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締造美國的故事
斯考森教授:什麼樣的人是美國合適的政治人物?國父們的共識就是:得是那種汗流浹背的,能夠真正的幹實事的,有生活經驗的人來管理國家才合適。(圖源:Amazon)

締造美國的故事(31): 憲法設計的彈劾vs對川普總統的彈劾

【希望之聲2020年1月11日】(本臺製作人方偉、記者子涵採訪報道)我們的系列專訪內容取材自美國著名憲法學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締造美國》(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兒子,美國憲法學者及作家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後續內容裏,將爲我們展現該書另三分之二的內容:憲法中所包含的美國人應該享有的近三百項權利。

美國憲法前言開篇三個詞:“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之後是短短兩三行文字,卻開宗明義:“我們合衆國人民,爲建立一個更完善的聯邦,樹立正義,保障國內安寧,規劃共同防務,促進公共福利,並使我們自己和後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爲美利堅合衆國制定本憲法。”

美國憲法中對衆院的彈劾程序是如何設計的?衆院議長南希.佩羅西是老牌民主黨人,她爲什麼願意推動彈劾川普總統?如果民主黨人繼續全力推動彈劾,會發生什麼?

(接上文:締造美國的故事(30): 美國其實不是一個民主國家,她是一個共和國家

憲法爲何設計彈劾程序?是怎樣的程序?

斯考森教授說,彈劾是非常非常優美的一個設計。什麼意思呢?就是說,雖然我們把你選上了聯邦政府,權力來自於選民,可是你要是犯罪的話,你要是叛國、要是有重罪,或者有一些很嚴重的輕罪,是有辦法把你給趕下臺的。這就是彈劾程序。

憲法關於彈劾的定義就決定了,今天民主黨人對川普總統的彈劾是不成立的,因爲達不到那個彈劾的標準。但是這個彈劾它所反映的黨派因素是難以避免的。

我們先說說什麼是彈劾?彈劾,白話就是指控。你可以天天彈劾一個人,你可以天天指控一個人謀殺,但是如果他不被認定是謀殺,他就不是謀殺。所以衆議院雖然可以指控,但是它不能夠給人定罪,定罪的權力不在衆議院。就象當初美國國父本傑明弗蘭克林都說過:如果衆議院給它審判的權力,給它定罪的權力,那麼總統的政治敵人如果在衆議院掌握多數的時候,這個總統就會被趕下臺,因爲他們就是不喜歡他。因此黨派因素就會起不好的作用。

所以必須有第二個步驟,就是把審判權移到參議院。因爲參議院所選出來的人,應該是更成熟、更睿智、更持重的人,他們就可以在參議院做一個慎重的考慮,而制止那些頭腦發熱的衆議院議員所做的指控。這些參議員他們有更冷靜的頭腦,有更少的選舉的壓力,所以他們可以做一個理性的判斷,來看一看衆議院送上來的指控到底有沒有合理性。所以由衆議院當起訴人,參議院來做法官,這樣來決定一樁彈劾是否成立。

同時國父也決定:一個人在就任政府職位期間所犯下的罪行,因此被彈劾下臺之後,就不追究了,他基本上捲鋪蓋滾出華盛頓就行了,不會再審他一遍,有別的刑事責任。

當初對克林頓總統的彈劾止於參議院

現在人們把這兩步合作一個簡單的詞叫做彈劾,所以說他被彈劾了、他被彈劾了。其實沒有。憲法指的意思只是說,他被衆議院指控了而已,不代表着他就有罪。如果衆議院認爲要對誰做出一個指控,那麼所有的衆議員都會拿到一個指控的內容、條款,最後全數投票,簡單多數通過之後才能形成衆議院對這個人的彈劾成立。

所以當初克林頓總統是被當時的衆議院提出了四項指控,衆議院在整個全院投票的時候,就減少了兩項,只留了兩項指控;這兩項指控最後送到參議院去做裁決,參議院決定說,覺得這兩項罪行不值得判有罪彈劾成立,把他從總統位置上趕下來,所以克林頓就沒有下臺,最後被判無罪。但是他確實是被正式指控了。

