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涛评论】2020天灭中共-生与灭 台湾《反渗透法》通过及武汉SARS (音频/视频)

shitaopinglun

【石涛评论】2020天灭中共-生与灭 台湾《反渗透法》通过及武汉SARS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1月1日】(主持人:石涛)

大家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石涛评论时间,我是石涛。

 

首先石涛感谢所有在过去一年里面对石涛支持的朋友和观看过石涛节目的朋友,二零二零年新年好!二零二零年我们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是就像我每年过年的时候跟大家说过年好的时候一样,在我个人的节目中从来没说过大家新年恭喜发财贺喜发财,我们总是提到是一种生命的感悟跟平安,生命的平安和感悟是在这种现实的过程中,在我们真正经过这一年的时间,人们的这种观察也好,生命的度过也好,你遇到的事情也好和你看到的故事,以及你喜欢和不喜欢,关心和不关心的东西,展现在我们每个人的眼前了。其实它都有一个相当内在的规律,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理念,每个人都有自己在新的一年里希望自己能够改变的,能够展现的那么一份东西。

 

二零一九年我们看到的万劫不复跟在劫难逃,这是我们去年在同样的时间里头跟大家分享的二零一九年的定格。一年之后回过头来看这个概念,我相信朋友们就能够感悟到,当你有机会有能力和有可能站在一个生命的角度,站在一个超越时间的角度去看待一年的变化的时候,可能会朋友说你说对了,或者说错了,但他会给你一个生命的方向,给你一个真正时代变迁的过程。万劫不复、在劫难逃不是我们每一个人能够改变这个社会,改变命运中将要到达的一切,人只能顺应命运,在现实的生活中很多人说叫改善命运,站在利益的角度去改善命运的人一般是人的这层面的获得,而站在生命的角度去改变命运的人却感悟到自己不死的魂魄,不死的灵魂,其实每个人都有这种认识的过程,都有这种潜在的意识。所谓潜在的意识就我个人来讲,我觉得其实就是我们生命本来的那一面。人们的潜意识,在我眼睛里就是我们真实的自己,他突破了这一层空间的概念,突破了人的利益上的概念,人们的潜意识往往真正更揭示生命的那一面。

 

所以每到新年的时候,每到这种时间阶段的时候人们纪念年数,因为年数是人生命当中,在时间里面计数是最大的了。人们是按年来计算自己的生命的,人们就自然对它就是有着一种特别的重视。一个小时过去了,它同样是循环的,没有人太在乎;一天过去了,人们也就那么回事;一星期过去了,大家就知道星期日可以喝啤酒啊,吃牛肉啊,然后看英超啊,它只不过就是这么一个概念。但是年,过年的概念人们就不同,所以年的概念是跟太阳,跟子丑寅卯,跟黄道十二宫,这些是融为一体的。其实无论我们人的这一面认识如何,自己认识如何,但是它永远不会扼杀掉摧毁掉人们自己本来的内心中的善念,我觉得这个是在过去的一年里对于我个人来讲,我个人体悟也蛮深刻的。

 

再回过头来,当我看到万劫不复、在劫难逃对应的二零一九的时候,其实我个人同样是相当感触的。也可能就是一种生命的潜在的意识就告诉我,这一年就一定是这样。那二零二零年,天灭中共,生与灭,这是我个人对二零二零年的评价,天灭中共,生与灭就是一个大结局。很多朋友说,涛哥你二零一二年的时候老就说了天灭中共天灭中共,其实也没天灭中共。回头看看二零一九,当香港人站出来,年轻人说天灭中共的时候,我相信朋友们应该能理解从最早我们说的天灭中共,到二零一九年香港人说天灭中共,它是一种觉醒的过程。如果是一个真正从佛家的角度,慈悲的角度,是启悟更多的朋友能有这种认识,而且这种认识植根于他自己生命的本来上。一个年轻的学子,他根本不知道英国人统治时期的香港是什么样,但是他站在街头,可以喊出天灭中共的话,不就是他生命内在的本来吗?而在今天的很多大陆人中国人受过科学教育的很多人,他很羞于启齿说出天灭中共,因为他不知道,他自己都没有任何信心来如何应对和如何解释天灭中共。但香港人可以,就像很多朋友解读成香港的年轻人就是三十年前八九六四那些受难的学生,真的可能是,很多朋友在潜意识中,在一种无可名状,用文字不可表达的这样的一个氛围中能够感受到那一份生命的传递和真实。

