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橫河評論】從薩斯到武漢肺炎面面觀 (音頻/視頻)

橫河評論
橫河評論 - 13 / 465

【橫河評論】從薩斯到武漢肺炎面面觀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日】(主持人:楊光 / 嘉賓:橫河)武漢肺炎是不是薩斯捲土重來?當局應對和薩斯相比有無不同。當局在隱瞞什麼?抓捕“散佈謠言者”是要壟斷謠言發佈權還是阻止真相?究竟誰的謠言危害更大。

主持人:聽衆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天是我們2020年的第一期節目,我們先在這裏向聽衆朋友道一聲新年好,祝願聽衆朋友們在這一年中溫馨有愛、吉祥如意。

在過去的一年中,大家或多或少的是感受到了世道的艱難,有網友說如果在新的一年快樂太難,起碼希望平安健康,怎麼知道在12月31日武漢就突然傳出來說有不明原因的肺炎流行,鬧得是人心惶惶。那麼到底不明原因的肺炎是薩斯捲土重來?還是鼠疫南下進一步擴散到武漢?或者是一個全新的疫病呢?我們今天就來討論一下。

本來新年的第一期節目就應該談一些喜慶的話題,但是畢竟人命關天,疫情既然發生了,我們也不能假裝沒有看見,我們覺得更早的瞭解真實情況對所有人都是一件好事,所以今天就選擇了這個話題。

橫河先生,武漢發現不明原因的肺炎,這幾天鬧得是人心惶惶,但是我們看到媒體報導出來的詳細情況並不太多,就您瞭解目前最新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呢?

橫河:這幾天新的信息並不是很多,我看到了幾個,一個是武漢有個醫務人員在他們醫護人員羣裏面發了一個檢查結果是北京博奧檢測機構的一個病原體篩查結果,他把測出陽性的這麼多可能性的,排第一位的就是薩斯的冠狀病毒。如果這是真的話,但我相信很可能是真的,那就是說薩斯的可能性很大。不過這個是一個篩查,篩查是一種簡易測試,它還需要進一步檢驗。這是第一個信息。

第二個信息就是,香港的屯門醫院收治了一名港人,他曾經到過武漢,現在是上呼吸道感染,醫院裏面進行了快速測試,就測試到薩斯病毒和冠狀病毒。本來薩斯病毒就是冠狀病毒的一種,它可能有兩種測試,這兩個測試都是陰性,但是這個患者不是薩斯的話,並不表示武漢的病人就不是薩斯。

第三個我覺得值得關注的就是,武漢有住在附近的人,就住在海鮮市場對面,但是他最近沒有去過這個海鮮市場,也出現了發燒症狀,現在在武漢的傳染病醫院裏面,就在醫院裏面。這幾條消息,就是武漢政府公佈了這個消息以後,就是肺炎的消息以後,一些新的進展情況。

主持人:您看武漢的檢測結果和香港的檢測結果就是有點不一致,您覺得武漢這個疫情是薩斯捲土重來的可能性有多高?

橫河:當然現在還不能肯定了,但是確實是薩斯的可能性是很大的。現在的問題是什麼呢?就是我們得不到一個真實的信息,武漢的醫院沒有信息發佈權,現在那些疑似不明原因的肺炎患者都送到了金銀潭醫院,這個醫院是湖北省和武漢市叫作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醫療救治定點醫院,也就是說突然發生疫情的都送到那裏去,但有點就像是傳染病醫院了。

但是這個醫院的宣傳科科長說是醫院沒有對外發佈信息的權力,只有武漢市衛健委可以發佈,武漢市衛健委就是政府機構了,這種事情一旦到了政府機構的話,可能主要考慮的就不是醫學上的問題,也不是流行病學的問題,而是考慮政治和維穩方面的問題,這就使得他們發佈的信息要打很多折扣,甚至就可能是反的。

現在我覺得有幾點是值得注意的,看這可能是什麼病,第一個就是剛纔講的北京博奧檢測機構的篩查結果,這種篩查就是指的什麼呢?就是它在一個測試過程當中有幾十個甚至數百個就可能的病原體排在一起,一起檢測的,就是抽一次血就夠了,一次檢測這麼多。

