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這個賣官斂財網,正是徐才厚的親信巧妙地進行制度設計,實施所謂的民主測評和後備幹部制度搞出來的,表面看是唯纔是舉,實際是唯財是舉。(新唐人合成圖)
這個賣官斂財網,正是徐才厚的親信巧妙地進行制度設計,實施所謂的民主測評和後備幹部制度搞出來的,表面看是唯纔是舉,實際是唯財是舉。(新唐人合成圖)

鄭中原:徐才厚埋伏要命機制 習連升百將無用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26日】近日藉中共軍中多場晉銜儀式,習近平已一口氣升了139將,外界指是爲穩住軍隊,不過,中共軍隊因爲腐敗等原因,實力受質疑。更值得懷疑的是,軍改後仍有沿用所謂民主測評後備幹部制度,這本是徐才厚掌總政時搞的賣官體制,習近平不管怎麼弄,沒動這個,不但軍隊腐敗無解,而且假忠誠如埋地雷,分分鐘仍能要他的命。

今年兩批獲晉升的將領破格提拔特點明顯,光從上將來看,都沒有按中共不成文的上將晉升“潛規則”操作,有關“潛規則”即:候選人任正大戰區職滿兩年,同時晉升中將軍銜滿四年、上將總員額不得超過正大戰區將領總員額的三分之二等。

今年“八一”前晉升的10名上將只有範驍駿、袁譽柏、秦生祥、丁來杭滿足,其餘都屬於破格提拔,他們都是在2016年7月晉升中將,擔任中將職務僅有3年。

12月12日晉升的上將中,則只有楊學軍一人符合按慣例的晉升條件,何平、李橋銘和周亞寧僅一項正大戰區級職務滿兩年符合,何衛東、王建武及李鳳彪均未符合晉升條件,明顯是破格提拔。

7月底和12月兩批晉升上將的中共將領,東部戰區司令員何衛東連中央候補委員都不是,其他都是。

誰來決定這些破格提拔的名單呢?當然是習近平,習會一個一個翻閱他們的資料,並親自和他們談話。

上將還好說,中將和少將呢?按照筆者對官場的瞭解,習近平現在爲了保證晉升將官的質量,對中將和少將也應該會親自把關,但要逐個面談真是不太可能,再下層的大校更加是這樣,只能靠他信任的一級一級的政工將領來呈報。

那麼這個呈報就涉及整個軍隊的人事管理機制,其實黨政系統的人事也類似,但軍隊因爲自身的特點,又有不同。

熟悉中共政治的人士都會聽說過中共官場的民主測評後備幹部制度。

以獨裁專制著稱的中共,罕見搞了這個帶有“民主”字眼的民主測評制度。

民主測評法本來是社會上通用的,比如在企業,要求被考覈者先述職並做出自我評價,由直接上司、業務主管,也可以有包括一定數量的同事、甚至客戶參與評價,確定當事人的績效。中共人大也對政府面向公衆的部分機構進行類似的“民主測評”。但軍隊是封閉的系統,當然不會涉及外部,只是在軍隊自己的系統進行。

早幾年在徐才厚、郭伯雄先後落馬的關鍵期,一封“總政知情幹部”致“習(近平)主席、黨中央”的公開信曾爆料說,“民主測評”是軍中索賄、行賄的潛規則。

公開信說,徐才厚、郭伯雄把持軍隊時期,民主測評制度成爲他們操弄買官賣官排斥異已的工具,經過篩選,那些有黑錢、會花錢、敢送錢的人,很快就會進入備用名單。接下來民主測評中送禮者就會因優秀稱職而被提拔任用乃至重用,不送錢或不聽話者,民主測評就通不過。

據披露,中共十八大之前,時任總政主任李繼耐就曾操弄“民意”,把軍中反腐先鋒、總後勤部政委劉源在民主測評中弄成零票,矇騙當時的軍委主席胡錦濤。2014年上半年時任總政副主任殷方龍前往武警部隊考察幹部,民主測評結果是水電部隊司令劉佔琪排在武警正軍職後備幹部第一位,結果下半年劉佔琪就被“雙規”審查。

習近平上臺後,2014年,中共黨媒有文章稱,中共在黨政領導幹部的選拔任用以及考覈等方面普遍運用了民主測評手段。但在總體思路以及具體的操作實施層面。文章批評,民主測評有不少問題:重形式,輕科學;重模式,輕實用;重評價,輕開發。