 

如果真的是八九六四那一批学生转到今世,来向中共去讨它的命去灭它的时候,其实他的生命道理中是存在的,因为他超越了时间,他的轮回转世在超越的时间过程中,他就超越了文字的表达,在文字的表达中根本无法诠释这一份东西,对吧?但是他可以引起共鸣。如果说十年前石涛说天灭中共,很孤单,那十年后到今天我们看到的天灭中共,走到今天当普通的人成为共识的时候,就我个人来讲我个人也相当感慨的。今天节目做的很晚,其实我个人挺感触的,感受到看到在二零一九年的最后一天出了很多事情。武汉的SARS,现在已经世界各个媒体都在把它定格在SARS上;台湾通过了三读,通过了《反渗透法》,台湾亲中的媒体要停刊抗议;美国驻伊拉克首都的大使馆遭到了攻击,美国出动了直升飞机进行保护跟攻击了。这都是我们看到的在现在同一天,就是三十一号这一天发生的,在我眼睛里就是预示着天灭中共,生与灭的概念。香港在他们进入二零二零年进行倒数数的时候,十、九,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响彻整个港岛。

 

 

武汉的非典,现在在国际媒体当中,我看到的法国媒体、美国媒体,包括路透社,香港、台湾,香港就更显得特别,对这件事情非常看重,看重的原因在零三年的那一次非典当中,大陆死了三百四十九个人,香港死了二百九十九个人,加拿大多伦多死了十九个,那是第三位的。香港当时只是说香港死的人太多,它根本就是猝不及防,而死去的原因就是中共的掩盖,所以那是一个带来影响巨大。这一次截止到现在,它发现的时间,就是公布的时间应该是三十一号早晨,所以我说挺奇怪的,二零一九年的十二月三十一号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们刚才看到美国跟伊朗出现了极端性的冲突;而金正恩,现在中文都没有报道,金正恩在新年贺词中直接用新型武器挑战美国跟川普。嗨,这个二零二零年我跟大家解释天灭中共,生与灭,十二月三十一号就已经开始了,就是相互恶的力量的那种冲突性巨大。而更有趣的有个消息就是日产,就是尼桑的原来的老板,牵扯到贪污大概,在日本被抓了,被扣了,现在是审讯期间。结果他跑了,他从日本跑掉了,他是黎巴嫩人,他跑到黎巴嫩去了。有说他是跟着黎巴嫩的一个乐团,他自己藏在了琴盒里面,如果有那大Bass,那个琴盒能装一个人,他藏在琴盒里跑的,不知道啊,反正他是跑了。这是一个相当震惊的事件,就是说意味着在十二月三十一号让人们想象不到的而突如其来的事情。

 

武汉这个事儿,最新的发展就显得特别。我跟大家分享这些新闻,你会意识到这种天象的变化来到人的环境中,可能有朋友觉得很麻痹了,就无所谓了,说反正你看着老是这些事。我刚才跟大家解释了,天灭中共说了很多年,到今天当香港人普通人都能认知的时候,这是一份礼品,这是一份喜悦,概念就是生命的珍贵。新闻从生命的角度来讲都是假的,它是个表象,对不对?我们的节目是这么做过来的,只不过想贴近更多的朋友,你说贴近朋友干嘛?从我们喊出天灭中共到今年香港人能够整体喊出天灭中共,就干这个的。其实就是一个改变的过程,希望是一个改变的过程,没有什么其他的啦。

 

这是我能看到的一个最新的视频(录音),三十一号早晨,他在喷药,他在喷药的最奇怪的概念就是他都不知道是什么病原体,什么病原体都不清楚,到底确诊是什么东西,不清楚。但是中国传染病控制中心也已经去人了,所以到现在他没有出结果,就是说很显然中国没有找出真正的病因来。台湾的第一个时间的反应是说台湾要求所有,每天从武汉飞到台湾境内的每天有十二班航班,要求所有从武汉来到台湾的飞机乘客不许下飞机,在飞机上进行体检,进行检验,这是台湾采取的措施了。台湾非常看重,在当年SARS非典的时候,台湾的控制率比较高,其中台湾医科大的一个教授被称为叫SARS克星啊,是他提出来的一系列的做法,在当年SARS非典的时候保住了台湾。

 

