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華盛頓的左膀右臂 (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華盛頓的左膀右臂 (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美國史話

華盛頓的左膀右臂之爭 美國出現最早的政黨

美國史話(二十八)

【希望之聲2020年2月8日】(作者:文長)

華盛頓的左膀右臂漢密爾頓和傑斐遜

華盛頓任職期間,有兩個人是功不可沒的。一個是華盛頓任命的財政部長亞歷山大·漢密爾頓,他在獨立戰爭時,曾經是華盛頓的部下,負責給大陸軍籌備物資。他很會管錢,所以華盛頓現在就讓他來負責聯邦的財政。另一個人是華盛頓任命的國務卿托馬斯·傑斐遜。這個人我們很早就介紹過了,《獨立宣言》就是他起草的。他在獨立戰爭期間,成功說服了法國,讓大陸軍從法國人那裏得到很多幫助。這兩個人身居要職,可以說是華盛頓的左膀右臂 。

漢密爾頓和傑斐遜之間的分歧

但是,這兩個人的想法,卻有着天壤之別。華盛頓對他們倆都很器重,所以在他任內,一直想平衡他們的分歧,卻沒有成功。漢密爾頓認爲,國家現在特別缺錢,咱們得建立一個中央銀行,統一規劃財政。他拿歐洲的國家做例子,說英國、法國、德國、荷蘭都有自己的中央銀行,這些國家的商業、工業都因此受益;美國現在經濟很差,需要趕緊發展工商業,得學學歐洲國家。

托馬斯·傑斐遜( 圖片:Rembrandt Peale 1800年前後畫作)
托馬斯·傑斐遜( 圖片:Rembrandt Peale 1800年前後畫作)

可是,傑斐遜非常反對這個想法,他認爲這麼做,不符合《憲法》,因爲憲法沒有給聯邦政府這麼大的權力。漢密爾頓反駁說,憲法不可能事無鉅細什麼都寫進去,聯邦政府如果謹小慎微地按照憲法條款行事,那會寸步難行。他覺得,建立中央銀行,雖然不是憲法裏邊明確寫出來的權力,但是憲法已經“暗含”了這個權力。比如,憲法裏說,國會爲了改善民生,可以去借錢,這難道不就是說我們可以建立箇中央銀行嗎? 但是,傑斐遜的好朋友詹姆斯·麥迪遜,也就是費城會議上負責記錄的那個文藝青年,他不這麼認爲。麥迪遜說,以改善民生爲由建立中央銀行,這明明就是對憲法原意的歪曲,是很危險的做法。因爲麥迪遜對憲法的解釋,在人們心目中一直很有威望, 所以他出面這麼一說,很多人也覺得漢密爾頓的想法不靠譜。

不過,漢密爾頓最後還是贏得了足夠多國會議員的支持,提案獲得通過。華盛頓總統在簽署這個法案的時候,其實有點猶豫,但他從身邊的人那裏沒有得到什麼新的說法,就只好簽字了。

是否建立中央銀行,只是漢密爾頓和傑斐遜之間的一個分歧而已。他們倆人的想法,說到底,其實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治國理念。漢密爾頓希望要一個擁有強大力量的中央政府,把國家交給有權有勢的人來領導。而傑佛遜正相反,他認爲財富和權力越分散越好,應當給普通人更多的權利,中央政府儘量少管。

美國第一個黨-聯邦黨

支持漢密爾頓的人,組成了美國的第一個黨,叫聯邦黨,federalist party。聯邦黨人的政策得到銀行家和富商的普遍認可,他們還希望加強與英國的經濟和外交往來。同時,他們不喜歡平民式的民主,認爲那是暴民統治;國家應當由精英來統治,交給像漢密爾頓本人這樣具有治國本領的人。漢密爾頓領導的聯邦黨,和早期的聯邦主義者不是一回事。聯邦主義者是指那些支持美國新憲法的人,和他們相對立的是反聯邦主義者。反對漢密爾頓的傑斐遜,也同樣是個聯邦主義者,他同樣支持新憲法,只不過他認爲政府不能假想一些憲法沒有賦予的權力,不能隨便擴大自己的職權。