它就是檢測疾病的數量多、速度快,但是精確性比較低,就是說它可能同時有多個陽性的反應,他就把陽性反應,有陽性反應的就按它的強弱排下來,所以爲什麼排在第一位的就是薩斯。既然排在第一位的是薩斯,後面還有很多很多,那麼它是薩斯的可能性就大了。這樣子初篩以後,就把最可能的幾個再進一步測試,那個測試就是面積沒有這麼廣,但是就要精確很多,是這種情況。

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就是它的嚴重病症在總的感染病例當中的比例有多大?在武漢公佈的27病例當中,官方說有7個是重症的,佔了多少比例呢?佔26%,這個是比較令人擔心的。

當年薩斯的死亡率,世界衛生組織在2003年7月11日公佈過一個數據,這個數據就是死亡率,香港是17%、臺灣是15%、新加坡是14%、加拿大是15%,你看這都比較接近,就說這個比例。爲什麼講這幾個呢?這是從中國大陸以外病案最多的幾個地方,因爲病例多到一定程度它的百分比纔有意義。當然後來最後的數據有所調整,但是變化不大。唯獨中國大陸死亡率最低,只有6.5%,是別人的一半都不到。

我們要考慮到我剛纔講的那幾個15%左右的,這幾個國家地區的醫療水平都比大陸要高,所以只有一個可能性,就是大陸的數據在作假!這次因爲沒有死亡病例,但是從重症病例來看的話,這個情況不容樂觀,這也就是爲什麼香港的一個專家認爲可能跟薩斯的情況差不多。

另外一個就是,2003年的薩斯的病原體是一種源於豬的冠狀病毒,一種變種,薩斯那個病毒是冠狀病毒,原來是豬,後來傳到人的,後來變成人傳人。因爲薩斯實際上就是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羣,是一個症候羣的描述,是一組病症的描述,後來把它變成一個病的名字。

這次即使是冠狀病毒,它也不一定就是上次的那種冠狀病毒,它也可能是一種新的變種,因爲傳播方式現在還不能確定,上一次是人傳人了,這次還不能確定。當然如果說症狀一模一樣的話,還是可以叫薩斯的。不管怎麼說,我覺得這個情況還是大家提高警惕爲好。

主持人:我們看到媒體報導說現在醫院是不讓家屬去探視,您覺得這是屬於正常嗎?

橫河:我倒不是很瞭解現在中國大陸像這種急性傳染病的情況,不讓探視那就說明這個急性傳染病,要就是沒有確診,要就是已經確診了沒有公佈;對於醫院來說的話,這個正在高峯時期,或者是正在爆發時期,爲了控制的話,那不讓探視還是屬於比較正常的,也就說明這個情況確實比較嚴重的。

主持人:問題是現在醫院本身又沒有對外發佈新聞的權力,家屬再不能去探視的話,這個具體裏面發生什麼情況就沒有人知道了。

橫河:對,這個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爲中國的特殊情況,就是說當局不會給你一個真實的消息,而且當局現在也是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信譽,因爲有薩斯的先例在,所以它講什麼都沒有人相信,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家屬去看到了病人,你也不能確定你看到什麼的是情況。所以這個倒不是說不讓家屬去看就可以隱瞞病情的,其實家屬去看了還是可以隱瞞,家屬不瞭解情況。倒是醫院不能發佈信息,這個是很麻煩的事情。

主持人:還有一種說法,因爲畢竟現在有不在當時這個疫病來源的那個海鮮市場,就是不在那邊工作的人也有類似的症狀,所以就有人說有沒有可能是鼠疫南下,就是傳染到武漢地區?您覺得呢?

