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國大陸“規模性失業潮”涌(圖片來源:SOH合成)
中國大陸“規模性失業潮”涌(圖片來源:SOH合成)

大陸涌規模性失業潮 業界陷寒冬 知情人曝內幕

【希望之聲2020年1月4日】(本台記者王倩採訪報導)日前中共總理李克強籤批了“關於進一步做好穩就業工作的意見”,要求將穩就業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要求企業規範裁員行爲,以六項重點措施防範中國爆發“規模性失業潮”。有知情人披露業界內幕,並表示,現在的問題是全局性的,中共當局的防範辦法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此前的2019年12月10日至12日,被官媒稱爲“定調2020年經濟工作”的中共經濟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如同去年底的中共經濟工作會議一樣,這次會議繼續強調“六穩”,即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

事實上,有深厚官方背景的大型投行中國國際金融公司(CICC)2019年7月的報告就指出,自去年7月以來,中國僅工業就業人數就減少了約500萬。

而在微信上熱傳的《互聯網公司新一波裁員開始涌動,年關難過了》一文披露:百度無人駕駛部門大面積裁員,比例不詳,原因是沒有廠家願意量產;騰訊PCG將開始大規模人員優化,比例30%,中高管採取聘任制,一年一簽;攜程上海總部裁員30%,賠償N+1,年終獎2月底發;馬蜂窩裁員40%,且沒有年終獎;……目前,國內IT論壇V2EX(中國程序員聚集的網站)職場板塊已被裁員問題霸板,而之前都是曬Offer,比收入。“你被裁了嗎?”已成爲同事間開玩笑的問候語。

對此,原上海齊享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袁建斌接受本臺採訪時,披露了他所瞭解的大陸產業界實情,他指互聯網確是一個裁員重災區,但現在其他行業也不行了。

袁建斌說:“國內現在不光是互聯網這一塊,其他行業都進入相對蕭條期。從最初的製造業開始蔓延,其實現在就是他不光是互聯網這一塊兒了。其他的行業都進入了一個相對蕭條期,那麼從最初的製造業開始蔓延,蔓延到現在的互聯網公司。那我在國內的一些朋友的公司,在上海的公司,他們也在進行裁員,他原來也有三千個員工,還有分公司。但是他現在已經開始在12月份,他已經裁員了三分之一,那麼可能還要進一步裁員,可能就是要保留45%的標準。”

“我這個朋友他現在爲了爲維持他的公司,他已經在出售他自己的原來的商務辦公樓,因爲他原來已經買過一些商務辦公樓來作爲投資的。企業特別興旺的時候,他作爲中國內外軟件外包的第8大的企業,這個當中應該還是賺的非常多的一些錢。那麼現在的情況下我們開玩笑也在說,他說他現在是“賣房求活”,活下去的意思。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說能堅持住就能活,希望能夠活過這2,3年的時間,非常辛苦,現在靠賣資產在支付公司的福利待遇。”

他認爲現在企業界的寒冬是全局性問題,中美貿易戰是重要原因。

袁建斌:“這上面的原因呢也是多方面的,一個是貿易戰的前提下,以後各個行業都在逐漸地進入一個嚴寒期。那麼在這個上面就是對互聯網的追求上面都會受到影響,那麼同樣的互聯網公司也出現業務量的一邊倒。經營的成本再增加。所以這方面失業潮呢,我認爲暫時不可避免這個情況,而且它還會在未來的兩年當中還會更加擴大,我認爲它可能至少持續二-三年這樣一個過程,應該說企業現在的負擔已經遠遠超過它能夠承受的一個範圍。”

“其他行業也是這樣,其實應該說互聯網的寒冬是從其他企業蔓延過來的,這是一個整體的一個規模性的經濟萎縮,不光是一個行業兩個行業的問題,這個一個全局的問題,整個行業都飛快的在萎縮。”

袁建斌認爲當局現在搞進一步的穩就業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袁建斌:“有關進一步穩就業,我認爲還是本末倒置,我們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可能暫時緩和一下,但是根本解決不了這個問題。我認爲最根本的原因,應該還是國家有一個真正融入到世界大一統的環境當中,這可能是一個最重要的原因。融入世界大一統,就是說你要跟世界按照遊戲規則大家去做。”

臺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爲邦對本臺記者表示,中國經濟不好,其實不只是體現在失業方面,還有其他方面,尤其房地產也泡沫了,銀行貸款各方面統統發生問題。統統發生問題的時候,不只是失業失業只是衆多問題之一。他認爲對於投資者,現在最好是遠離中國。

高爲邦:“如果說看房地產一邊,那就更糟糕了,銀行也會破產。因爲貸款還不出來的人也會破產,所以我想這個是經濟崩潰的時候了,所以擋不住。今年可能會變成中共政權的危險期,只能這麼說,年關難過只有這一個月的時間纔開始,我想它的問題可能纔開始,整年下來以後的日子會更難過,這是一定了。當然,現在不可能有人這個時候還投資中國了,我想這個時候最好遠離中國。”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