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締造美國的故事
斯考森教授:聯邦政府和一個全國性的政府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國父們希望的就是建立聯邦政府。(圖源:Amazon)

締造美國的故事(30): 美國其實不是一個民主國家,她是一個共和國家

【希望之聲2020年1月10日】(本臺製作人方偉、記者子涵採訪報道)我們的系列專訪內容取材自美國著名憲法學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締造美國》(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兒子,美國憲法學者及作家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後續內容裏,將爲我們展現該書另三分之二的內容:憲法中所包含的美國人應該享有的近三百項權利。

美國憲法前言開篇三個詞:“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之後是短短兩三行文字,卻開宗明義:“我們合衆國人民,爲建立一個更完善的聯邦,樹立正義,保障國內安寧,規劃共同防務,促進公共福利,並使我們自己和後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爲美利堅合衆國制定本憲法。”

共和與民主的本質區別是什麼?爲什麼說美國是一個共和國,而不是民主國家?民主制度的弱點是什麼?共和制又有沒有其缺點呢?憲法學家斯考森教授分享了他的看法。

(接上文:締造美國的故事(29): 國會取代州立法權的做法是錯的

聯邦政府可以協調州際事務但不可取代州權力

斯考森教授指出,聯邦政府是可以起一個協調工作的,包括對一些州際的約定和一些合約,聯邦政府可以來解決這些問題。但是問題是,如果把這個州立法的權力交給聯邦政府,它一旦做出決定,所有的州都得遵從的話,那麼這個州權力就跑到了聯邦政府那裏去了。這是不對的。

那麼正確的做法我們的建國者們仔細規定了,50個州,50個辦法,50種不同的方法,50種不同的嘗試。這就等於是有50個不同的試驗田。

這個實例很多。其實我們往回找,比如說,在美國橋樑和房屋工程上的一些統一標準,最初是各州自己奠定的(但是現在都跑到聯邦政府那裏去了),所以那時就存在一個問題,比如說各州的鐵路之間就出現一個鐵軌間距是多少的問題,各州可以定各州的,但是火車從這個州走到那個州的時候,鐵軌突然變了,這火車就該出問題了。所以這些州就坐下來談,我們是不是設計同樣的鐵軌間距,這樣的話問題就解決了。

所以說,有時候直覺上的感覺和理性的思維還是蠻不一樣的,一般人就覺得,大一統就好了,可是,這裏頭很理性的思維卻是: 讓人民決定離他們最接近的事務。就是說,地方事務交給地方人民解決,他會解決得更好。同時他們又會互相學習,就等於是每50個州象自由市場一樣的,誰做得好,別人就跟他學,就這樣來進步。這確實是一種很理性的思維,但是一般人不會去想到這一點。

所以,想想看,人的知覺是什麼?哎呀,政府拜託你!把這件事情搞好好不好?我好乾我自己的事。但是美國的建國者們決定,要讓人民來學會解決這些事情,要教導人民解決這些事情的基本原則,而要約束政府只做它擅長的事情,不做它不擅長的事情。

加州就說,進到加州的所有農產品都得經過檢查,否則它不想讓這些農產品帶着各種各樣的害蟲跑到加州來禍害加州的農業市場。這是對的,加州就是有這個權力的。象猶他州,我們一度是禁酒的,只要在有限的地方酒精一般是買不到的,因爲猶他州擔心的是,它不想讓那些酗酒問題禍害猶他州的年輕人,所以猶他州就禁止酒精,對它也實行得很好。可是你如果在全國範圍內搞,那就是當初憲法的關於這個禁酒令修正案,後來就黃了,搞不下去,最後還得廢除。

所以這裏就需要理性,需要思考來治理國家。我們要讓聰明理性的人進入我們的政府,領導我們的人民。這樣我們就能夠制約住人性,不讓不好的人性氾濫。所以憲法的美好就是它能夠制約人性,通過法律、條例等等規範不好的人性。所以這就是美國的偉大之所在。