橫河:根據現在官方報導的消息來看的話,這個可能性不大。因爲畢竟這個病毒感染和細菌感染的差別是很大的。鼠疫是一種細菌,鼠疫桿菌嘛,它是一種細菌。而且鼠疫最麻煩的就是不知道現在在流行,在診斷上不會往那個地方想。

現在是2020年,鼠疫已經進入北京了,那也就是說全國肯定通報了,醫院系統肯定通報了,傳染病醫院更肯定是把它作爲重點的。所以說地方醫院或者是武漢這個醫院沒有想到這一點,或者沒有想到而沒有做這個檢測,或者各種檢測誤診,這種可能性非常小。

因爲這次有三個特徵,就是抗生素無效、白血球不高、淋巴細胞低,這幾條都符合病毒感染,而不是細菌感染。所以我覺得這個鼠疫南下的可能性,因爲大家可能比較擔心,我覺得可能性不是太大。

主持人:那麼武漢畢竟是一個大都市,交通四面八達的,那依您的判斷,現在的疫情是否已經擴散了?

橫河:還是一個信息不通的,就是得不到真實信息的最麻煩的地方。香港有一例,就是去過武漢以後出現肺部症狀嘛,他已經排除了這個薩斯和冠狀病毒了。這件事情我覺得是值得說一下的。因爲香港這個病人是12月31日入院的,然後就是1月1日或者是1月2日這個初步快速檢驗結果已經出來了,就排除了薩斯。

而這個病情原發地武漢它是30號就發文件了,反而到現在官方沒有公佈任何檢測結果。這個是非常不尋常的,就是說如果他們考慮到了是肺部的急性感染的話,而且是病毒感染的話,那麼第一個就應該檢測薩斯。而且用排除的方法,就是快速檢驗可以排除,因爲這個如果是陰性就是陰性了,只是說假陽性比較多。到現在沒有公佈,這就很不尋常。

因爲如果在武漢的話,你不管是薩斯還是鼠疫還是其它什麼病,它用快速檢測的話應該有結果了,就初步結果應該有了。香港能宣佈,武漢就也應該可以宣佈;香港排除了薩斯,不表示武漢可以排除薩斯,所以現在的問題似乎是當局還在隱瞞什麼。

主持人:當年這個薩斯就是因爲政府隱瞞疫情導致民衆不知情,而很多人就無辜被感染。那麼這一次,武漢政府我們看到它發紅頭文件的時間是不是屬於比較快的?那在這之後,武漢至政府它又馬上關閉了相關的這個海鮮市場。那您覺得從這個操作來看,政府是不是接受了薩斯的教訓呢?

橫河:我不覺得政府接受了薩斯的教訓。雖然說文件,妳講的文件是30號晚上發的,但是那個時候已經有27個病例了,而且我們不知道這27個病例是真是假,說不定更多。但是什麼時候出現病例的?它並沒有公佈。這一點很重要。就是對於像急性傳染病,最重要的是查到的第一例,就第一例在什麼地方、怎麼發生的?因爲查到這個以後,你就知道這個病的源頭在哪裏,甚至可以查到傳播途徑是什麼。

當局現在沒有公佈,那就是很大的問題了。它只有兩個可能性,一個就是它在隱瞞;再一個就是真的不知道。這兩點都不是好現象。我覺得有必要現在回顧一下薩斯當時的情況來做個比較。

世衛組織認爲薩斯的源頭是在廣東順德,最早認爲是2002年11月16日爆發的;而第一例的報告案例是2002年12月15日在河源市。到了2002年12月底的時候,這個疫情的消息就開始在網絡上流傳了。中共當局當時就立即封殺了關於這個疫情的討論,所有論壇有關的消息一概封殺。當時還有用戶就是因爲討論,當時就用了這個名詞叫「非典型肺炎」,用了這個詞以後討論這個疫情,帳號就被封掉的,就當時還有。

到了1月份的時候,廣東已經出現了醫護人員感染了,這在中山市。到了1月下旬的時候,廣東省衛生廳報告當中用的這個名詞跟現在一模一樣──不明原因肺炎。到了2月份,官方一直在淡化這個所謂的非典。因爲封鎖消息,所以國內國外都沒有防範。這樣的話呢,一直到2月下旬傳到香港和越南。這纔有世衛組織駐河內的醫生向世衛組織做了報告,後來這個醫生也死了。是越南先報告的,就是說中國是一直在隱瞞。