喬治·華盛頓(圖片:Rembrandt Peale 1850年前後畫作)
喬治·華盛頓(圖片:Rembrandt Peale 1850年前後畫作)

華盛頓當總統的時候,聯邦黨人有效地控制了國會,推行了很多有利於工商業發展的政策。但是這些政策,傑斐遜怎麼看怎麼不順眼,他認爲國會完全忽視了農民和小生意人,這樣下去可能會出現強人政治,很危險。在華盛頓第一屆任期馬上要結束的時候,傑斐遜就和他抱怨,說我不想幹了,我要辭職,我實在看不慣有個人在國會裏飛揚跋扈。他沒點名說這人是誰,但很顯然,他指的當然就是漢密爾頓。於是,華盛頓很耐心地勸他,說你和漢密爾頓兩個人是我的左膀右臂,都是國家的棟樑,這國家缺了你們倆誰都不行。在華盛頓百般勸說之下,傑斐遜最終決定留下來。但是,他留下來可不是想對漢密爾頓妥協或者讓步,而是想成立一個反對黨,來和漢密爾頓分庭抗禮。

美國民主共和黨的形成

傑斐遜觀察到,美國工業化還在起步階段,有90%的人口都是農業人口,他們很多生活在南方州的農場裏。漢密爾頓的一系列政策,只是爲了繁榮北方州的工商業,完全忽略了南方農場主、小生意人的想法。他覺得在國會裏需要有人幫助這些人發出聲音,這就是組建反對黨最好的羣衆基礎。在他任職期間,他積極地幫助支持自己想法的人進入國會,壯大了力量。這隻力量最後形成了另一個黨派,叫民主共和黨,democratic-republican party,主要的牽頭人除了傑佛遜,還有他的好朋友詹姆斯·麥迪遜。那時的美國,有組織的政黨還是一個新鮮事物,不像現在,一個黨派有自己的規範、從上到下的組織,有人負責宣傳、有人負責拉贊助。那時候啥都沒有。

美國兩大黨派競爭國會

到了1792年,倡導小政府、代表普通民衆的民主共和黨終於有了一個和權傾一時的聯邦黨競爭國會的機會。那一年的改選中,民主共和黨贏得了很多國會席位,成爲衆議院裏的一隻重要的力量。當然,總統選舉依然沒有懸念,華盛頓再一次全票當選,沒一票反對。不過副總統約翰·亞當斯,由於民主共和黨人的反對,差一點沒能連任。亞當斯是個很頑固的聯邦黨人,他這個人很愛國,也爲國家做出國很多貢獻,可是他不讚成民主政治,公開主張國家由貴族來統治。

到了1793年,漢密爾頓的政治權力發生了變化,他已經不能完全控制國會了。國會衆議院的新生力量——民主共和黨人,要求漢密爾頓把這些年來推行的金融項目向國會作出解釋。

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圖片:John Trumbull 1805年前後畫作)
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圖片:John Trumbull 1805年前後畫作)

漢密爾頓一開始有點受不了,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因爲在此之前,國會對他言聽計從,他已經習慣這樣了,認爲國會聽自己的指揮,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現在不行了,新一屆國會提出了知情權。雖然漢密爾頓很憤怒,但他還是給國會做了詳細彙報。民主共和黨人想從他的報告裏挑出點毛病來,比如他用錢不老實啊、貪污啊之類的,但是最後什麼證據都沒得到。可是如果就此罷休,那民主共和黨就失去了威信,以後也沒辦法和漢密爾頓抗衡了。終於,他們在別的問題上挑出了他的毛病。

這又是怎麼回事呢?請看下集。

音頻: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