美國其實不是一個民主國家,她是一個共和國家

大家都說美國是一個民主國家,但是美國的建國者不說是民主國家,他說美國是個共和國。民主和共和是什麼區別?民主就是每人一票來投票做決定,而共和國是指用民意代表來做決定,這就是民主和共和的區別。

美國的建國者當初他們所選擇的就是用民主的方法一人一票來選出民意代表,然後由民意代表去處理每天的政府事務,這就是美國式的共和國。

民主一般是長久不了的,很快就會出問題。而共和就會持續得比較長。

美國是一個叫做憲政共和國,因爲在歷史上有很多共和國它是一種精英政治,一羣精英他們來做這個民意代表。美國不是這樣的,美國是由這麼一個憲法寫下來的,由憲法來統治整個國家,所以叫做憲政共和國。

但是因爲一些歷史上的演變,大家都把民主和自由連成一起了,民主自由、民主自由,其實這是一個錯誤的認識,民主當初是沒有這個意思的。

民主制的弱點是什麼?

這跟人性有關係。在古希臘時實行的就是民主制,在古希臘的雅典,是成千上萬的人一起來決定一件事情,當然不是都得達成一致啦,最起碼得多數贊成就做出決定來。那時候常常一個陪審團2000人,做出一個決定動則就是2000、3000、6000多人來決定一條法律。所以想想看,今天你在一個法院做一個審理,2000人坐在裏頭,來審這個人,那簡直是很混亂。

後來大家就覺得太累了,於是就離開了,慢慢就一個個離開了。最後剩下來的人就是掌握政府權力的人。所以在古希臘那個時候,有著名的一個說法:古希臘有30個暴君,這30個暴君就是留下來的那些人。就因爲他留下來,他就取得了政權。因爲大家會覺得這個動則投票這種事情太煩擾了,平時活也幹不了,所以大家就一個個離開,但是這又是當初的民主制度。民主就得大家人人蔘與,於是很多人就不參與,到最後就變成了權力落在留下來的人手上。所以最後剩下來的這30個暴君,他們就掌握了所有的權力,他們就開始任人唯親,胡作非爲。大家都覺得這怎麼回事,我們不是個民主國家嗎?怎麼變成他們說了算?原因就是因爲其他人撐不下去,就只剩下這些人他們撐下去,取得了政權。

所以美國的建國者就知道古希臘的這段歷史,他們就決定說,我們只用民主一人一票的方法來選出民意代表。從那之後,美國就是個共和國,由民意代表來組成政府。所以,讓老百姓大量地參與政府事務,這是行不通的。

共和國存不存在缺點?

共和國也有缺點,但是共和國存在的缺點你可以控制它。但是民主一旦出現問題的話,你控制不了它。

比方說,你很喜歡吃牛肉漢堡,結果這個民主國家大家有多數投票說不能吃牛肉。於是牛也不能養了,牛也不能殺了,沒有牛肉可吃。在這種情況下,我就沒牛肉吃了,因爲我是少數,多數已經決定不能吃肉了,我就沒我的牛肉漢堡吃了。

在共和政體有個辦法就是,我去找我的民意代表,我說我要吃牛肉。我的民意代表就代表我去表達,說牛肉可以吃。但這裏有個問題,如果我的民意代表不代表我的聲音,那我確實就沒辦法。我只好到處去串聯,找我的朋友,把這個民意代表換了。

國父們當初設計衆議院的思路

建國者其實他們的概念非常清楚,就是我們要採用共和政體,用一人一票選出民意代表,由民意代表來治國。但是在具體實施設計的時候,沒有那麼簡單。

首先他們要考慮的就是,每個民意代表不能由太多人選出來,因爲如果很多人才能選出一個民意代表的話,最後只能選出幾個民意代表,他們綁在一起互相串通好了,就變成了又能去獨裁。所以每個民意代表所代表的人數不能太多,這樣就可以選出足夠多的人數,他們不能結成團,這是第一點。

