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罗盛教始终是一个政治祭品(希望之声合成)
罗盛教始终是一个政治祭品(希望之声合成)

金日成挨了彭德怀一记耳光 最后靠斯大林出面摆平

【江峰时刻-历史上的今天】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日】(作者:江峰)在朝鲜战争当中,中共的志愿军和金日成的朝鲜人民军共同作战。作为与联合国军作战的主要对手,很多人都认为他们是铁板一块,“中朝血染的友谊”中不会有什么矛盾。殊不知仅在最高领导层就存在着很深的矛盾,表现出非常激烈的冲突。金日成甚至吃了彭德怀的一记耳光,最后都闹到斯大林那里去了。这是怎么回事呢?这还要从志愿军的“道德标杆”罗盛教说起。

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罗盛教这个名字是家喻户晓。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罗盛教的事迹被广为传播,报纸、电台、群众集会,甚至还搬上了小学教材,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

我小时候,当时就琢磨一个问题,跟别人琢磨的不太一样。我发现这些英雄的名字都是三个字的:杨根思、张思德、邱少云、黄继光,还有这个罗盛教

我的名字呢,那两个字的,看来不太符合英雄的标准。小时候还有点沮丧,唉,这辈子当不成英雄了。再长大了就有机会接触更广泛客观的自由的资讯了,于是催生了自己新的一轮思考,思考这些几乎能影响自己一辈子怎么做人的这些个楷模们。

时代久远了,咱们就先温习一下谁是罗盛教,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1931年罗盛教在湖南省新化县出生,他是个农村孩子,家中长子,有一个弟弟,还有两个妹妹。1951年4月,他加入了志愿军,编入47军入朝作战。

罗盛教被编入47军入朝作战(希望之声合成)
罗盛教被编入47军入朝作战(希望之声合成)

1951年的深冬,朝鲜战争第5次战役刚刚结束,47军开始全军修整。

1952年1月2日,历史上的今天。那天是元旦刚过,47军141师侦察连,他昨天就包了个饺子,吃了后方送上来的雪菜罐头,喝了高粱酒,这叫美啊。

清晨啊,朝鲜山区寒风刺骨,带了雪碴子的卷滚的大雾,弥漫在整个的雪松林子里。美国人的飞机偶尔会从上空掠过,侦察连的文书罗盛教和他的战友们迅速而机敏地躲进了树林里。美国人除了结了冰的河面上看见有一群正在玩耍的朝鲜少年之外,没有任何发现。

7点左右,大部队早操完毕开始收队了,罗盛教和另外几个站友走在部队的最后面。队伍刚刚走过了河滩,突然如罗盛教听到叫喊声,还传来了喊声,孩子们出事儿了,有孩子掉进冰窟窿里了。

罗盛教是一边脱棉大衣,一边就往那个河边跑过去,他都没有犹豫,一个猛字 “碰” 扎在了水里。过一会,上来喘口气。

为什么呢?

河水,这冰下的河水湍流特别急,那孩子都不知道冲哪去了。

他赶快又去摸去找去,一会儿罗盛教把孩子拖上来了,孩子还使劲地往上爬,手都冻僵硬了,巴拉巴拉。没想到一巴拉,“哗” 冰面又塌了一大片,罗盛教在水底下不停的把孩子往上托,直到他能够被别人捞上去。

但是这个时候人们回头一看,罗盛教已经不见了。

战争年代,罗盛教这样的死亡事件不是光彩的事情,要被当做非战斗减员的事故来处理的,无功,有过。

那你说这个过,轻,全连通报;重,包括这连长在内的基层干部都得批评检讨的,甚至要记过。

在朝鲜战争第2次战役当中有个著名的长津湖之战。中共当时是15万人围困美军3万人。

中共军队当时是从中国南方紧急调令,进入朝鲜的军队在当时零下40度的极度严寒当中身穿单衣单裤,为了不暴露自己了还得趴着地上,保持俯卧姿势。

零下40度趴在雪窝里,整个连都冻死了。

彭德怀的报告说,15万人当中有4万人活活冻死,这个就是非战斗减员,当时的这个部队的中高层的都尽量的把这个战斗减员数字压缩了,变成战斗减员。

可那个时候还在打仗啊,罗盛教这个部队正在修整,想蒙也蒙不过去了,没仗打。

照理说,基层干部这个处分你是跑不了的了,这连长指导员当时都挺沮丧的,出这么一档子事。

这个时候正好有一个师政治部的记者过来了,说:

“说你这是大好事,你不能不那么沮丧啊。这救的是朝鲜人啊,这就是国际主义了。”

结果这个记者回到师部,跟师长说了自己的想法。

师长说,你说的也有道理,好,咱们试试看吧。把这个事儿就报到了志愿军总部去了。

志愿军司令部应该怎么处理这个事呢?这一起非战斗减员的事故,是怎样变成了全国宣传的国际主义大英雄?