到了3月中旬的時候,薩斯就傳到世界很多國家了。中共還在自誇說是怎麼樣有效的措施處理廣東非典,還把世衛組織搬出來,說不是自誇的,是世衛組織在誇它。一直到4月上旬,中共當局還在堅持說疫情控製得很好,叫大家都到中國去旅遊,沒問題。這就直接導致了4月中旬以後有幾個非常嚴重的感染源,就是沒有被及時診斷和隔離嘛,就感染了很多人,到了4月中下旬以後就發生大規模的爆發。

如果說在1月份、2月份的時候就不去自己吹牛說是控制多好,而是及時向世衛組織、全國各個醫院、還有向民衆通報的話,那麼後來引發大規模爆發的那幾個病例是可以不出現,或者是馬上就被診斷的。那時候就是診斷的時候醫生想不到這是薩斯,醫生不知道,就說根本就內部都沒有通報。當時就沒有診斷出來,就導致了又接觸了很多人就爆發的。

就是說本來真的是有可能控制流行的,結果就是因爲封鎖消息。因爲這種封鎖消息吧,它還真不一定是有計劃的封鎖,就是說作爲中共當局和它整個官僚系統吧,出自本能的就在封鎖消息,每個人都是這樣,每個部門都是這樣。

所以說我就不相信這十多年來社會大環境沒有變的情況下,而是大環境越來越緊的情況下,它就能在這一個部門,就獨立這個部門就變成一個像民主自由的國家向人民負責的這種態度,就會培養出一代這樣的衛生人員和政府的宣傳部門的人員,我不認爲會這樣。

主持人:那我們現在確實也看到了在互聯網上,就說在社交媒體上封鎖消息的跡象,因爲武漢它宣佈它抓了8個在社交媒體上傳播疫情消息的人,它的理由是說他們散佈謠言。

橫河:對,中共抓這個所謂散佈謠言者嘛,倒是它的典型做法。上一次在薩斯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抓了很多人,還真的是抓了人甚至有判了的。所以有的網民就說治不了薩斯還治不了你們?那中共就是這樣的。

現在問題是就從中共抓人的這個情況來看,什麼是謠言?對於中共當局來說,只要不是官方正式發佈的都是謠言。剛纔講了,醫院不能發佈,只有衛健委可以。爲什麼呢?是因爲醫院能夠允許它發的話,醫院發的就是一個真消息。要經過衛健委的修改和審查,衛健委發出來的就有一部分是假消息了。

剛纔講了,官方發佈的主要是出於政治和維穩考慮,而不是出於醫學考慮,所以它的可信度要比網民發出來的消息低太多。因爲網民還真的沒有造謠的動機,只是擔心自己的健康而已。

還有一個就是,爲什麼中共衛生部門發佈的消息不可信?無論在香港、臺灣、還是美國,衛生部門發佈的消息都是可信的,即使香港都比大陸可信。因爲香港雖然被中共滲透了,但是香港還沒有完全淪陷,還沒有完全淪陷,就是一些專業部門在和他們自己專業有關的東西方面,它還是有可信度的。

就是說即使這幾個地區,它的消息後來證明是錯的,它也不是有意的,就是至少當時的權威部門,他能夠得到的,和他對這個事情的理解的情況,它是真實的。雖然他們也是政府部門,但它疾病就是疾病,它沒有政治因素,沒有維穩因素。其實民衆要求並不高,就是你實事求是就可以了,民衆需要的就是這個,但是中共是不會這麼做的。

剛纔講薩斯的時候,講了中共的官方封鎖消息,封鎖病情和疫情。我們這裏可以看到的是中共實際上是兩手,它一個手在封鎖、一個手是在散佈謠言;光封鎖還不行,它還散佈謠言。官方擁有絕對的資源,所以官方謠言的危害是最大的,因爲它用行政命令的方式把謠言散佈出去。

這裏我再舉個例子,就是「非典」這個名稱,這個名稱其實是非常不科學的,世界衛生組織沒有用過這個詞。它先是在沒有任何科學依據的情況下,就定名爲「非典」。所謂「非典」就是非典型病炎,就是不是典型的就是非典。