而香港在评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提到现在香港的防护措施是没有问题的,就是所有医院都有隔离设备,但是面对现在这个东西他认为是全新型的,而且是已经可以直接传染人的一种全新的病毒,在今天的环境中人们对它应该是一无所知。在香港的报道当中披露,武汉肇事的海鲜市场依然在营业,他说这是相当可怕的,而营业者倒是都是戴上口罩,可是他依然在营业。这个在西方社会我以为应该是不接受的,就是说既然连你的武汉市一级的防疫中心都承认是从那儿出来的,你为什么还让他营业?而这个传染病的概念跟零三年的非典类似,当时的非典,中国认为是果子狸也是野生动物,而这里面卖各种活物野生的东西,它名义上是海鲜市场,但是各种野味都有,所以出问题出在动物身上。而这种动物传染到人已经有一定时间了,而人与人之间的传递就会更快,跟现在的时间点有关。

 

这是鱼类批发市场,这都是冻鱼呀等等等等。官媒消息说,患者都为该批发市场的经营户,卖鱼的,这就很可怕了,他是坐地的经营户,多少人从他那儿买过这东西,他说是在汉口火车站,大概汉口火车站,汉口火车站是陆路交通的一个大的枢纽,东西向、南北向交通的大枢纽,很多人是到那地方去买海鲜的。戴口罩的商户说,没有什么,都正常吧,但还是多少有点怕,这是我们看到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挺残酷的。戴口罩的说,他认识几个商户都已经住院隔离了,但生意还是照常做。我相信对海外的人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事情,这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现状,中国在处理这种事情的现状,老百姓面对它的现状。三十一号上午,批发市场的雇员说,听说过有人感染,但我觉得应该不是非典,如果是非典的话我们早就关门了。而其它店铺也照样,有穿白衣服的人进行消毒。一位副经理说,东西两区目前大都正营业,没有收停业通知。

 

这个做法其实有点类似当年的非典,就是掩盖,它不愿意引起恐慌,在将要过年的时候,这是马上过年嘛,过中国年还有二十几天,将要过年的时候,如果这么大的市场停业的话,它的散播力量会很大,它的营造恐惧会很大,所以大家要明白在今天的社会中稳定是压倒一切的,而不是人的生命压倒一切。生意人都是被动的,你只要不发停业通知,他们就认为应该是没问题,只要事情没到自己身上,他们也不认为有问题。现在知道的是有二十七个人染病,昨天说的七个人是重病的。六月份有人提到说那地方很脏等等等等。彭博社说,海鲜市场经营户十二月以来一共有二十七例,其中七例是重的。我们昨天说这是一种扩散的概念,它是从十二月份以来就有了。

 

消息网上疯传,有人怀疑是SARS,而在香港因为SARS问题饱受蹂躏的,所以香港对这件事情很感冒。袁国勇,这是专家啦,讲,很可能是一个全新的病例,这是介绍当时的状况,然后香港的食物卫生管理局的局长,姓陈,晚上见媒体,应该是三十一号,与内地保持联系,香港跟武汉交通太繁忙,他没有说香港是不是有多少野味来自于武汉,如果是海鲜产品的话可能性比较小,香港自己就有海鲜产品,为什么要从武汉进来?我相信主要是人员。然后他谈到说,所有医院要求,一旦有怀疑病例,立刻向香港的卫生局汇报。香港大学微生物系的教授袁国勇,我觉得他的说法就很特别,他是从专业的角度去分析的,他认为这次武汉的事情就很严重,与海鲜市场有关,病毒的很大机会是动物传给人,而这种状况跟非典SARS类似,是一种新型病毒引起的,政府需要提高级别,要配合相关部门化验,找出可能致病的病毒基因。所以这是从他的专业角度来讲,它现在的麻烦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他也不认为一定就是非典,是一个全新的。目前状况都有所改进,而很大机会是爆发动物传给人,暂时不知道是不是非典,全新病毒最重要的是要加强监管,在所有港口公立私立医院、医生,类似的状况,从内地来的病人,尤其是武汉来的一定要注意。

 