但這麼做的話,那就會變成有的州人口多,它的民意代表就多,有的州人口少,它的民意代表就少。這樣就變成大州會欺負小州,或者小州的聲音就沒了。那時弗吉尼亞州人口最多,比如說它有50萬人,結果就成了什麼都弗吉尼亞說了算。最後國父們就設計出一個方法來平衡這件事情,這就是美國的參議院——我們以後去講。

但是簡單的設計就是:整個衆議院給了老百姓一個在美國聯邦政府、最高級別政府中有老百姓每個人的聲音,這就是美國衆議院或者說下議院的來由。

最初只有土地擁有者纔有投票權,爲什麼?

這種想法是有道理的,因爲土地主嘛,他擁有土地,關於土地的相關決定他們來做是很合理的。不擁有土地,你比如說,關於河流灌溉的問題,你沒有土地的人你不需要參與嘛,所以他們等於是投資人,他們是利益相關者、利益擁有者,所以他們聚在一起,投出票來治理國家,認爲這是一種合理的考量。

最初的設計是有它的道理,到後來人口越來越多,行業越來越多,那麼除了這些土地主之外,還有很多律師、藝術家、醫生等等之類的,這些專業人士,他們沒土地,可是他們也要講話,他們也有講話的權利或者知識,所以後來就說,不能以土地爲唯一的衡量標準,改爲以財產來衡量了。於是就大家就都有了投票權。

衆議院每二年重新選舉一次,這二年的考量是爲什麼?

在1787年時他們設想:一個人選上衆議員,他跑到衆議院去,第一年是他去試水溫的時間,他在搞清楚東南西北怎麼回事,我怎麼幹這個衆議員; 第二年是叫做“原形畢露”的時候,他已經熟悉了,他就開始按照他的意願行事,你就能看出來他是不是真的代表所在的社區。然後再下來2年,就是他真正能幹活的時候。所以這個時候如果他不對路,那麼2年之後,我們就把他選掉,如果他對路呢,就繼續選他,他剩下的2年,就是他真正地去幹活了。

想想看,這其實是非常合理的,因爲當這些衆議員剛選進衆議院的時候,因爲你知道衆議院是管聯邦政府花錢的單位,他們一看,這麼多錢,這個國家百萬億萬的錢,我們就決定可以花,太好了,把這些錢用在我的社區,趕快去建項目去。他們就會亂花錢。所以你就會發現,這樣的議員就是不成熟的議員,亂來的議員,隨便花老百姓錢的議員。很快就被選掉了,他們就做不下去。

你想想,如果他們的任期很長,比如說象參議員一樣有6年,那想想看他會是多大的禍害,他會浪費多少錢。所以2年選一次的這種制度,把這些傷害做一個限制。

兩院系統:衆院代表州百姓,參院代表州權力

關於衆議院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常常被忽略的就是,衆議院的設計就是要代表每個州里面的個人,他們的需要,比如說他們的財產權,他們的水權,涉及他們的公正的問題等等之類的,這是衆議院的責任。

相對而言,州權在50個州中,它的權力這是由參議院來代表的。也就是說,比如猶他州,別的州都在猶他州,政府就決定不在那兒建任何空軍基地,可是別的每個州都有。那麼這個問題在哪裏解決呢?就在參議院解決。這就是當初國父他們設計兩院系統的時候,他們心裏真正的想法。衆議院代表每個州的老百姓,而參議院代表每個州。所以你覺得不公了,你受到什麼欺負了,現在就說,那就找參議員唄,參議員大啊。不對,你應該找你的衆議員。參議員他只代表州,他是州權力的申訴者。

但是很不幸,第十七號憲法修正案就把參議員的來源給改了,參議員只不過是比衆議員權力更大的一個議員而已。所以其實當初國父關於兩院的設計,如今是一部分給弄沒掉了,這就是第十七修正案搞黃掉的一件事。

(待續,敬請關注)

締造美國的故事(29): 國會取代州立法權的做法是錯的

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