因爲非典最多的就是衣原體感染,所以在2003年3月25日的時候,就是當美國疾病控制中心和香港大學的微生物系已經宣佈了,說是這個病原體來自豬的冠狀病毒,這3月25日的事情,到了3月31日,就是美國已經宣佈了,中國宣佈了另外一個,而且是工程院院士洪濤,他宣佈成功分離了非典的致病源,是一種新變異的衣原體。他非要跟人家不一樣。那這個不一樣就是政治因素了,就是說他不把它弄成沒法治療的病毒,而變成一種可以治療的衣原體。

更有甚者是4月4日的時候,中國疾病預防中心宣佈說他也認可了洪濤的說法,就是是變種衣原體是這次非典的病源,而且他宣佈馬上就要公佈新的特效藥的成果。他宣佈測試了10種醫治非典的新特效藥,顯示其中6種有效。這是怎麼測試出來的呢?因爲衣原體是可以用抗生素治療的,而薩斯是病毒感染引起的,抗生素是無效的。也就是說他宣佈的6種治療非典的特效藥是無效的。但是至今都沒有人出來說明一下,當時的測試是怎麼編造出來的?因爲它是治不了的,你怎麼會說是測試有效呢?

同樣荒唐的是,就是3月31日的時候,疾控中心聲稱說,非典的病源雖然目前還不明確,但是總結前一段時間的防治工作,在這個基礎上制定了一個防制技術方案,這個方案叫什麼呢?叫非典型肺炎防治技術方案。連病因都不明白,治療還無效,居然就能出來一個防治的技術,而且向全國推廣,這是要出人命的事情啊。

現在講的是2003年的時候的事情。它現在抓了8個謠言散佈者,就是他們散佈的真的是謠言的話,也沒有任何危害。而2003年薩斯的經驗告訴我們,中共當局刻意製造的謠言,那是要死很多人的。所以相比一下我們就知道,中共當局造的謠危害更大。

主持人:那現在的媒體報導說是目前還沒有發現人傳人的跡象,那這個算是一個好消息嗎?

橫河:我說這個談不上好消息啦,就是即使是真的話,也只能說這個壞消息沒有那麼壞而已。現在的問題是究竟是不是人傳人,是怎麼傳播的,按照官方公佈的27例,他說多數是來自同一個海鮮市場的人。那麼有三種可能性,第一種可能性就是人傳人,如果是人傳人的話,那當然是一個最壞的消息。因爲很多疾病傳染病是在動物間流傳的,它不傳人。

一般是出現變異以後,就變成可以感染人了,但是感染以後也不一定會人傳人。就是感染以後,在人體可能會發生又一次突變;那麼第二次突變以後,可能就可以傳人了,人傳人了,那就會在人羣當中快速傳播。

你像這個腺鼠疫,這是另外一回事,腺鼠疫一般是鼠傳給人的;但是肺鼠疫就人傳人了。那麼薩斯似乎就是豬的冠狀病毒出了一個變異,這個變異就能夠人傳人了,大概是這種情況。那麼這是第一種。

第二種是同一個動物源的傳染,就是說這27個人都被同一個動物感染了,如果是同一個動物源感染的話,那就說明這個傳染性很高,就是說一個動物可以感染那麼多人。雖然它也不是個好消息,但至少要容易控制一些。因爲如果這個動物消失了,又不會人傳人的話,那麼就不會有新的人的病例出現了,而這個動物牠哪怕自然死亡,就不會再傳了,所以這可能是最好的情況。

還有一種就是有多個動物源,就是這27個人是被不同的動物感染的,如果說是多個動物源感染的話,那情況也是很糟糕的。因爲它說明什麼呢?很可能在動物當中已經流行了,動物當中有很多流行,又出現了一個動物感染人的變種,這樣的話,就很多動物都傳染的話,纔會從不同的動物傳給人,是這種可能性。但是這個要比人傳人的還是要好控制一些,就是說你只要阻止人跟動物接觸就可以了。

最怕的一種情況就是動物傳了以後,在人體裏面突變成了可以人傳人的變種,禽流感很多就是這樣發生的。就是說當局現在說沒有人傳人,那麼聽過了就可以,因爲自己的健康你還得自己當心,誰要到今天還信中共講的話,那隻能說是自己負責了。

主持人:好,那這次節目的時間已經到了,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