黨派因素在彈劾川普總統過程中凸顯負面作用

今天,民主黨控制的衆議院想彈劾川普總統,它的想法是想在他的總統記錄上留下一個污點:你看他當總統的時候被正式彈劾。是這麼一個政治目的。

如果有人在衆議院提出對哪個官員的彈劾之後,要由衆議院議長決定這個彈劾是不是要去考慮,如果他覺得,你這說的是什麼東西啊?不考慮。彈劾也就沒了。所以這就是多數黨在衆議院的一個作用:在彈劾過程中,因爲衆議院的議長是由多數黨所選出來的,所以它基本上就是多數黨可以決定一個彈劾是不是會被考慮。

現在發生的是衆議院議長佩洛西是公佈要做一個彈劾調查,她不是一個全員投票,那麼也就是衆議院的幾個小組委員會,要開聽證會來做這個彈劾調查。這個彈劾調查簡直是太爛了。因爲在這六個小組委員會中,共和黨人沒有和民主黨人同樣的權力,民主黨人才能去招喚證人,共和黨議員不行,他沒這權力。所以基本上就是一面倒的一個方法,要把這個彈劾做成。所以這就是爲什麼共和黨,也就是少數黨領袖就寫了一封公開信給民主黨的議長,說你整個的彈劾調查本身就是不符合公平程序的。

還有就是在這些聽證會上,共和黨議員不能夠問這些證人問題,所以這是一個完全違反公平程序、一面倒的黨派的彈劾調查。這些彈劾調查是違反衆議院規則,也違反了憲法的,它完全是一個政治上的操作,目的就是要用彈劾來阻擋川普總統能夠取得第二任。

這個程序就是小組委員會最後會做一個小組委員會的投票,這個投票就是他們來審查說,到底證據是否構成彈劾。如果通過的話,就會做出一個彈劾書,就是所有的衆議院議員都會收到一份,他們就會根據這個來決定是否值得投票通過這個彈劾。這就是彈劾的程序。然後就送到參議院,由參議院來做法官,來裁決這個彈劾最終是否成立。

這次彈劾川普總統有充分理由嗎?

沒有。川普在這件事情上,他所做的只是作爲美國的國家領袖維護美國的對外利益。前副總統拜登和他的兒子在烏克蘭做了那麼些事情,都是可疑的事情,他是否用生意或者金錢影響了美國的外交,或者影響了烏克蘭,或者影響了美國?這是需要調查的。川普總統跟烏克蘭總統所說的這些話,要調查拜登,這就是美國總統要做的工作。當然了,也可以由國務院來做,但是川普做的事情是代表美國的利益。這是沒有問題的。

所以對川普總統的彈劾,根據這件事情所做的彈劾,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政治偏見。

不知道民主黨他們爲什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他們不知道美國人民都不是傻瓜?他們能做出這種白癡性的彈劾程序。

而這個過程中,很可能前副總統拜登會被髮現是違法的,因爲拜登就幹了他們現在指控川普總統乾的一模一樣的事情,就是因爲當時的前烏克蘭的總檢察長在查他的兒子,拜登就威脅說:你查他的話,我美國就不給你援助了。這樣把那個前檢察長給幹掉了。因此就這樣查下來的話,整個對川普總統的彈劾程序,最後會燒回到拜登和民主黨身上去。

這一輪彈劾有多少成功的可能?

