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19中国经济:囯更进民更退 “稳就业”恐回天无力(图:新唐人)
2019中国经济:囯更进民更退 “稳就业”恐回天无力(图:新唐人)

2019年中国经济十大问题(下): 囯更进民更退 “稳就业”回天乏力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29日】(本台记者郑清源综合报导)当时间进入2019年的时候,很多人担心各种“黑天鹅”和“灰犀牛”,但是绝大部分人想象不到,真正的灰犀牛会来自中共高层的一夜之间撕毁一度达成的协议,也想象不到,再度扭转这一切的会是一只猪。

岁末年初,回首2019,我们认为在中国的经济领域,有10件大事不能忘记:

2019年中国经济十大问题(上):滞涨年代来临 金融爆雷声滚滚

六、央行拟发行数字货币,或为挑战美元霸权

10月底,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大力发展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突破口”,并称这是“未来国家发展方向的重要核心之一”。

随后,中共官员表示,中国人民银行对于数字货币的研究已趋于成熟,中国央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对于中共发展区块链的目标,中国经济观察人士秦鹏认为,其有三个目的:

第一是监控,打破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特性,建设中国特色的区块链,让区块链“姓党”。中共官员徐昊公开表示,中国政府对区块链的愿景是:并非“去中心化”,而是“去中介化”。

第二,与美国争夺金融霸权。试图绕过美国建立的国际货币交易体系SWIFT。

第三,提前布局,试图像5G那样抢跑,“想在技术没有完全成熟的情况下,控制这种标准和基础设施,乃至控制公链,这样它就可以充当所谓的‘超级管理员’,去控制相应的数据,并达到监控的目的。”

不过,除了可能会像5G那样遭到美国的狙击,秦鹏还认为,中共发行数字货币未来最大的难度是,世界各国是否愿意接受中共以人民币计价的数字货币。

“目前我们看到的是,它(中国的数字货币)可能要和人民币挂钩,要把钱取出来,就要去兑换,但中共对外汇管制又有一种限制。所以,其他国家和企业是否愿意被绑进来,这还是很大的一个问号。”

七、国进继续、民更退,“二马”退休  王思聪被“追杀”

2019年整年,关于民营企业的故事就一直未消停,国企入股上市公司、民营企业家“退休”、著名投资人投案自首、更多民企设立党委、“政府事务代表”进驻企业、各地民企首富被抓、乐视网被澳洲投诚特工王立强透露是因为政治斗争被打击……

中共方面一直宣称,美国发起的贸易战,造成了中国经济下滑。但是,经济学家们认为,中共对民企的沉重打击,才是过去几年经济下滑的最主要原因,也是中共去年从年初高调鼓吹要消灭私有经济、“民营经济退场论”,到年底180度调转政策船头,中共中央接见民营企业家、并大规模减税降费的主要原因。

中国民营企业在中国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GDP)、70%以上的专利发明权,以及80%以上的城镇就业人口。对民营企业的各种限制,是对中国经济和社会的摧毁性的打击。

然而,纵观整个2019年,“国进民退”的趋势并未停止。在一切姓党的口号中,某些方面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毫无疑问,2020年,这个趋势还将继续。

12月初,苹果日报回顾了今年以来中共对民企更加严厉的主要控制手段,包括:

  • 国企频频入股民企。2019年10月,信用评级机构惠誉(Fitch)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由中共当局支持的买家一共购入了47间上市民企的股份,而去年一整年,类似的交易只有52宗。购股规模从不足1%到100%不等。
  • 继续推进混改。2015年,中共国务院正式推出混合所有制改革。至今共有210家企业入围,已引入资金1.1万亿人民币,其中绝大多数为央企子公司。
  • 利用区块链监控金融。官方的金融区块链平台至2019年11月底已处理823亿人民币交易。同时,当局关闭境内外逾200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及相关支付账户近一万个

