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周边国家和地区应对来自中共大陆的疫情。(中央社)
周边国家和地区应对来自中共大陆的疫情。(中央社)

【希望之声2020年1月6日】(本台记者周扬综合报导)今天(1月6日),在瑞士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表示,正密切追踪出现在中国湖北武汉的离奇肺炎病例进展情况,并与中国(共)国家机构保持着密切接触。根据中国(共)有关当局提供的数字,从去年12月至今,武汉爆发“不明原因的病毒肺炎”,感染病例目前升至59例,其中11人为“重症患者”,并且正在追踪163名与病人密切接触的人员。

武汉海鲜批发市场被认为是可能的病毒

综合德国之声、自由亚洲电台等媒体报道,世卫组织指出,由于目前信息不足,对这一肺炎病例增加构成的危险,还难以作出整体评估

肺炎似乎来源于武汉市的华南海鲜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市场里还经销其它动物,它们被认为是可能的病毒源。该市场已关闭,并进行彻底消毒。出于环境卫生消毒目的,武汉相关市场已经于1月1日关闭。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1月3日发表公告指出,此类病毒肺炎的临床表现主要为发热,少数病人呼吸困难,胸片呈双肺浸润性病灶。目前,所有病例均在武汉市医疗机构接受隔离治疗。

该机构通报称,初步调查表明,没发现明确的“人际传染”证据,也没发现医务人员感染,已排除流感禽流感、腺病毒、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等呼吸道病源,相关病例被作为“原因不明”的病毒肺炎治疗。

世卫组织指出,该组织“公共卫生措施以及流感和严重急性呼吸道感染监测的建议”,仍然适用于这一疫情。如果旅客在旅行期间,或旅行后出现潜在的呼吸系统疾病的症状,建议寻求医疗救护,并向医务工作者介绍旅行经历。

周边国家和地区政府采取紧急措施 应对来自中国(共)大陆的疫情

香港公立医院在一天中,接收到6名曾于过去两周到访过武汉,并且出现发烧、呼吸道感染或肺炎征状的病人,迄今已报告有17例疑似病例。在新加坡也发现首例疑似病例,报道称,一名曾去过武汉的3岁女孩被送入了医院,目前情况稳定。

台湾发现8名轻微发烧乘客,当中5人已排除不明肺炎,其余3人由地方卫生局持续追踪监察。

澳门仁伯爵综合医院(山顶医院) 共接获5宗不明肺炎怀疑个案通报,当中一人正隔离治疗。

邻近中国的地区及国家如临大敌,高度警惕这场疫情。《日经亚洲评论》报导称,武汉的最新疫情促使香港澳门台湾、韩国和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政府采取紧急措施,包括在边境地区进行更严格的卫生控制,并对来自疫情最先爆发地武汉的所有航班人员进行体温检查。

香港已率先采取措施,启动“严重应变”级别,在机场设置了体温测量仪,来自武汉的旅客受到特别检查。新加坡政府对武汉航班落机的旅客进行体温检测。澳门卫生局加强陆路口岸检疫,在关闸、港珠澳大桥、珠澳跨境工业区边境站及莲花口岸等陆路口岸的入境车道,检查司机和旅客体温。泰国疾病管制局和泰国机场公司合作在机场加装红外线温度扫描机,并加强对来自中国武汉的旅客的检查措施。

武汉出现“防人不防疫”的奇怪现象

《苹果日报》报道,武汉治疗隔离患者的金银潭医院并没有严密防疫,也没有提醒有关疫情资讯及远离隔离楼层的公告。院方人员对外来人员显得很警惕,一见到陌生面孔,院方人员就会注视着他们。更有医生直接“赶客”,似乎防人比防疫更重要。武汉市的很多市民对疫情也没有防范意识,没有佩戴口罩。

日前,武汉官方称,查处了8名发布、转发“不实”讯息,但官方通报却没有提及“不实讯息”是什么,也没有公布相关处罚内容。

信息依旧不透明 病毒存在于体制之中

在这次疫情中,中共官方像以往疫情爆发一样,试图隐瞒。被迫曝光后,也只是公开部分消息。这导致了一些民众对于疫情的恐慌。

中共以往隐蔽疫情的黑历史被媒体翻出,2002年11月,第一个萨斯(SARS)病例出现在广东省,当时一名染病的医师将病毒带到香港,当地随后爆发大规模疫情萨斯的全名是“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是一种非典型肺炎。2002~2003年,由于中共官方隐瞒广东萨斯疫情,对媒体严格管控,导致疫情蔓延到整个中国大陆,以至全球近30个国家。仅仅在北京,患病人数便比通报的病例高出10倍。世卫组织在全球范围登记约8000例萨斯病例,其中有800多人死亡。

有专家分析称,面对疫情,越封锁,越难防疫,中共政府正面临着一场信任危机。病毒,已经存在于中共的体制之中。

责任编辑:闻笛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