沒什麼太大的可能。現在假如彈劾調查能夠闖過小組委員會,就會面臨整個衆議院的一個全員的投票,這是風險非常大的一件事情。佩洛西手裏是拿着一個燙手的山芋,因爲但凡是彈劾總統的黨,常常在下一輪選舉就會遭遇大敗,因爲你這麼去硬乾的話,美國人民會覺得你這幫人都是惡霸,在下次選舉就會懲罰他們。所以佩洛西到了她可以做全員投票的時候,對她來說是非常非常難考慮的一件事情,她要不要幹這個事。

如果要問我的估計的話,我認爲很有可能在小組委員會、這些彈劾調查會那兒拖啊拖,每天可以寫頭條啊,可以一直保持着熱度啊,但是他們最後不會弄出那麼一個彈劾書出來,因爲他們不想做出一個彈劾的先例,這個彈劾是對總統的指控,證據是軟塌塌的。

所以對民主黨來說,是步步維艱,每一步都風險巨大,每一步都可能對自己造成傷害,越往上走對自己的傷害越大。所以我認爲很多人會覺得到最後它通不過那個彈劾條款,它會猶豫的;它投票通過的話,下次選舉它就可能會被選民選掉。就算它最後闖過了衆議院的全員投票,彈劾通過,到參議院即刻就死。所以對民主黨人造成的後果,就是美國人民會認爲:你們就是一個負面的政黨,只會說NO,只會報復。所以我認爲美國人民會忍受不了它們的,會把它們選下去的。

雖說佩洛西個政壇老手,我認爲她是被逼的,她其實一直感覺是不能幹這個事的,因爲這個負面的反彈太大。但是她後來就不得不屈服於民主黨內的激進派,他們會不斷指責她不能正面對抗川普啊,軟弱啊,這個那個的,最後她就做了這麼個決定。我認爲,她做了這個決定之後,到現在她已經不得不往前走了,她已經無路可退了。但是她現在心裏一定是後悔壞了。

2020大選前調查拜登是否明智之舉?

至於說川普總統現在如何做是個明智的做法,是先別去調查拜登,因爲會咬到自己,等到2020大選之後再做,還是調查拜登,我還是覺得,對拜登這個可能的腐敗案,立刻查還是對的。因爲首先犯罪就是要把它揭露出來,其次萬一川普總統拿不到第二任的話,那麼這件事情就永遠不能見天日了。

如果民主黨人一意孤行推動彈劾,結果會怎麼樣?

我其實有很多民主黨人的私人朋友,他們對民主黨在華府乾的這些事也是搖頭嘆氣,他們做的這些事不足以讓這些民主黨人、我的朋友去投川普的票,但是會讓他們對他們的黨非常失望。所以也許下一次選舉,南希佩洛西會丟掉議長的職位。如果他們真的這麼往前推進的話,我真的認爲下次選舉民主黨會丟掉衆議院、參議院,更談不上白宮了,他們會所有權力都喪失。

而且它會創造一個先例,以這種不成立的理由去彈劾總統的先例,那麼民主黨要揹負一個負面的標籤,作爲負面黨,最起碼要背10年。

民主黨它號稱它是個包容政黨,它是個多元政黨,它們一直說它們是一個好的政黨,一個公平的政黨,一個成熟的政黨,但是在川普這件事情上,這個彈劾的問題上,它們所展現的極端、那種報復、那種挖牆角的行爲,會使它們的形象受重創。所以我們希望,美國人民會得到足夠多的資訊,會夠明白,然後在下次選舉做出正確的選擇。

一個按照憲法行事的民主黨的總統,其實是能成爲一個非常好的美國總統的。但是,你去看奧巴馬總統做的事情,克林頓做的事情,都有違憲的行爲,所以不是民主黨不好,是說民主黨現在的這些領袖們不好,他們其實把這些很好的美國人所組成的民主黨領到了歪路上去。我是希望這些真正關心民主黨的民主黨人,在下次選舉會做出正確的選擇,來拯救我們的國家,或者拯救這個民主黨。

人民的道德是最重要的。設計得最好的憲法,也不能把一堆爛東西永遠保下去,所以美國人民的道德是美國文化和政治制度的最重要的一個基礎,這是我們國家的基礎,也是憲法可以長久存在的基礎。

(待續,敬請關注)

締造美國的故事(30): 美國其實不是一個民主國家,她是一個共和國家

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