强迫私营企业和城商行等引入党委。另外,今年9月份,中共浙江省杭州市政府将抽调100名官员,进驻阿里巴巴、吉利控股、娃哈哈等第一批100家大型私企,作为“政府事务代表”“帮助”企业。当时被认为是“国进民退”的典型做法。

这一系列的做法,导致了民企企业遇到更大困难,企业被迫卖身,不听话的抽贷或创始人被抓,而一些影响很大的民营企业家,如马化腾、马云、柳传志、顺丰快递的创始人王卫等等,则被迫“辞职”。

12月中旬,曾经的中国果汁大王---汇源果汁再传噩耗,汇源所在的德源资本被法院查封,41亿元人民币资产遭冻结。这是一个生生被中共官方干涉、导致经济一蹶不振、最终悲剧收场的民营企业典型案例。

2009年,可口可乐拟以179亿元收购汇源果汁,由于是外资、而汇源果汁被升华成民族品牌,中共商务部未予批准,创始人朱新礼还被戴上卖国贼的帽子,汇源因此遭到重创。2014年,朱新礼被中石化诱骗进行混改,央企未兑现上市承诺也不肯还钱,朱新礼被招商银行要求双重抵押股权贷款30亿元,最终因资金链断裂,遭到此次资产被查封。

2019年,中国经济“三驾马车”熄火,其中民营企业投资下降是重要原因。据官方统计,前11个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4.5%,增速较2018年同期下降4.2个百分点;私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按年增长5.3%,增速较2018年同期下降4个百分点。

2019年末,中共再次发出“力挺”民企的信号,国务院12月22日发布“民企新28条”,然而,“香港01”网站引述民营企业家蔡晓鹏的话表示,“近两年,中央发了不少文件,涉民企财产保护的,没有一条真落实的。”

蔡晓鹏还说,“我们有没有建立起让民营企业家免予恐惧的权利的这种制度环境?没有。企业为什么恐慌啊,公权太任性了!”

社科院“2020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蓝皮书”对于未来的趋势,也表达了担忧,“部分行业的大型企业和优质企业为保增长目标,实施出口转内销或市场下沉,与中小企业争夺低端市场,或将进一步压缩同行业中小企业生存空间。”

最新的消息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之子王思聪资产被冻结、限制高消费,但12月24日,据媒体报道,王思聪的四项限消令被取消,传是因为王思聪的母亲林宁帮助其还了一个亿。诡异的是,中国政法委旗下的《法人》借北京律师的嘴警告:李宁可能“涉嫌违法”。

中国经济观察人士秦鹏认为,王思聪是被中共高层盯上了,而王家最初倒霉,是因为王健林在2015年拒绝公私合营,加速向外转移资金,后来连续被银行抽贷,被迫出售各种资产。

秦鹏还认为,民营企业家接连被抓,一方面是因为经济严重下滑,地方政府没钱了,所以要打肥羊,另一方面,中共最有实力的那些权贵资本,胃口越来越大,早已经不满足于与民营资本一起掠夺普通百姓,大鱼吞大鱼就成为必然。

八、“稳就业”成六稳之首  恐已回天乏力

12月24日,中共新华社报道,经总理李克强签批,国务院近日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稳就业工作的意见》要求将稳就业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全力防范化解规模性失业风险,全力确保就业形势总体稳定。而此前,习近平在12月6日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上再次强调“六稳”,“稳就业”成为“六稳”之首。

该报道在网上引起热议,评论认为,这表明中国的失业问题已经极其严重,甚至到了威胁到社会稳定、乃至中共政权稳定的地步了。

《意见》提出多方面措施,包括支持企业稳定岗位、开发更多就业岗位、促进劳动者多渠道就业创业、大规模展开职业技能培训、做实就业创业服务做好基本生活保障。不过,这些措施被认为只具备象征意义,如果问题好解决,那就不至于到年底发出这样重要的文件了。