雖然有批評聲音,但中共只是試圖優化這項制度,並沒有拋棄。即使在徐才厚等大老虎及大幫親信落馬之後,這套機制仍然沿用。

習近平軍改後的2016年1月,還有人在軍報刊文批評民主測評內容過於抽象,測評結果容易出現偏差;民主測評的標準很難把握、參評人員的代表性難以保證、參評人員對情況瞭解不全面;在民主測評中存在“關係票”、“領導票”、“金錢票”、“隨意票”等現象;民主測評結果和實際民意之間存在偏差,等等……

後備幹部制度呢,這是中共政權被視爲事關延命的工程,從1980年代開始,在高層中搞的是所謂第三梯隊,中組部建立了青年幹部局,還有省部級、地廳級和縣處級等三個層級,都有同類儲備人才機制。軍隊中則是總政系統(現在的政工系統)負責。

根據官方文件,成爲中共後備幹部的前兩個條件,第一項是年富力強,第二則是政治忠誠。

但這種制度同樣是個問題,在人治的體制之下,特別是中共本身不講道德、領導人級級講忠誠,其選拔的人一定就是忠於自己。這對當權者卻未必是好事。因爲級級選上來的是下一級忠誠於提拔自己的上一級,當一個環節的選人者有異心,整個“忠誠”鏈接就會發生斷裂。

比如,江澤民的親信中共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曾分管總政,另一軍委副主席郭伯雄雖然不分管軍中人事,但因爲當時是“雙首長”制度,郭與徐互相搞利益交換,升官時都是你升一個我升一個的培植自己人。由此形成軍中“東北虎”與“西北狼”兩大勢力。

徐才厚的黨羽主要集中在總政系統,歷年來擔任總政祕書長、幹部部部長、組織部部長的將軍們,都是徐才厚賣官的具體操盤手。徐依託這些政工將領,將親信不斷輸送各處佔位卡位,佈局全軍。當時所有師團以上軍官要想晉升,都得向他們送錢送物送工程送美女,這些操盤手又向徐才厚輸送利益,形成遍佈全軍的賣官斂財網。

這個賣官斂財網,正是徐才厚的親信巧妙地進行制度設計,實施所謂的民主測評後備幹部制度搞出來的,表面看是唯纔是舉,實際是唯財是舉。

雖然徐才厚和郭伯雄兩人及其軍中黨羽已陸續落馬,但能夠繼續製造賣官操盤者的軍中腐敗體制並沒有改變。軍官們可能表面不敢送錢了,但可以變着花樣送。即使不送錢,那一個要忠誠的要求,就是要聽話,這包藏着令習近平睡不着的因素,因爲軍官們聽的只是下邊管晉升者的話,被忠誠者就是提拔者,而不一定是習近平

難怪在中共四中全會後,習的大祕、中辦主任丁薛祥在黨媒發文挑明:“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核心地位,對象是習近平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對象是黨中央而不是其他任何組織。而且不能層層套用隨意延伸。”這句話直接露骨,就是警告下邊的級級官員不能成爲下一級的被忠誠者,而只能忠於習本人。

由習親自選任的軍委副主席許其亮當然是忠於習,他在四中全會後也發聲要繼續清理郭伯雄、徐才厚、房峯輝和張陽等人的“流毒”,並強調聽中央指揮,維護軍委主席負責制,明顯也是護習之舉。

但是警告歸警告,強調歸強調,在四中全會後,只有習的幾個親信呼喝着要忠於習,在黨政軍中其他響應者寥寥。

還有一個情況就是,在徐才厚等人在位時,當年很多在職軍官已經像網購那樣“在網銀上支付”買官。但是,這類等待軍銜晉級與職務提拔的軍官,因爲習近平反腐“打虎”以及軍改,“交貨期限”嚴重滯後。這就出現一個問題:不交“貨(軍銜或職務)”而退錢當然可以,但是應交“貨”一方大都往上一級“批發商”(更高級將領)那裏付了款,或無力退款或心貪而不想退款。同時,那些買“貨”者“在網銀上支付”後,也不敢明目張瞻索回“貨款”,只能隱忍以等時機。徐才厚留下的賣官體制繼續存在,就給了他們翻身的希望和機會。

故此,所謂民主測評後備幹部等制度,仍然源源不斷的給習近平呈報只要靠表面忠誠和背後用錢就可以搞定的“少壯派”將官,所謂“習家軍”,無非也是如此而已。

——轉自《看中國》 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