我们总听到一个词,叫“中朝血染的友谊”。其实这个朝鲜战争期间本来应该是打仗的时候,这友谊应该是最深厚的了。根本不是!在志愿军入朝之后光中朝高层领导之间就矛盾不断。

第2次战役当中关于两军指挥权的问题都闹到了斯大林那里了。

斯大林后来裁决说:

“小金哪(金日成),交出指挥权。”

第3次战役,彭德怀认为部队非常疲劳,牺牲过大了,所以他当时决定停战休整。

毛泽东从政治角度考虑说要打过三八线,金日成更是着急说统一朝鲜:“中国打胜仗你为什么不去追?”结果跟彭德怀还吵起来了。

这下子,彭德怀当时给了金日成一大耳光子就发生在这个时候。史料中没有记载这个事件,但是真正的记载是彭德怀说的这么句话:

“你想让我跟你当初一样冲过去,然后让别人给你拦腰截断全军覆没吗?”

彭德怀说这话可让金日成在他的全党全军面前丢了大脸了。这个毛泽东也觉得,你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他也觉得很难办,最后怎么样呢?

还是打电话给斯大林

毛泽东说了:“伟大领袖斯大林我们听您的,您说打就打,您说停就停。”

斯大林出面说了一句话:

彭德怀是军事家,大家听他的。”

1951年彭德怀在朝鲜战争前线(《人民画报》/1951年《人民画报》)
1951年彭德怀在朝鲜战争前线(《人民画报》/1951年《人民画报》)

这下子好,中朝双方最高领导人都不说话了。

那么高层的矛盾的也传染到的中层和基层。所以当时这个两军之间志愿军和人民军之间的矛盾,还有志愿军跟当地的百姓之间的矛盾也是越来越紧张。这次罗盛教的事件出来了,可以缓解这种情绪。于是,授予罗盛教一级爱民模范,特等功。

等国内报纸登出一份2000字的一份报道之后,政治敏锐的北京方面一下就捕捉到了,这是修复两国军民之间情感的契机,修复两党之间情感的契机。

于是最后由毛泽东拍板决定,大大的宣传罗盛教,把它作为一个政治事件来处理,大力宣传。半年之后朝鲜方面追授罗盛教一级国旗勋章和一级战士荣誉勋章,那条河就改名为罗盛教河了,安葬罗盛教的那座山了也改名为罗盛教山。

所以,这罗盛教的历史真相,就是从一个非战斗减员的事故,为了舒缓中朝两党、两军巨大的冲突和分岐而打造了一个国际主义战士的形象。

是这么来的,按照中国人的理解,你说中国人付出了这么惨重的代价,保卫了朝鲜,那朝鲜一定对中国感激不尽吧?

不是的。

这朝鲜的课文中描述说这一场战争是伟大领袖金日成领导下取得的,跟中共自愿军压根关系都没有。这个朝鲜战史陈列馆里面的文字、照片,金日成、人民军,见不着志愿军。

板门店停战协议那更绝了,本来是英文韩文中文的,他把英文、韩文版本留着,中文版本给拿掉了。

金日成后来向中共索要,说朝鲜自古以来拥有的领土包括什么呢?包括吉林省的大部分,还有黑龙江省和辽宁省的一部分。

受到拒绝,结果还恶言相向。

到了文革的时候,红卫兵喊,说毛主席是全世界人民心中的红太阳,扬言要去把走资派金日成给抓起来。这金日成大怒,摧毁了志愿军的烈士陵园,把很多的烈士的这些碑都给打烂了。

然后竖起高音喇叭在鸭绿江那边喊,说:金日成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朝鲜士兵还在鸭绿江这个江心干了一些荒唐事,竖着筑起一道大坝。

干什么呀?人为造成中国一方的水灾。

这中朝之间的所谓“鲜血友谊”,这都是挂在中国大陆宣传机器的嘴边上的。两个共产党之间一直缺乏互信,互相利用,尽管从金家三代的口中都流露出对中共的不屑一顾,甚至是漫骂和憎恨。但是,中共始终无法摆脱旧的冷战思维,依然将朝鲜作为自己制约美苏两大国家的政治力量,只是常常是引火烧身,让自己尴尬不止。

2000年的时候,当年罗盛教救下来的那位朝鲜少年崔莹,他的未亡人来到了中国,想还一个崔罗两家重聚的这么一个愿望。

2000年过来,时代变了,中方的这个宣传热点已经改变了,这没有人招待他了。

甚至啊,没有人出钱为他买一张去罗家的火车票,朝鲜客人经济拮据,只好是打道回府。

目前,罗盛教的课文也已经从这个教材中给拿下了。但是民间,别说反对意见,一旦出现质疑声,官方依然会及时出手,予以反驳、打击。在中朝两国,或者政治斗争,或者是政治联姻的这么个起起伏伏当中,罗盛教始终是一个政治祭品。

罗盛教,这个21岁的农村小伙子,来自内心的那份善良。(希望之声合成)
罗盛教,这个21岁的农村小伙子,来自内心的那份善良。(希望之声合成)

从来就没有人真正的去关怀和告诉中国人,人们其实应该记住这个21岁的农村小伙子,他那份来自内心的善良,那份在朝鲜的严寒当中透出来的人性的勇敢和温暖。当然,也应该记住那记耳光,记住那所谓“中朝血染的友谊”牢不可破的谎言。

历史上的今天,罗盛教

有一座座丰碑压在民族的历史上,

人们忘却了那本来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