该文件最被关注的地方,是关于维稳部分:各地区要第一时间处置因规模性失业引发的群体性突发事件,防止矛盾激化和事态扩大;有条件的地方可设立就业风险储备金,用于应对突发性、规模性失业风险;而计划裁员的企业,必须提前30天向工会或全体职工说明相关情况。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解决失业问题是中共领导人的当务之急,他们将经济视为维护共产党统治的基础。

中国真正的失业率是个谜。中共官方发布的城镇调查失业率是5%左右,但许多经济学家表示,中国的实际失业率远高于官方公布的数据。

中央社曾引述中共发改委旗下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祝宝良的话表示,中国要基本满足每年800多万大学毕业生、300多万左右农村居民到城市的就业需求,如果GDP无法保持在6%左右,经济情势将恶化。

然而,按照中共官方数据,中国GDP已经在每季度连续下滑,其中第三季度6.0%,但是不仅中国的经济学家如向松祚、高善文等不信,美国川普总统也不相信,他认为甚至是负数。

“他们之所以向市场挹注资金,是因为不想流失工作,但中国正在流失工作,他们度过了糟糕的一年,他们自己说的,是57年来最糟糕的情况”。“他们说(今年第3季的经济成长率是) 6%,是20年来最差的,但我不认为是6%,我判断实际上很可能是负增长,它非常可能是负的”。川普在10月21日的白宫内阁会议上说。

中金公司在7月份的一份研究报告中称,中国工业部门在过去一年中失去了500万个工作岗位,其中180万到190万个岗位损失,是中美贸易战所致。报告还提到,这还没有考虑今年5月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因素。

也正是在这样的失业大军不断扩大的背景下,中共党媒上不断编造各种回乡创业、收入几十万、乃至上亿的创富神话,但是也因此成为民智已开的中国网民的笑话。

最新的案例,是中共党媒不断宣传在互联网上发布农村美食视频的网红李子柒,著名时政评论人文昭问:李子柒会成为21世纪“上山下乡”推广大使吗?

九、与美国撕毁协定、贸易战升级,最后却订“城下之盟”

已经和将给中国和世界带来巨大变化的另一件经济方面的大事,是中美贸易战在2019年升级,又在12月中旬宣告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最新消息称,川普期待与习近平当面签署该协议。

本台对贸易战的2019年专题报道,详见《2019大事透析:贸易战一剑封喉 把中共送上“进坟”不归路》。

回首历时20多个月的贸易战,是与中共不肯放弃高达3000多亿美元的中美贸易顺差,特别是不肯进行结构性改变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中共官媒也因此不断在宣称仇美的《上甘岭》和宣称中美友谊的《黄河绝恋》之间摇摆。

在5月初到10月份对美战狼般批判之后,中共回到了一个比4月底撕毁协议更糟糕的基础上达成协议,对最近几年狂傲到要“为世界经济和全球治理指明方向”(新华社语)的中共来说,不能不说是极大耻辱,然而,正如本系列以上分析的那样,经济上严重衰退、失业严重到可能危机政权,才是中共不惜放下身段“赐降”的根本原因。

年末的这个第一阶段协议,也许对于惊恐的北京高层和中国经济、资本市场来说,都是一剂强心针,有国内经济学家高喊“以第二次入世的勇气 推动改革开放”,分析称制造业可企稳回升…..但是,由于中共在过去两年中耽误了太长时间和多次机会,经济和供应链已经破碎,而高悬的关税大部分依然存在,企业外迁还会继续,企业的投资信心和消费者的消费信心恐怕也还会继续恶化,中国经济明年的下滑趋势不可避免。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第一阶段协议中承诺对外资开放金融市场,这对希望稳外贸、稳投资的中共来说,与外资捆绑的策略在一定程度上是成功的。而且,今年,背后有外资上万亿追随的摩根斯坦利的MSCI中国指数继续扩容,也吸引了很多外资进入中国和香港的资本市场。

但是,由于中共在香港的镇压在继续,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依然不稳,而美国国会的对中共强硬派也还在推动金融脱钩,未来一年中国资本市场的震荡在所难免。