中国疾病防治中心已经派人到武汉,两日内有结果,而所有病人都曾经逛过市,所以他就根据现在看到的东西,抗生药,现在所有抗生素对这东西没有用,这跟当时非典状况极其类似。相信不是典型或者非典型细菌,应该是爆发病毒,他认为叫爆发病毒,全新的,要等化验结果,基本就这么个消息。后面这个人讲述了,他是香港大学的感染中心的主任兼总监,他认为事情等清楚了再说,不能轻易下结论。他是官员了,我个人要跟大家分享的概念就是这些东西都是表象了,你可以看到无论从二零零三年的非典还是现在我们看到的武汉,他都讲是全新的病毒,就是出现的一切是人没有经历过的,而且它的发生发现都是一种突然性的,人不可预防的,就是人在被动的状况下出现的,而人不可控制的不可预防的,人与人之间会带来高速传染,这是一种其实类似于鼠疫啦。各医院都有隔离,加强监控,这应该不应该?都是应该的,但没有人去讨论说,这是一种大的天象背景之下出的状况,这是应对着天灭中共出的状况。没有人敢反对,但有多少人敢承认?这是一个非常疑问的东西,凭空蹦出了个病毒,没人知道,他能够推断的,就是全新的,就是人不曾接触过的,当年非典就是这么来的,一切都是这么产生的。

 

在这样的具体故事中,就看今天的人如何辨别,我以为这是最关键的,那辨别的基础就是一个自己生命的基础的认知的基础。相信科学的一切,相信控制的一切,相信现在能力的一切,或者你什么都不信的,你看那个海鲜市场还开门呢,他什么都不信,没到我脑袋上我所谓,我就等着政府关门,政府关门是真的,政府不关门不是真的,那就没想过政府都是共产党人,从掩盖的角度来讲,让你们的生命去冒险,他就没想过这问题,他认为不会的,对吧?这都是一种认知的态度,而更认知的态度那就是说,传染病的基础是在人的能力不可控制的背景之下出现的,我说的是这个意思。当一旦这样的东西汇集再多的时候,它的更大量的爆发,打击着人的能力,打击着人的认知,打击着人自以为是的东西。换个角度来讲,如果讲天灭中共,这也是天意的慈悲,就是一波一波出来的类似的事情,提醒着有限的人的一种良知的反馈,有限人的良知的反馈就是说,我以为能够希望从中有着更高的认识,这种病毒的话就像人的魂魄似的,人们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它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可以控制人影响人。其实在中西方的传统的文化中都是这么说的,只是今天的人认识另外的东西的能力太弱。

 

另外一个就是台湾,在十二月三十一号出的事太多,台湾三十一号通过了《反渗透法》,这个一点意外都没有,直接就通过了,而通过的《反渗透法》直接打击的是中共,在台湾反应非常大。我以为在台湾有反应的,大多基本都是跟中共有利益关系的,你可以看到在对称的背景之下《反渗透法》的必要性。在今天天灭中共的状况下,它不只是必要性,它是在迎合着天象的一种改变。在二零一九年的元旦贺词当中,习近平就没有提到台湾,第二天,一月二号,《告台湾同胞书》他特意说的,所以当时的概念来讲在我眼睛里他就把台湾放到之外,是一个将要被他打击的对象,有香港有澳门但没有台湾,那是讲跟他是对立的分歧的,而且当时一月二号的时候是直接提出来一国两制,不放弃武力一国两制,就基本上是一个极其凶狠极其强硬的态度,在原来贺词他没有提到台湾,他谈到了一国两制,但通篇没有台湾,连向台湾人问候都没有,没有任何问候语。

 

他的新年贺词是应该在新闻联播里播出来的,而台湾的时区比北京早一个时区,所以应该是前后脚,那边《反渗透法》通过,习近平在他的贺词中只字不提,也就讲同样是对他打击巨大。二号会不会有一个告台湾同胞书?有可能,我觉得后面他有可能,还没有来,二零一九年的时候是这么做的,但是在有关一国两制的问题上,他如果避谈台湾,连台湾的同胞都不问候,我以为他其实承认他自己的失败,因为他在二零一九年的表述已经很重点很突出。三十一号晚上惯例贺词讲了成就,强调了澳门的一国两制的成功,用澳门的所谓一国两制的成功去打击香港,去评价香港,但只字不提台湾。二零一九年的新年贺词,全国各族人民,港澳台同胞,海外侨胞及世界,问候语。二零二零年的贺词连问候语都没有,台湾也全都没有,我以为在他眼睛里应该讲,《反渗透法》对习近平打击太大,才出现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场面。

 

