)拒绝执行川普总统的一个行政命令。今年11月,他在MSNBC电视台上暗示川普总统违反了法律,而他不相信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能够作为职业检察官诚实地做好工作。 

《华尔街日报》的社论最后说,穆勒回避斯蒂尔档案,以及魏斯曼的党派性,证明了我们从2017年以来的观点,即:穆勒是特别检察官的错误人选。根据霍洛维茨报告中的证据,特别检察官团队肯定知道斯蒂尔档案的真相,并知道FBI向外国情报监视法院提出的虚假陈述,但他们选择了不去调查。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