贸易战升级的可能性在2020依然存在。这来自于中共一贯的不守承诺,对人权等的持续打压,以及美国等国将继续在军事和科技等领域封堵中共。2019年12月4日,北约历史上首次把中共威胁写入29国联合声明。

2020年,中国的外汇储备和汇率,也是值得关注的与贸易战和协议相关的事件。在第一阶段协议中,中共承诺了保持汇率稳定,以避免被美国定为汇率操作国,预计稳定目标将是美元兑换人民币在7左右小幅浮动。

但是,两个方面的因素或导致明年的汇率7的目标守不住。一方面,协议同时规定了今明两年,中国每年将多买一千多亿美元商品,同时世界银行10月再次下调了2020年世界GDP增速,将继续恶化,预计在2.5%。这意味着,中国外贸出口不容乐观。另一方面,2019年10月,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发布了一份报告,称大量资金正在加速逃离中国,仅上半年地下银行逃出资金两千亿美元。更多资金,很可能借着中美停战,在2020年逃跑。

十、高科技企业被持续打击,中共商务部斥美国“高度偏见”

贸易战近两年,对中国经济影响最大的,是经济增长动能发生了转变。而贸易协议的签订,也不会阻止中美两国在技术方面的脱钩。

加入世贸近20年,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但是在技术来源上,主要靠的是美国、欧洲和日本韩国、乃至台湾。在科技领域,中国除了华为等少数企业,并没有值得称道的企业。

而在2017年底美国的301调查中,川普政府明确指出了中共通过强制技术转让、盗窃保护知识产权,和网络盗窃等手段,每年使美国损失可能高达4000-6000亿美元。随后,在2018年3月,美国以此发动了关税战,在技术上也对中国进行了封堵, “千人计划” 、技术间谍等,都成为美国打击的对象。

美国把防范中共盗窃技术,已经上升到了国家安全角度。

2019年4月,美国助理司法部长约翰·德默斯说:“在司法部,90%涉及间谍、经济间谍的案件都牵涉中国,65%涉及贸易机密的案件涉及中国公司或中国公民。” 

2019年,被美国列入打击对象的中国高科技公司,既有华为这样的5G巨头,也有海康威视、大华这样的因为涉足新疆集中营侵犯人权的监控公司。未来,这个名单无疑将继续扩大。

12月20日,美国总统川普签署颁布了《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法案中包括台湾安全问题、香港和新疆问题,以及华为等问题。法案规定,美国商务部须颁布“足以限制可能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进出口货品”的相关法规,还须确保“华为对美国构成的其他国家安全威胁”已消除后,才可将华为从“实体清单”中移除。

中共外交部和官媒对美国《2020国防授权法案》连续多日进行了批判。从中共方面暴跳如雷的反应可以看出,该法案对中共继续施行信息窃取、侵犯人权的公司已经和可能造成的打击显而易见的,而且会危及到其供应链。

年末,还传出中国政府准备明年起3年之内替换电脑的软硬件。与此前的芯片大跃进一样,分析人士对此并不看好。认为,中国自己没有高级芯片,没有独立软件生态、没有自己的数据库,却要对近3000万台电脑设备的软硬件全面替代,很可能如新能源汽车那样,再出烂尾工程,最终一地鸡毛。但是,可以确定,将有一大批中国企业和权贵再次大发国难财。

2019年的一个变化,是中共再次高喊大力发展服务业。这被视为制造业跑不动,以及就业出现危机之后,而采取的无奈之举。

《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要求川普政府在2020年对香港的独立地位进行评估,届时,军民两用技术能否再通过香港转口进入大陆,将成为一个大大的问号。

最近两年,中共高喊要实现产业的新旧动能转化,创造四新(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和新模式)。然而,没有了美欧对中国技术的大力支持和全面开放,中国制造业和服务业的转型升级,恐都将成为泡影。

 

责任编辑:宋月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