而《反渗透法》真正打击的,它一通过就像过滤器似的,把那些所有跟中共有过关联的人,这些企业、个人、包括媒体,它就全都露面了。它是借助人权的说法,借助这种两岸经贸关系的往来的说法,去掩盖自己丑陋的一面,但是当以法律的形式出现的时候他知道,只要往前一追溯,因为你拿了钱就拿了钱了,它的法律是那么定的,大概拿过共产党的钱被查实之后判刑五年,罚款最多是一千万台币,很多人说罚轻了。它的打击太直截了当,而被打击者的本身他可以非常清楚的表达出他自己的特点,就是说他没退路了,哈,当一旦没退路,他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能再往下干了,这是给我感觉最明确的。亲中的媒体停刊停播抗议,其实抗议是说辞,它惧怕法律,我觉得是真正的。郭台铭提出对他们予以资助,那郭台铭在大陆的生意都是显而易见的,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滑稽很滑稽的场面,上了年龄的人,这么大岁数的人,不懂得中间的道理,一意孤行的要去,就是唯利是图者吧。

 

法案通过没多久出现第一点血,首间获得大陆政府同意落地的台湾媒体大师链,在法案通过后即刻发表声明,怒批《反渗透法》是恶法,并宣布暂时放弃台湾市场,他就承认了自己是这样,是恶法是因为打击了他利益所在,对吧?而这里面就是一种,你说叫照妖镜也好,我觉得现在已经不只是照妖镜了,因为确实以法律本身来讲是天灭中共的一种直接表现,跟中共有关的所有的生命都会反映出这种特点。并宣布暂时放弃台湾市场。而上报报道,立场亲中的旺旺集团下的所有媒体,或是停刊停播的方式抗议,与其说他是抗议不如说他是避难,因为他要把前面的东西都要理清,谨防台湾政府在借助法律的本身来对他们进行制裁,他们要承担法律责任。我个人觉得是这个问题而不是另外的。郭台铭,希望未来没有任何人被无辜检举,若非政党或者党务人员因为《反渗透法》而受到调查,他将义务提供律师团队协助。他可以提供,我觉得这些都是在激化过程中的一种表现,人的利益当中的一种表现,实际的操作会怎么样是另外一回事。我刚才跟大家解释,打击了所有跟中共有关的这些生意人、个人、团体、公司。

 

旺旺集团总裁,《反渗透法》三读通过之后,下午即刻召开会议,与旺中媒体高层讨论可行方案,目前对停刊停播的决定,主管大多保留态度,因此决定暂时不停刊,改以新闻评论发动强力抨击,待总统选举后再看结果如何,所以还抱有一线希望。那旺中集团在大陆的生意太大了,那也变成了它拿大陆的市场,然后它要把大陆的中宣部的思想透过它进入台湾,我觉得前后的故事就是这么回事。所以那他还带有一线希望,我觉得挺荒谬挺可笑的,你看到利益之人他就会利益上他会一退再退,他利益的角度他是这样的,但是他确实缺少自我的反省。为了将《反渗透法》贴上标签舆论“开民主倒车”的国台办高层,要求《中国时报》带头,率领旗下的媒体旺报、中天、中时等以停刊停播的方式抗议,拉高反对它的态度,强化反绿民众对民进党的这种反弹情绪,动摇台湾社会对民进党的支持。哈,结果是国台办这么做的,国台办是中共的,所以中共在联手《中国时报》背景之下,率领旺旺集团下所有的媒体,那你变成了去向同一个利益说法,就是大家扯开了,你是你我是我大家都扯开了,明确就这么说了。哈哈,我觉得非常可笑,非常难办了。

 

大师链自称定位叫全球首创华人深度媒体平台,没听过这个大师链,面对外界质疑,主要投资华斯达克集团主席,透过自己力量整合国际资金,绝对没有任何中资,那你为什么要跑?连战等人都曾经表示支持,但内容由前国安局局长,军情局局长加入,所以是红色的力量引起热议。郭台铭声明不满绿营这种做法,叫亡国感,希望未来没有任何人被无辜检举。这都无所谓了,但是就我个人来讲我觉得他们的反应是非常直接的,因为非常快速的,他们太惧怕。三十一号通过之后,一号是假期然后二号三号四号,当新的一年开始的时候,他国家相关部门可以借助这条法律去检讨现在的做法。它主要就是会针对十一号的投票来进行监督,其实用另外一个词可以描绘,泾渭分明,真正的泾渭分明,真正的打击利斧。

 

新年快乐!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