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国房地产,美联社图片。
为提振经济,北京加大地方专项债发行。(美联社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1月10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在经济下滑压力加大的背景下,中共当局今年提前加速地方专项债的发行。1月份,中国19个地方政府拟发行6064亿新增专项债,以期形成对经济的拉动效果。对此,有经济学家分析指出,专项债在实际操作中存在四大问题,或难以拉动基建投资

1月中国19个地方计划发行6064亿新增专项债

在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投资增速放缓的情况下,2020年中国新增专项债加量发行节奏明显加快。

2019年11月份,财政部提前下达了2020年部分新增专项债务限额1万亿元,并要求各地尽快将专项债券额度按规定落实到具体项目,早发行、早使用,确保2020年初即可使用见效,尽早形成对经济的拉动。

据《证券日报》1月10日报道,截至1月9日,共有1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披露1月份计划发行新增专项债规模达6064亿元。其中,河南省、四川省、河北省、云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及青岛市已发行1875.12亿元新增专项债

相比2019年,2020年地方债发行力度大幅增加。财政部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共组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4179.67亿元,其中,新增地方政府债券3687.62亿元(一般债券2275.95亿元,专项债券1411.67亿元)。

具体来看,1月份河南省计划发行新增专项债519亿元、四川省计划发行507.38亿元、山西省计划发行160亿元、浙江省计划发行328.3亿元、湖南省计划发行240亿元、青岛市计划发行80亿元、广西壮族自治区计划发行105.41亿元、云南省计划发行450亿元、深圳市计划发行160亿元、山东省计划发行716亿元、广东省计划发行1235亿元、12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计划发行136亿元、陕西省计划发行40亿元、甘肃省计划发行124亿元、厦门市计划发行100亿元、辽宁省计划发行62亿元、江西省计划发行527亿元,河北省计划发行217亿元、江苏省计划发行357元。

专家:四大原因导致专项债难以拉动基建投资

对于专项债拉动经济的效果,外界并不看好。

英国《金融时报》分析说,专项债的目的是为基础设施筹集资金,但最终有90%的债券融资最终流入房地产行业,注资额超过3700亿美元。

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分析指出,专项债难以有效拉动基建投资,原因有四点:

首先,专项债剂量不足,不足以完全取代影子融资,难以对冲其他融资渠道的收缩。以山西为例,一个中等规模城市专项债券的额度可能只有100亿元人民币,但一个城市的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很轻易就能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专项债可以说是杯水车薪。

第二,专项债面临一定的偿还压力。由于项目被认为具有一定收益,需要用对应的政府性基金收入或者项目收入,或者再融资券也就是借新还旧的方式来偿还。

2019年地方本级政府性基金收入可能在7万亿左右,但目前专项债余额已经超过了9万亿,2020年很有可能达到12万亿。债务增速持续高于政府性基金收入增速,未来两者的裂口会进一步扩大。

由于80%的政府性基金支出是刚性的,难以用来偿还专项债,因此,专项债还本对再融资券也就是借新还旧的依赖程度会越来越高。

第三,专项债使用在地区间出现分化,一些地方密集申请,但有些地区(主要是发达地区)申请专项债并不积极,甚至债务限额还有剩余。

专项债是专款专用,这意味着专项债对接这个项目后,在资金使用和还本付息上面临严监管。由于隐性债务率偏高是普遍存在的问题,地方隐性债务压力较大,用金融机构资金做项目,收益不但可以自由分配,还能挪腾这个项目所举借的债务性资金和项目收益,去偿还其他债务。因此对发达地区来说,即使有好项目,也不愿意去使用专项债。而不发达地区,由于融资困难,相对而言更愿意使用专项债

第四,专项债存在一个悖论,按规定专项债要遵循市场化原则,但如果一个项目有好的现金流,只要市场化操作而不需要由政府通过专项债来推动。因此,在实际操作中,很多专项债的项目,本质上还是和过去一样,项目有很明显的公益属性,并没有多少回报。

然而,专项债要求和市场化现金流回报做挂钩,这就导致地方政府更愿意用专项债资金做土储和棚改的项目,2019年前三季度70%以上的专项债资金都用于土储和棚改项目,真正和基建相关的项目很少。

比如东部某沿海省份的一个高铁片区项目专项债,资金投向几个项目,其中一个项目的土地出让收入是运营收入的22倍。因此,目前很多专项债项目本身没有什么收入,主要还是依靠土地出让

责任编辑:宋月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