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神奇伴我行 美好留心间

【希望之声2020年1月11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我是中国大陆山东人,生活在山东省青岛市农村,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没有多少文化。

我跟邻居相处的很好,有一天她跟我说法轮功好,不要相信政府的宣传,还说练过就知道了。我相信她说的话,因为我相信她的为人,她不会骗我。那天她让我跟着她一起炼功,我同意了。还没做几个动作,就感觉手心热呼呼的,就像在“乎乎”冒热气,我就对邻居说:“这功这么厉害,我想炼。”然后她就教我学会了五套功法。

在开始炼功的头半个月里,发生了很多神奇的事。

第二天早上起床炼功时,尽管是闭着眼睛,可感觉头上方亮亮的,而且光特别强,像电焊枪发出的弧光,我觉得非常奇怪,但整个人觉得很舒服,就没有停下。炼完功后去问邻居,邻居说是好事儿,我也就不再问了。

第三天早上我睡过了,没有起床,朦胧中听到一个声音说:炼功时间到了,还不快起来!我一下子就惊醒了,真真切切的。我起身环顾四周想找说话的人,可是屋里只有我一个人。我虽然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来的,可提醒我炼功这是好事儿,就赶紧起来了。

那天早上,炼法轮功的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的“抱轮”动作时,我仿佛被定住了,想动动不了,只有当师父发出炼功口令时,两只手才会自动跟着动。就在做“头前抱轮”动作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条透明的银色“天梯”。“天梯”不是直的,而是五、六步一拐弯,左拐右拐的直通天顶,往上看不到头,那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第四天早上,炼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的“抻”的动作时,感觉自己的身体非常高大,“抻”时能延伸到很远很远,看不到边。炼“头前抱轮”动作时,我又看到了“天梯”,但这次却变成了金色的,也是直通天顶看不到边。

炼完功后,我去跟邻居说了这个情况,邻居说我“天目”开了,是根基好。我说我不懂这些,她就让我看法轮功的主要指导书《转法轮》,并且说要反复看才能看懂。我回家看书时,不知为什么,眼泪总是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是一边看一边哭,仿佛师父的话每一句都打在我心里。尤其看着师父的照片时感觉特别亲切,就像是亲人一样。当时还想,这么好的功法我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学啊!真是相见恨晚。

学法之后我明白了,这就是我今生应该走的路,所以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抓紧时间修炼,返本归真,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第五天早上起床前做了一个梦,梦中看到头上方有两个彩色法轮在飞速旋转,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两个,四个法轮不停的在我周身旋转。它们不停的变化着颜色和方向,甚至大小也有变化,非常清晰。醒来后我开始炼功,感觉身体轻飘飘的,有点儿漂浮的感觉,好像不是站在地上,而是在太空中。那天“天目”看到了很多景象,很新鲜,都是另外空间的,我没有动心,也没去管它。

有一次晚上睡觉时,感觉身体往起飘,连被子都跟着飘起来了。我当时有点害怕,心想这要飘到哪里去呀?这么一想就停下来了。

我有神经性头痛的病症,总是失眠,睡不着觉。炼功后大约有七、八天左右,头痛的症状就没有了,睡觉就正常了。我丈夫还说,你现在睡觉真香,还打呼噜呢。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后,我也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就是经常吐脓和血一样的东西,大口大口的吐,但我一点儿也不感到害怕,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

之前我的腰不好,不能干重活。到医院拍片子检查,医生说是腰椎错位,治不了。可炼功后慢慢的就好了,心里快乐极了。每当回想这些事,对师父的洪大慈悲充满着感恩的心,一看《转法轮》书就流泪,这个状态持续有半年多。

有时看书也会犯困,严重时无法控制。记得有一次看书时,眼皮就是睁不开,坚持看两行就困得不行。我心想这不行,该怎么办呢?就用凉水洗脸。洗完脸后在屋里边走边看,可还是不行。我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实在坚持不住了,我就先躺五分钟吧,然后再起来看。”刚躺下,就看见一个金黄色的大法轮覆盖到身上,比我的身体略大一些,一边盖过头顶,一边在脚的下方,“唰”的一下我的整个身体跟着旋转起来。说实话我当时有点紧张,还感觉头痛得很厉害,像要裂开一样,就用手去抓挠头部。正在担心时就醒了,一看表正好五分钟,手还停留在头上,可是头已经不痛了,而且非常清凉。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消业呢,从此以后,再看书就不犯困了。而且那一阵儿特别精神,就像师父说的,几天几夜不睡觉也不感到困。

有一天,我炼第五套功法时,看到了非常美妙的景象。在打坐中我很快入定,眼前又出现一部“天梯”,右边紧挨着一座大山,左面却是万丈深渊,漆黑一片,深不见底,可怕极了。天梯很窄,一不小心就可能掉下去。我顺着“天梯”往上走,很快来到一座楼阁,门口有四个守卫,一边两个,穿着铠甲,非常威严。楼阁前面与“天梯”有一座拱形的桥相连,桥的弧形显得很美。当我走到桥上时,想歇一会儿,就没有急于进去。我扶着桥的栏杆往下看,看到“天梯”上有很多人在往上走,而且是一伙一伙的,有的是两个人一起,有的三个人一起;有和尚装束的,也有道士打扮的;有人穿着唐朝的古装,也有人穿着印有八卦图案的服装,还有人穿着黑棉袄、腰上扎着草绳,总之是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形态各异,络绎不绝。他们只顾往上看,都不回头看那深渊,而且是急匆匆的样子,感觉都在抓紧时间往上走。不知为什么,我开始大声喊起来,用手招呼他们快点、快点……

就在此时我出定了,睁开眼睛看表,打坐了五十分钟。我并没有马上松开腿,而是在想着刚开的画面——为什么让我看到这些?可能是师父想告诉我:大法修炼是非常严肃的,路很窄,稍有偏差,就会坠入万丈深渊,毁于一旦。

明白了师父的“点化”,我的心情非常激动,我想师父一定是看我没文化,就用这种非常直观的方式告诉我要抓紧时间实修。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遇到了很多神奇的事儿,不仅仅是我,还有我女儿和我丈夫都遇到过。在家庭矛盾中,在中共的看守所和监狱里,总能遇到各种方式的神奇出现,激励着我始终坚定的走在修炼路上从没有动摇过。

责任编辑:靳同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